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8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七章 無可奈何的硬戰

     藍德腳踩在飛碟車上飛行,蘿芙溜著直排輪滑行,後頭一群機械狼追趕著,這群機械狼的跑步速度飛快,藍德和蘿芙就快要被追上,他們只好轉回頭來跟這群機械狼正面對決。

    藍德腦海裡依稀記得昨天當他被機械狼拖著跑時,他隱約看到在機械狼的背上有個形似USB插槽的蓋,藍德還記得這個蓋子的位置,現在他拿起那裝滿病毒程式的隨身碟,準備衝向這群機械狼,對他們灌輸病毒。
 
    而蘿芙也再度舉起雷射槍,等待這群機械狼靠近,再壓低身子,一一朝這群機械狼下腹部的儲油槽射擊,但射中儲油槽時,光束卻被彈開,沒有像上次一樣直接射穿而爆炸。
 
    而藍德將隨身碟插進機械狼背上的USB插槽時,這台機械郎卻沒有馬上冒煙當機,反而還能轉過身來攻擊藍德,一掌將藍德打趴在地。
 
    藍德無力地躺在地上,心想:「怎麼可能?機械狼竟然對我寫出來的超強病毒程式有防護力,莫非牧狼人也幫它們寫出了超強的防毒程式?」
 
    此時機械狼從四面八方慢慢包圍藍德,蘿芙見狀,趕緊衝入機械狼群中,大力搖醒躺在地上的藍德,將藍德連拖帶拉帶出機械狼的包圍中。
 
    藍德回過神來,趕緊站起身踩上飛碟車,他總算見識到牧狼人的變幻莫測,他們兩個人根本就不是這群機械狼的對手,現在的他們只有逃跑,在這群機械狼健步如飛的追趕之下,他們只能聽天由命,能逃多遠就逃多遠。
 
    終於在不遠處,他們看到一群人騎著重型機車接近,飛車黨大軍前來救援。媚影朝藍德和蘿芙後方的機械狼擲出炸彈,把這群機械狼炸開,幫藍德和蘿芙爭取一點足以逃跑的距離。接著所有飛車黨成員一哄而上,雙方人馬在熱鬧的洛杉磯市中心區的馬路上開戰。
 
    機械狼站起身重組變成機械狼人,跟這群飛車黨成員搏鬥。但這群飛車黨成員們也不是機械狼的對手。它們集中朝機械狼的下腹部攻擊,因為在他們的印象中,機械狼的弱點還是在下腹部的儲油槽。
 
    蘿芙說:「牧狼人把原本裝備在下腹部的儲油槽換位置了。」
 
    很快的,機械狼人又占了上風,飛車黨成員都被壓制住,當其中一台機械狼人捕獲蘿芙時,所有機械狼人才放棄戰鬥,紛紛放開被他們壓制住的飛車黨成員,變回機械狼轉頭跑回去,抓到蘿芙的機械狼人也變回機械狼,用尾巴勾住蘿芙的脖子,將蘿芙帶回去。
 
    藍德趕緊抓住蘿芙的手,踩上飛碟車跟著蘿芙一起被機械狼拖行,飛車黨成員們也趕緊起身騎上機車疾駛追上去,在機械狼的高速移動中,藍德用另一隻手用力扳開機械狼勾住蘿芙脖子的尾巴,將蘿芙從這快要窒息的痛苦中救出,再將蘿芙往後丟給比廉,換成自己的手臂被機械狼的尾巴勾住,藍德就這樣被這群機械狼帶回牧狼人的基地。
 
    比廉趕緊剎車接住蘿芙,後頭騎著機車追趕的每個飛車黨成員也趕緊剎車,他們都對藍德這一舉動感到相當錯愕。
 
    正當一群人回過神來想到要趕緊追上去拯救藍德時,這群機械狼已經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蘿芙大喊:「他會殺了藍德啊!」
 
    「蘿芙!妳放心,其實他真正要殺的人是妳,他不會殺我的,所以我才必須要救妳,換我去面對牧狼人。我絕對不會讓他殺我的,同時我也可以藉由這次機會潛進牧狼人的基地,看清楚牧狼人的一切,而這也是我給妳錯誤情報害得妳要跟我一起掉入陷阱的補償,我會活著回來的。」藍德從對講耳機裡對蘿芙說道。
 
