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1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一章 飛車黨同樂會

     隔天,飛車黨南加州區的老大喬丹來到這一帶貧民區慰問所有因為上一次與機械狼的戰鬥而失去同伴的成員,所有的飛車黨青年們在貧民區裡的一座公園集合,喬丹給在場所有成員一個溫暖的擁抱。

    喬丹的外型就跟一般人對飛車黨的印象一樣,頭髮長又捲,戴著墨鏡,臉上蓄鬍,身高高達兩公尺,雙手手臂滿是刺青,是一個中年彪形大漢,跟這些年輕世代飛車黨成員陽光的外型有很大落差。

    比廉也帶著藍德、阿爾、蘿芙和媚影一同到來,所有人便向喬丹介紹他們的新朋友藍德和阿爾,喬丹也很友善的伸出手跟藍德和阿爾握手。

    而蘿芙和媚影是昨天才剛來到這裡的女孩,蘿芙之前在中國時就曾和部分有去中國旅行的飛車黨成員認識,所以蘿芙對這部份的人來講並不陌生,但媚影和這些飛車黨成員今天是第一次見面。

    這些年輕人紛紛對媚影做自我介紹,老大也跟蘿芙和媚影握手。

    但這些人實在太多,蘿芙一時無法回想起每一個人的名字,有去過中國旅行的人和沒去過中國旅行的人也已經分不清楚。有一個金髮美女大膽的拍了一下蘿芙的肩膀。

    「嘿!還記得我嗎?」

    蘿芙轉過頭來跟這女孩面對面,她看到女孩前面染成亮紫色的瀏海。

    「不記得我了啊!妳還曾經跟我借過染髮劑。」

    「我知道妳,可是…我忘記妳叫什麼名字了。」

    「我叫史翠拉。」

    「喔。」

    「妳該不會我們每個人的名字都忘記了吧?」史翠拉像死黨一樣攬著蘿芙的肩膀,臉靠近蘿芙對她說話。

    「跟你們相處的時間太短,我無法一下子就記得你們這麼多人的名字,我又不是崔斯。」

    「崔斯是誰?」

    「我的房東的家事機器人。」

    因為如果是像崔斯這類的家事機器人,就算是一整個社區的人來對崔斯做自我介紹,一年後再見面,崔斯仍舊可以一一唸出每個人的名字。當你在對崔斯做自我介紹時,崔斯就會把你的臉部五官和稱呼紀錄進它的電腦裡,之後在見面的時候,崔斯就會照著你的臉部五官從儲存的資料裡對照出你的稱呼,所以對崔斯這個機器人來講,每天見面跟好幾年才見一次面一樣,它都可以叫得出名字,除非是在這段期間有整形過的人,崔斯無法辨識五官,就無法從它儲存的資料裡對照出來。

    這時有個金髮男孩跑過來對蘿芙做自我介紹:「嘿!妳好!我叫傑西。」金髮男孩傑西紅著臉伸出手想跟蘿芙握手。

    「傑西…」蘿芙半疑惑的伸出手跟傑西握手,蘿芙的雙眼看著這男孩的臉,回想之前有沒有跟這男孩見過面。但蘿芙這樣一直看著傑西只會讓傑西的臉頰越發越紅,他似乎也對蘿芙的那雙單鳳眼著迷。

    史翠拉說:「傑西沒有跟我們一起來中國,所以妳沒看過他,綽號糖果男孩。」

    「嗯!糖果男孩。」蘿芙重複這個名詞,為什麼這位金髮男孩會有這麼可愛的綽號呢?是因為他的外表走甜美路線嗎?這男孩留著一頭厚重西瓜頭,頭上戴頂鴨舌帽,整體看起來是甜美陽光型。

