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八章 突襲

     星期六早上,一個風和日麗的好日子,這天許多人都不用去上班上課,比廉開著冰淇淋車在這一帶貧民區裡到處販售冰淇淋,藍德和阿爾也坐在車上,他們坐在角落裡吃著比廉免費請客的冰淇淋。

    冰淇淋車緩慢的飄浮在路面上行駛,比廉駕駛的這台冰淇淋車車體迷你,設備簡單,裡面冰淇淋的口味也很少,但對這一帶貧民區的居民來講,冰淇淋的口味不需要多種,也不追求奇特,只要便宜好吃又能消暑就好。
 
    盛裝冰淇淋所用的容器是擠壓式冰淇淋袋,簡稱冰淇淋袋,這是一種讓客人用擠壓的方式來吃冰淇淋的拋棄式容器,這種冰淇淋容器在二十二世紀非常普遍。容器空時體積小好收藏,裝冰淇淋時先將吸管口插進冰淇淋內吸進冰淇淋,吸滿了整個容器後再交給客人,之後客人在用擠壓的方式擠出要吃的份量,冰淇淋就會從吸管口擠出。冰淇淋袋內有保溫的作用,讓客人在買了冰淇淋之後可以慢慢享用,不需要趕在融化之前盡快將冰淇淋吃完,免得失去了享受的興致。
 
    比廉的冰淇淋車所到之處都會有人對他打招呼,有些人也會買一袋冰淇淋來吃,這帶貧民區裡的鄰里之間都相處的很融洽。在這些跟比廉打招呼的人當中,有一些人還是藍德跟阿爾認識的,這些人就是之前曾跟藍德和阿爾在中國並肩作戰的飛車黨成員,原來他們也是這帶貧民區的居民。
 
    這一切看似都非常的美好,非常的平靜,比廉開著冰淇淋車到處販售冰淇淋,人們則在大太陽底下悠哉的坐在草皮上慢慢享用冰淇淋。但接下來的事情任誰也想不到為什麼會突然發生這種事,事情就是來得這麼突然,讓人措手不及,完全沒有預兆。
 
    當然,來自敵人的攻擊不可能會事先預告,就像當年比廉的父親一樣,沒想到事隔五年之後,這件事情竟然在他的兒子比廉身上重演了。
 
    就在比廉把冰淇淋車開到貧民區邊緣接近荒漠時,忽然從荒漠彼端傳來一陣漸漸接近的腳步聲,這腳步聲步伐輕盈,但為數眾多,所以聽起來相當有氣勢,這種聽起來熟悉又有氣勢的腳步聲,難道又是政府機器人過來驅趕了嗎?
 
    比廉突然停車,藍德問:「怎麼突然停車?」
 
    比廉握著方向盤的雙手從聽到這聲音開始不斷發抖,到現在穩住情緒而握緊方向盤,說著:「來了!」
 
    比廉馬上群組發訊息給貧民區裡所有的飛車黨成員,飛車黨成員收到訊息後立刻準備應戰,比廉也趕緊吩咐藍德和阿爾先下車,再從車子裡拿出斧頭準備應戰。
 
    貧民區裡所有的飛車黨成員們騎著重型機車趕到,他們每個手上都拿著自己慣用的武器準備再度跟前方這群政府機器人對戰。
 
    荒漠彼端的黑影漸漸接近,但仔細一看,接近的不是政府機器人,而是一群有著狼外型的機器人,它們是機械狼!
 
    但是這些有著狼外型的機器人到底是什麼?它們為什麼要向這裡奔跑而來?正當這群飛車黨成員感到納悶時,一群機械狼一頭撞上比廉停在一旁的冰淇淋車,冰淇淋車掉落,砸中了幾名飛車黨成員。
 
    「天啊!」幾個女孩看到這種慘況後尖叫,站在一旁的藍德和阿爾也愣住了,他們萬萬沒想到不久前他們還坐在車裡悠閒的吃冰淇淋,現在這台車竟然被這群來路不明的機械狼砸毀了。
 