    「藍德…」
 
    阿爾從蘿芙的耳朵上搶下對講耳機,激動得對藍德大喊:「藍德,你在幹什麼啊?你給我回來,你不要又在假裝一副你很厲害的樣子,我們必須要去救你!」
 
    「阿爾,你用對講耳機講話可以不要那麼大聲嗎?喊得我耳朵好痛,而且我現在又很難拿下來。」
 
    「我們去布萊恩‧西蒙的企業大樓救你!這也是我們這次會過來的目的啊!」
 
    「不行!我們大家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你們先回去等待我的消息吧!我要自己一個人單獨面對他。」
 
    「藍德!」
 
    隨後,藍德便直接關掉對講耳機,阿爾無法再跟他繼續連絡。
 
    阿爾轉過身來對大夥說:「藍德說他要自己一個人面對牧狼人…」
 
    所有人聽到之後都感到束手無策,每個人都很想直接衝過去拯救藍德,但經過了剛才那樣一戰,他們都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牧狼人的對手。
 
    比廉問:「藍德還有跟你說什麼嗎?」
 
    阿爾說:「叫我們先回去等他的消息。」
 
    媚影說:「他叫我們回去我們就回去啊!阿爾!你的年紀又沒比他小,你幹嘛要聽他的?」
 
    阿爾又說:「那你們又知道牧狼人的基地嗎?牧狼人的實力到底有多可怕我們都還不知道。」
 
    「其實你們有看過牧狼人本人。」從阿爾搶下耳機之後就一直陷入沉默到現在的蘿芙終於開口說話了。
 
    「媚影,妳曾經跟他打架,比廉也曾經跟他打架過,想起那個人了嗎?」
 
    比廉說:「我跟很多人打架過。」
 
    媚影忽然整個臉色慘白,她想起了那個曾經在她正製作炸彈時突然破牆而入攻擊她的體型高大的金髮男子。
 
    「原來他就是牧狼人…」
 
    「媚影妳想起來了?」蘿芙對媚影說。
 
    「那個人…他的力氣好大,而且我的炸彈也完全無法傷到他,他可以徒手接住我的炸彈,炸彈炸開之後,他的手也完全沒有被我的炸彈炸掉,他很可怕,我有點覺得他根本就不是人。」
 
    「牧狼人嗎?」
 
    「那個闖空門的強盜?」阿爾說著。
 
    「是那個人!」比廉也想起來了。
 
    「對!他就是牧狼人,而且…你們飛車黨應該也曾經到過他的基地。」
 
    所有飛車黨成員停止彼此之間的交談,通通轉過頭來看著蘿芙。
 
    「你們曾經去過布萊恩‧西蒙的企業大樓嗎?牧狼人的基地就在布萊恩‧西蒙的企業大樓裡,他是布萊恩‧西蒙的養子。」
 
    「原來喔…」所有人異口同聲的說出這句話。
 
    「那我們現在就要過去嗎?」傑西大聲的問。
 
    「不!過去太危險了,我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就這樣直接過去根本就是去送死,你不知道牧狼人有多可怕,你沒見過他的真面目。」媚影對傑西大喊。
 
    在場的所有人現在都感到無可奈何,他們很想直接衝入布萊恩‧西蒙的企業大樓拯救藍德,但卻又深深了解自己的實力無法勝過機械狼。究竟牧狼人的實力有多麼深不可測?他為什麼可以這麼的冷血?他總是面無表情,甚至完全沒有感情,他可以在網路區域跟藍德對決,也可以在現實世界跟比廉肉搏,還可以看出蘿芙的弱點就是近距離搏鬥,所以每次要對蘿芙下手都是選擇直接對她近距離攻擊,讓蘿芙完全無法反擊,而且媚影那威力可怕的電磁脈衝炸彈也完全無法傷到他,就算徒手接炸彈,他的手也完全毫髮無傷。
 
    究竟牧狼人到底是何方神聖?頭腦清楚得如此可怕,身體也完全刀槍不入,大家不禁都開始懷疑,他…還是人嗎?他究竟是人類還是機器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