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70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二章 二度激戰

     蘿芙走回她的房間,媚影正在瀏覽今天跟飛車黨成員一起拍的照片,蘿芙跟媚影目前是住同一個房間。媚影一看到蘿芙回房間,便跑上前興奮地對蘿芙說起她今天的感想。

    「飛車黨真是太酷了,他們的車都好酷好大台喔!我就是一直很要有一台像他們那種的車,可以在公路上盡情奔馳,而且一整群出發感覺真的好威好有氣勢。咦!蘿芙!妳的臉怎麼那麼紅?」媚影話說到一半才發覺蘿芙的臉色跟平時不太一樣。
 
    「沒事。」蘿芙敷衍回答道,她現在的臉就像顆成熟的紅蘋果一樣紅。
 
    照蘿芙這種保守的個性來看,親了一個男孩的額頭之後怎麼可能會覺得沒事?況且餘溫還殘留在她的雙唇上。蘿芙認為比廉的思想開放,如果只是給他一個擁抱可能不夠,必須給他一個吻才能滿足他。但蘿芙的個性內向又拘束,光是一個擁抱就足以讓她的雙頰開始泛紅,更何況是一個吻?
 
    隔天上午,蘿芙獨自一個人在廚房裡做早餐,她已經漸漸適應時差。比廉走進廚房,看到蘿芙正在做早餐,便叫了一聲:「蘿芙!」
 
    蘿芙轉過頭來,看到是比廉,臉不禁又開始紅了起來。比廉走向蘿芙,蘿芙卻往後退,比廉越是靠近蘿芙,蘿芙就越是後退。
 
    蘿芙已經退到牆角,無路可退了。
 
    比廉說:「怎麼了,妳幹嘛躲我?」
 
    蘿芙用雙手摀住嘴巴,滿臉脹紅,雙眼看著比廉的額頭。比廉看到蘿芙這個動作就跟昨天晚上她離開車庫時一樣,比廉順著蘿芙的視線摸摸他的額頭,才知道原來蘿芙是在為昨晚對他大膽親額頭的事感到不好意思。
 
    比廉摸著他的額頭,笑容可掬的對蘿芙說:「沒關係啦!我不介意。」
 
    突然,比廉的手機響起了嗶嗶嗶的警示聲,聽到這個警示聲,比廉臉上的笑容瞬間不見,他的臉色變得慘白。
 
    「怎麼了?」蘿芙問到。
 
    這個警示聲就是這區的飛車黨成員用來通知彼此“政府機器人來襲該出來應戰了”的訊息,但是現在這種時候可能是在說“機械狼來襲該出來應戰了”。
 
    比廉趕緊穿上皮製風衣,戴上全罩式安全帽,拿起武器,發動他的重型機車揚長而去,留下蘿芙一個人在這裡。
 
    蘿芙看到這種情況也只好趕快回房間拿起她的槍枝,把靴子轉換成直排輪跟上去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
 
    在荒漠邊緣,飛車黨成員們大多數都已經到齊,他們看著荒漠彼端漸漸逼近的黑影群,即使這些年輕的飛車黨成員面對危險的機械狼害怕得手腳發抖,但為了保護他們的家園,仍然必須挺身而戰。
 
    站在人群中間的藍德說:「對不起,我完全沒有幫到你們什麼忙。」
 
    阿爾在藍德的旁邊對藍德說:「這又不是你的錯,你也不知道你這次的對手會是個這麼厲害的駭客,讓你什麼資料都沒有竊取到。」
 
    在藍德旁邊的飛車黨成員賈斯明苦笑著說:「看來這次未知的敵人不是只有機械狼,連發明出它們的牧狼人也是未知的敵人。」
 
    這時,比廉和媚影已經騎著重型機車趕到。
 
    在藍德前面的里昂掀開護目鏡轉過頭來對藍德說:「沒關係啦!反正我們的前輩之前在對付政府機器人的時候,也都是藉由跟他們多次的交戰,漸漸摸清它們的弱點,才曉得要如何對付政府機器人的戰略,當時我們的前輩也都有經歷過像我們這樣死傷眾多的時期。現在輪到我們了。」
 
    藍德說:「不!我可是個駭客,沒有幫你們分析到機械狼的弱點,如果因為這樣而害得你們在戰鬥中戰敗,我也有責任,所以,我也要跟你們一起戰鬥。」說著,藍德便拿出他那裝了病毒程式的隨身碟。
 