    所有飛車黨成員握緊各自的武器一哄而上,機械狼也全部站起身來,身體零組件開始重組變形,變成了狼人的外型。
 
    這群變身成機械狼人的機器跟這群飛車黨成員打鬥了起來,比廉也拿著斧頭一起加入戰局,鋼鐵與鋼鐵互相敲擊的聲音四起。
 
    機械狼人站起身來的身型比這群年輕人還要高大許多,甚至比他們之前對付過的政府機器人和執勤型機器警察都還要來得高大。身體也非常僵硬,任這群飛車黨成員在怎麼打也打不壞,它們一隻手就可以將一個壯漢高高舉起,再將這名壯漢摔出去,也可以一揮掌就將一個人的頭骨打飛出去,力氣相當大也相當殘忍。
 
    正當這群年輕人已打到筋疲力盡,機械狼人便將他們壓倒在地,用腳往他們身上狠狠踹了幾下,全數飛車黨成員都被打倒之後,機械狼人才變回狼型,用四隻腳往荒漠彼端跑回去。
 
    這群機械狼只打飛車黨成員,卻完全不理會站在一旁呆到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藍德和阿爾,藍德和阿爾看著這群離去的機械狼,心想它們到底是何方神聖?又到底是來幹嘛的?是來搞破壞?還是純粹來幹架?
 
    其他居民們紛紛趕過來將還活著的飛車黨成員送往鎮上的醫院,每個人的傷勢都不輕,有的骨折有的瘀青,甚至還需要包砂布裹石膏。
 
    在醫院裡,其中一位成員里昂說:「那些機械狼其實在之前就曾經來襲擊過我們,它們是最近才出現的,第一次出現時是在你們正好去中國旅行的時候。」里昂是當時沒有一起去中國旅行的飛車黨成員,跟藍德和阿爾現在才認識。
 
    藍德問:「那它們之前來時也是像現在一樣攻擊完就馬上離開嗎?」
 
    里昂說:「對,也是一樣,只攻擊人不破壞房屋,這些狼感覺好像不是政府派來的,好像另有意圖。」
 
    比廉說:「如果它們是政府派來的新型機器人,它們的目的就會只有破壞房屋而已,不會花太多時間跟我們打架,但它們卻相反,反而來把我們打倒了之後就馬上離開。」
 
    「政府機器人不會刻意攻擊人類,通常它們對這裡的攻擊頂多只是會拆毀建築物,但這群機械狼感覺目的好像是來攻擊人類的。」史翠拉說。
 
    「它們好像不是政府派來的…」貝洛說。
 
    「它們是政府派來的,從那個方向來的機器人不是政府派來的還有誰?」尼亞說。
 
    「這種會刻意攻擊人類的機器人不是出於政府方的手,機器人都有被規定不准攻擊人類,只有私人製做的機器人才會攻擊人類…」傑西此話一說,在場的所有人馬上有所領悟。傑西也是當時沒有跟大家到中國旅行的飛車黨成員。
 
    傑西繼續說:「還不懂嗎?布萊恩‧西蒙委託私人做機器人來攻擊我們…我跟里昂是這樣猜想的。」
 
    里昂補充道:「對!至於那位製做出機械狼的工程師,我已經找到他的消息了,他是一個稱號牧狼人的傢伙,他的名聲在洛杉磯市內很響,因為他做出了全世界第一個仿動物型戰鬥機器人,但他的真名沒有人知道,他的本人真面目也沒有人看過,連新聞媒體也都沒有報導他的個人資料和照片,所以我們也完全不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比廉大喊:「可惡!我們一定要為死去的伙伴們報仇。」
 
    晚上,比廉回到家裡,繼續做個孝順的孩子照顧他的父親,也為了冰淇淋車被摧毀的事不斷向母親道歉,母親也會安慰比廉說這不是他的錯。
 
    深夜,在就寢之前,一向陽光的比廉變得憂鬱了起來,他躺在床上不斷回想今天發生的這件事,私自以高價買下這塊土地的富翁布萊恩‧西蒙叫政府派機器人來這裡破壞房屋驅趕居民還不夠,現在竟然還委託牧狼人派機械狼來攻擊這裡的居民,比廉想著想著實在忍無可忍,他拿出之前蘿芙給他的一張卡片,拿起手機對這張卡片掃描了一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