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四章 偷襲

     在牧狼人的基地裡,牧狼人正自我檢討這次機械狼為什麼會輸得這麼慘的原因,他開啟了這次有被派去攻集飛車黨成員的所有機械狼身上的錄影機錄像,找出原因所在。

    機械狼的錄影畫面如格子般浮空頭影顯示在半空中,在所有機械狼的錄像裡,牧狼人注意到第一台被飛車黨成員打敗的機械狼爆炸前的錄像。牧狼人將其他機械狼的錄像關閉,就只單獨放大這台機械狼的錄像,他將畫面停止在爆炸的前一秒,在畫面中他看到一個有著單鳳眼的亞洲女孩拿著雷射槍對準這台機械狼的機油槽發射,他馬上知道這就是機械狼這次為什麼會打敗仗的關鍵所在,因為機械狼的機油槽已經被這位有著單鳳眼的亞洲女孩找到。

    牧狼人不斷重複播放這台被亞洲女孩解決掉的機械狼的錄像,看準這亞洲女孩的特徵,接著一台裝甲飄浮車從一旁的車庫裡飛出來,停在牧狼人面前,裝甲飄浮車車門自動往外打開,牧狼人坐上這台裝甲飄浮車,裝甲飄浮車車門自動關上,基地出入口大門自動開啟,牧狼人乘著裝甲飄浮車出動,獨自前往貧民區企圖將這位有著單鳳眼的亞洲女孩解決掉。

    在貧民區,藍德正跟蘿芙在客廳獨處時,藍德悄悄說:「我剛剛在洛杉磯…見到牧狼人了。」

    蘿芙聽了驚訝:「你見到牧狼人!」

    藍德又說:「對!剛剛比廉就是到那邊來接我,但是他沒有看到,我也沒有跟他講,我只跟妳講是因為妳的個性不會很衝動,而且我也相信妳會答應我先不要跟其他人講。他的體型高大,身高約有兩公尺左右,頭髮是金色的,身穿白袍,臉上沒什麼表情,這就是我所看到他的外型。」

    突然,從媚影的房間裡傳來尖叫聲,緊接著又是一陣摔家具的聲音。蘿芙對藍德說:「我去看看發生什麼事了。」

    蘿芙跑到了她跟媚影的房間,發現媚影正跟一個體型高大的金髮男子搏鬥。牆壁被打破,看來這個金髮男子是強行破牆而入的。媚影一邊跟這男子打架一邊大罵:「你到底是誰啊?你來幹嘛啊?」

    蘿芙看著這男子的特徵正好符合藍德剛才對她所說的牧狼人的特徵,牧狼人這次親自追殺到這裡來了,他要對第一個解決掉他的機械狼的人報仇,本應該是找蘿芙,卻誤認成是跟蘿芙一樣有著單鳳眼的亞洲女孩媚影。

    蘿芙忍不住大喊:「住手!」

    媚影與牧狼人雙雙停止動作。

    蘿芙又接著說:「你就是牧狼人吧!」

    牧狼人轉過頭來看著蘿芙,長髮齊瀏海就跟錄像裡的亞洲女孩符合,彷彿那第一台被解決掉的機械狼錄像再次在他的腦海中重播,牧狼人立刻把目標轉向蘿芙,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出右手緊緊掐住蘿芙的脖子,將蘿芙高舉到半空中。

    被打倒在地的媚影抬起頭看著蘿芙被牧狼人緊緊掐住脖子高舉在半空中,牧狼人力大如牛,不到幾秒就讓蘿芙感到快斷氣,甚至就要昏了過去,完全沒有可以掙扎的餘力。

    蘿芙使盡最後的力氣對媚影說:「媚……影……快……逃………」隨後便昏了過去。

    牧狼人無情的放開昏倒的蘿芙,讓蘿芙的身體直接掉到地上,而在後面看著整個過程的媚影大為震驚。

    正當牧狼人準備要搭上停在外面的裝甲飄浮車離開時,媚影從背後襲擊,大叫:「啊~還我蘿芙~我要殺了你~

    媚影拿起摺疊椅往牧狼人背後用力一擊,牧狼人轉過身來再度跟媚影打了起來。因為對牧狼人殺了蘿芙的憤怒,體型相對嬌小的媚影面對體型高大的牧狼人不再感到害怕,現在的媚影只有滿腔的憤怒。