    接著,所有人抓緊油門向前衝,阿爾站在藍德的飛碟車上跟著藍德一起衝,在荒漠彼端的機械狼也衝了過來。兩邊人馬對上,戰爭一觸即發。
 
    媚影來到前方,對機械狼扔出幾顆炸彈,炸彈一碰觸到地面便爆炸,將機械狼炸退,接著飛車黨成員再趁機向機械狼攻去。
 
    在這片塵土飛揚中可以隱約看到這次飛車黨成員因為有了炸彈客媚影的先發制人而感覺上是占了上風,其實不然,機械狼身上的鋼鐵硬度極高,可以隔絕媚影炸彈中引發的電磁脈衝效應,媚影的攻擊只有把它們炸退個幾公尺,機械狼並沒有因此受到任何傷害,而這些飛車黨成員們只是拿著武器在機械狼身上做無謂的敲打,儘管他們在怎麼用力,這些攻擊對機械狼仍然無效。
 
    阿爾從藍德的飛碟車上跳下來,以機械狼抓不到的敏捷速度在機械狼的身旁竄動,試圖伸手拆掉機械狼身上被阿爾鎖定的零組件,卻都沒有拆到能夠讓機械狼停下來的致命零組件,始終都在不停的摸索。
 
    這些機械狼的身體開始重組,變成機械狼人,藍德也踩著飛碟車在這群機械狼人群中穿梭,如果沒有辦法事先從牧狼人的電腦網路裡竊取資料,就只能在面對面的戰鬥中找出弱點。
 
    藍德只能利用在機械狼人身旁飛掠過的短短一瞬間看清機械狼人的身體組裝構造,大膽假設USB的插孔和電腦主機體是裝置在機械狼身上的哪個位置,並且快速的接近機械狼人去求證。
 
    很快的,情勢換成機械狼人占上風,飛車黨成員都被壓制在地,機械狼將他們的手臂反折,讓他們痛得哇哇大叫,甚至一腳踩在他們身上,讓他們動彈不得。藍德也在不知不覺中飛出了塵土飛揚的視野不良區,一台機械狼人正好站在藍德的面前,藍德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這台機械狼人伸出手臂抓住藍德的頭,藍德被抓到了。
 
    沙塵漸漸平息,視野也開始變得清晰,所有被機械狼人壓制住的飛車黨成員一看到藍德被機械狼人抓住時都嚇呆了,機械狼人緊緊抓住藍德的頭,讓藍德感覺他的頭被抓到快要破裂了,而這些飛車黨成員又該如何掙脫機械狼人的壓制去拯救藍德?
 
    就在此時,幾發光束從遠方射過來打在機械狼人抓住藍德的手臂上,機械狼人的手放開藍德,藍德感覺頭部一陣暈眩,蘿芙也在這個時候溜著直排輪趕過來把藍德從機械狼人的手中帶開。
 
    機械狼人把手臂舉到眼前,看著手臂上幾個被蘿芙的雷射槍光束打出來的焦痕,機械狼人放下手臂,蘿芙站在它的面前舉槍指著它,另一隻手則抓住藍德的飛碟車握桿以隨時把藍德帶離開。
 
    機械狼人動起雙腳朝蘿芙和藍德跑了過來,蘿芙也溜著直排輪一方面將藍德帶離開,一方面回頭對著機械狼人的身上不斷發射光束,蘿芙就這樣在荒漠裡對機械狼人用了打帶跑戰術持續了一段距離。
 
    在追逐中,機械狼人計算出它用兩隻腳跑步的速度追不上用直排輪滑行的蘿芙,於是它的身體又開始重組,變回機械狼用四隻腳跑步。
 
    果然,還是四隻腳跑步的速度比較快,它跟蘿芙和藍德之間的距離漸漸拉近。
 
    蘿芙看著原本用兩隻腳跑步的機械狼人變成用四隻腳跑步的機械狼,機械狼跑步速度飛快,眼看她跟藍德就快要被追上,蘿芙乾脆放棄打帶跑戰術,她把藍德推開,選擇直接跟機械狼正面對決。
 
    蘿芙握緊手中的雷射槍,溜著直排輪朝機械狼的方向衝過去,正當對上的時候,機械狼張大嘴跳起身子撲向蘿芙,蘿芙身子向後仰,做出下腰的動作,避開機械狼的攻擊。蘿芙在機械狼的底下對機械狼的生殖器官部位開一槍,機械狼的身體瞬間從被蘿芙射穿的部位炸開。
 
    蘿芙趕緊用單手摀住臉部免得被這些飛散的零組件劃傷,所有被機械狼壓制住的飛車黨成員在後面看得目瞪口呆,蘿芙竟然打中了機械狼的致命弱點。
 
    「蘿芙,妳剛剛是打它的哪個位置?」藍德在後面問到。
 
    「生殖器官。」蘿芙簡短的回答,身為殺手的蘿芙對致命部位的回答永遠只有頭、心臟和生殖器官。
 
    在機械狼的殘骸上還留有一些液體,那是機油,原來蘿芙剛剛打到的是機械狼存放機油的機關,只要受到一點點的熱摩擦便會爆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