    「因為他家是賣糖果的。」史翠拉這句話給蘿芙心中的疑惑一個解答。

    「喔!原來如此。」

    藍德拉著一個捲毛男孩湊過來對蘿芙說:「還有妳知道比廉也有綽號嗎?」

    「比廉也有被取綽號?」

    「冰淇淋男孩!」史翠拉笑著說。

    「因為他家是賣冰淇淋的?」

    「妳知道!」藍德驚訝。

    「他之前有跟我說。」

    「沒錯,只是現在比廉家裡的冰淇淋車已經被摧毀了…」

    蘿芙聽了震驚:「嗯?為什麼?」

    「是被牧狼人摧毀的,也是我們接下來要一起面對的敵人。」

    藍德拉過旁邊的捲毛男孩說:「還有這位妳也沒見過,他叫里昂。」

    「妳好啊!」里昂靦腆的對蘿芙伸出手,蘿芙也跟里昂握手,里昂一直注意著蘿芙的那雙單鳳眼。

    傑西在一旁看了心裡叫道:「里昂!為什麼你可以叫藍德幫你介紹?我都還要自己鼓起勇氣對蘿芙自我介紹。」

    傑西跟里昂兩個都是個性比較內向的小孩,他們沒有辦法像個性外向的比廉能夠大膽的對外表冷酷的蘿芙示愛。

    接著眾人便決定與喬丹一起騎機車兜風去。媚影把她的重型機車牽過來,媚影的重型機車是屬於輕巧的城市穿梭型重型機車,特色是能夠在大城市裡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上自由穿梭,比起飛車黨成員又大又重的公路奔馳型重型機車,媚影的機車看起來相對迷你了不少。

    而平時打扮甜美的糖果男孩傑西在要騎機車時就會脫下鴨舌帽,把瀏海往後撩起,戴上全罩式安全帽,穿上皮製風衣,完全變身成一個帥氣的重機男孩。

    準備完成之後眾人便一起出發,蘿芙溜著直排輪跟在後頭,藍德也在後頭踩著飛碟車,後面載著阿爾。一行氣勢雄壯的飛車黨軍隊騎著重型機車在荒野的公路上奔馳,一路上他們經過了很多風光明媚的小鎮,欣賞了很多美麗的風景,中午就在小鎮裡的餐廳用餐,吃飽了之後又繼續兜風去,直到傍晚才回到他們的貧民區小鎮,年輕人們跟他們的老大喬丹道別了之後便各自回家。

    晚上,蘿芙在藍伯特家的車庫裡修理她的輪靴,輪靴今天滑行了太多的路程,在加上最近又疏於保養,讓輪靴出了點狀況。蘿芙拿起工具箱想辦法修理,但她卻不太善於修理機器。

    比廉走進車庫,看到蘿芙在埋頭修理東西,便問:「妳在幹什麼?」

    「修理輪靴。」蘿芙沒有抬起頭回答。

    「怎麼了嗎?讓我看看。」比廉走上前蹲下身,拿過蘿芙手中的輪靴,蘿芙這下才抬起頭,看到來的人是比廉。

    蘿芙看著比廉低頭修理她的輪靴,兩人終於又單獨在一起,蘿芙的心裡有話想對比廉說,卻又無法開口。
    比廉拿出工具箱裡的工具,用力的轉個幾下:「好了!」

    蘿芙接過輪靴,慢慢的將靴子穿上後對比廉說:「謝謝你。」

    比廉微笑著說:「這沒什麼!小狀況而已。」

    「不!我不是指這個!之前在中國的時候,我被劊子手壓著時,那時我本來以為我就要死定了,可是你卻突然轉頭回來救我,我一直都還沒跟你說聲謝謝。」

    比廉聽了之後,微笑著說:「不客氣。」

    蘿芙雙頰泛紅的看著比廉,她站起身,雙手握住比廉的雙頰,櫻桃小唇慢慢貼到比廉那飽滿的額頭上,此時兩人心跳加速,蘿芙的嘴唇緊貼著比廉的額頭時,比廉可以感覺到蘿芙的嘴唇是冰冷的,就像她平時的說話口氣一樣冰冷,蘿芙也能感覺到比廉的額頭是溫暖的。

    兩人就這樣持續了幾秒鐘,蘿芙的嘴唇才移開比廉的額頭。嘴唇移開之後,蘿芙雙手手指蓋住嘴唇,她滿臉通紅,一步一步往後退,用些微發抖的音調說:「你一直…很想要…這個吧!」之後便離開這個車庫。

    比廉呆掉了,他舉起手摸著蘿芙剛才親的部位,下一秒卻得意的笑了出來,他覺得蘿芙剛才滿臉通紅的樣子實在太可愛。

    看來在有如艷陽般熱情的南加州似乎有讓一向冰冷的蘿芙融化了不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