    媚影拿出她的鋼珠炸彈往牧狼人身上一丟,牧狼人用右手接住,炸彈馬上〝蹦〞了一聲爆炸,煙塵消散後,媚影看到牧狼人接住炸彈的右手竟然完好無傷!頂多只有手掌心中的一點皮肉傷。

    「這怎麼可能?竟然可以擋得住我的炸彈!」

    藍德、阿爾和比廉趕了過來,體型同樣高大的比廉代替媚影繼續跟牧狼人搏鬥,藍德和阿爾則負責把媚影架開,牧狼人在跟比廉搏鬥的過程中無意看到在一旁的藍德,便放棄跟比廉搏鬥而趕緊跑回裝甲飄浮車上驅車離開。

    媚影大罵:「你們怎麼那麼晚才來啊?他殺了蘿芙。」

    藍德跟阿爾放開媚影,趕緊跑過去看蘿芙的狀況,比廉和媚影也跟著跑過去看,比廉一把抱起躺在地上的蘿芙,將蘿芙抱到一旁的床上,此時四個人都圍在蘿芙的四周,媚影感到非常的愧疚。

    藍德說:「好了!我們都先離開吧!不要跟蘿芙搶氧氣,她等一下應該就會醒過來了。」

    比廉說:「我留在這裡看著她吧!免得剛剛那個人等一下又回來,我才可以對付他。」

    藍德說:「好!那我們都先出去吧!」說完,藍德就走出房間,阿爾和媚影也跟著離開房間,留下比廉看守昏迷中的蘿芙。

    離開房間後,媚影說:「天啊!那個人是誰啊?他為什麼要闖進來?」

    阿爾回答:「一定是強盜。」

    媚影又大罵:「屁啦!強盜會開這麼高級的裝甲飄浮車嗎?而且我的炸彈還完全無法傷到他。」

    藍德則陷入沉思,牧狼人這次的親自進攻讓藍德越想越覺得奇怪,他這次為什麼不像之前一樣派出機械狼做大規模的攻擊?而是要自己一個人進來攻擊。牧狼人是不是有什麼企圖?看來藍德也得盡快想出對策。

    比廉凝視著沉睡中的蘿芙,腦中回想起早上他要出征之前跟蘿芙在一起的那一刻,那時的蘿芙滿臉通紅摀著嘴巴,又看看現在蘿芙的睡相,長長的鳳眼、扁塌的鼻子、櫻桃般的紅潤小嘴,比廉雙眼定睛看著蘿芙的嘴巴,臉越來越靠近,最後竟然就這樣親下去了!

    這一親可不得了,比廉已經上癮了,他的舌頭就這樣伸進去蘿芙的嘴裡攪動蘿芙的舌頭。而在昏迷中的蘿芙感覺到她的嘴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蠕動,雙眼緩緩張開,赫然發現竟然是比廉在對她舌吻!蘿芙馬上反射動作的將比廉推開,之後又馬上用雙手摀住嘴巴,這回她的臉比上次親到比廉的額頭時更紅,因為這次竟然被直接親嘴。

    比廉一臉莫名其妙地問:「幹嘛啦?」

    蘿芙大叫:「還問我幹嘛?你走開啦!」

    比廉說:「什麼嘛!妳上次就可以親我的額頭,這次我就不能親妳的嘴巴?」

    蘿芙走出房間來到客廳,所有人一看到籮芙便上前關心:「妳醒了啊!」

    「嗯…」

    「臉怎麼那麼紅?發燒了嗎?」

    「沒事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