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七章 陽光貧民區

     回到首爾公寓居住的蘿芙,在一天深夜,她的手機收到了藍德即時傳來的一張照片,是好久不見的藍德,照片裡藍德把他的瀏海用髮圈往上綁成一束火花,露出他那滑溜溜的前額。蘿芙看到這張照片傻眼:「這什麼鬼啊!」

    但在照片中的藍德卻是閉著眼睛熟睡的,他在睡覺中是要怎麼用手機自拍?難道他是在夢遊?
 
    原來這是阿爾搞的鬼,他趁藍德熟睡時,偷偷拿起髮圈把藍德額頭前的瀏海抓起往上綁成一束火花,再拿起藍德的手機替他拍張照片,之後再把照片傳送給蘿芙,幫藍德替蘿芙“問候”一下。
 
    藍德跟阿爾目前正住在比廉位於南加州的家鄉,這裡是距離洛杉磯五百公尺遠的貧民區,都是屋齡已經超過一百年卻還未整修的老舊住宅,房子都只有一層樓的高度,室內空間窄小,家家戶戶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片草皮,在加州溫和卻刺眼的陽光照耀下,讓這裡看起來像是一個風光明媚的古老小鎮。這裡雖然是個貧民區,無法在加州風景漂亮的沿岸地區買房的人都只能來這裡買房居住,但它卻有著大城市洛杉磯所沒有的幽靜氣氛。
 
    藍德睡醒了,他走下床來到廚房,比廉正在廚房裡吃早餐,比廉一看到藍德這奇怪的髮型,嘴裡的麥片差點噴出來。
 
    藍德說:「怎麼了?有什麼好笑的?」
 
    阿爾坐在比廉的正對面吃早餐,他對比廉做了一個“噓”的手勢要比廉先別說話,比廉才對藍德說:「沒什麼?你好可愛!」
 
    藍德還很天真的說:「喔!謝謝!」
 
    阿爾終於快忍不住,他一邊憋笑一邊說:「藍德,你都不覺得你的額頭涼涼的嗎?」
 
    「額頭…」藍德摸摸自己的額頭:「咦!我的頭髮呢?」
 
    「在上面…」比廉跟阿爾同時勉強憋笑著說。
 
    藍德摸摸自己的頭頂,摸到那一束被阿爾綁成火花的瀏海,比廉跟阿爾開始大笑。
 
    「阿爾…」藍德馬上就知道這一定是愛調皮搗蛋的阿爾幹的,他拿下髮圈,撲過去抓住阿爾把他的瀏海也往上綁成一束火花,也不先整理一下他那已經變形的瀏海。
 
    「好好笑,笑死我了,你們兩個…」比廉還在繼續笑。
 
    「比廉…」藍德跟阿爾轉過頭來邪惡的看著比廉。
 
    「幹麻?我的頭髮很短,你們綁不了的。」比廉撥著他那頭短髮。
 
    「一定可以!」藍德跟阿爾馬上撲過去抓住比廉,試著要將他的瀏海也綁成一束火花,但他的頭髮真的很短,藍德跟阿爾的手在他的頭頂上摸個老半天,就是抓不出一束能用髮圈綁起的長度。
 
    藍德跟阿爾在比廉的家裡幾乎都是這樣度過的,三個男孩在一起時都是這麼歡樂。
 
    但這歡樂的氣氛比廉的父親卻感受不到。比廉的父親原本是個在鎮上開著冰淇淋車販賣冰淇淋為生的生意人,在五年前的一次政府機器人毫無預警攻擊下,比廉的父親顱腦受到重創,接到警報的飛車黨火速趕來與政府機器人對戰。在戰亂中,比廉與他的母親連忙將父親送往鎮上的醫院進行急救之後,他雖然保住了性命,卻全身癱瘓,無法說話也無法思考,完全變成了植物人,從此以後比廉的家庭陷入黑暗,母親整天都必須要照顧無法動作的父親,當時還未到達法定駕駛年齡的比廉也被迫要馬上學會開車,為了繼續幫他的父親開冰淇淋車販賣冰淇淋以維持家計。同時比廉也是在這個時候被飛車黨吸收為成員,學習如何跟政府機器人對峙,與伙伴們一同保護這個小鎮。
 
    早餐完後,比廉跟藍德和阿爾到院子裡除草,比廉用推式除草機除草,阿爾負責澆水,藍德則負責灑有機殺草劑。南加州的春天氣候雖溫和,但在全球暖化日漸嚴重的狀況下,使得南加州的春天有愈來愈炎熱的趨勢。三個男孩就這樣在大太陽底下除草,如果是有錢人家大可把這件事交給家裡的家事機器人去做,但這裡是貧民區,沒有一戶人家的家裡有家事機器人這麼貴重的高科技產品。
 
    「天啊!才春天而已就可以熱成這樣,到了夏天還得了?」比廉邊除草邊說。
 
    「這還好,你還沒來過曼谷,曼谷更熱。」阿爾說著。
 
    「你們曼谷比這裡更熱?」
 
    「對!在曼谷,你千萬別站在大太陽底下超過一分鐘,會中暑。」藍德說著。
 
    「我的天!真難想像你們曼谷有多熱,我們這樣站在大太陽底下一個小時都還沒事。」
 
    「是啊!比起我們曼谷,加州好多了。」
 
    「比廉!你很熱嗎?」阿爾說著,舉起手中的水管朝比廉發射水柱。
 
    「住手,很浪費啊!」比廉命令阿爾停止浪費水,但阿爾卻越玩越放肆,把比廉噴的全身溼答答之後又朝藍德噴水,他玩得非常起勁。
 
    藍德不甘示弱,他拿起一旁裝滿水的水桶朝阿爾一潑,把阿爾也潑得全身濕淋淋。藍德又跑過去搶下阿爾拿在手中的水管,朝阿爾發射水柱,似乎是受到阿爾玩心大發的影響,他也朝比廉發射水柱,比廉知道自己已經管不住這兩個貪玩的小孩,乾脆放棄要他們停止浪費水的念頭,直接跑進室內拿出水槍跟他們玩了起來。
 
    原本是在大太陽底下除草的三個男孩,不知怎麼的卻變成在打水仗,就連鄰家的幾個耐不住熱的孩子看到他們在玩水也不禁一同加入,阿爾也會舉高水管往在場所有人身上噴。
 
    然後又看到幾個人帶著一整桶的水球和水槍進來,眾人們紛紛跑過去搶水球互相丟擲,又有一些人特地跑回家拿出水槍奔回戰場,藍伯特家的院子瞬間變成一場歡樂的水仗派對,大家都玩的不亦樂乎。
 
    這種場面令藍德和阿爾想起他們家鄉的潑水節,泰國的潑水節即將到來,潑水節亦等於中國的春節,是泰國一個很重要的大節日,但兩人在近期內卻無法回鄉與家人團圓過節,不過看到眼前這群朋友們玩得這麼開心的表情,兩人心想就乾脆以這場水仗來代替他們應該要過的潑水節,與大家一同盡情的玩樂,忘掉之前所有的不愉快。
 
    但是,比廉的母親似乎不太樂意讓這兩個外國小孩在這裡過潑水節。比廉的母親從超市買完菜開車回來後,看到院子裡的一片亂象,其他人一見到比廉的母親回來便趕緊閃人,留下比廉藍德和阿爾這三人,水仗派對結束。
 
    比廉的母親看到院子的地上滿是積水,水面上又混著水球屑,開始霹哩啪啦的罵比廉浪費水,又罰這三個男孩得要收拾殘局否則就不准吃午餐,而三人在清掃時仍然意猶未盡回想著剛才的水仗場面。
 
    這就是比廉自小出生長大的地方,雖然貧窮卻很快樂,鄰里之間都很熱絡,也非常能守望相助,只要誰有難便會拔刀相助,甚至還組織了一個貧民軍隊─飛車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