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五章 貧民窟的孩子

     媚影答應陪蘿芙回去她在海港都市高雄的家鄉見她的家人,兩人從仁川機場搭飛機抵達高雄小港機場,走出機場後,兩人搭上通行整個高雄區域的輕軌電車。

    在輕軌電車裡,媚影飽覽了整個海港都市熱鬧不凡的街景,路上人潮絡繹不絕,市中心區玻璃摩天大樓比比皆是,天空上的太陽雖然大,但在地面上幾乎曬不到陽光,高雄的氣候也很溫暖,可以讓她暫時躲過首爾寒冷的天氣。
 
    隨著輕軌電車離開熱鬧的沿岸地區,路上人潮漸漸變少,建築的高度也漸漸降低,她們正往內陸郊區的方向前進,來到一個被政府遺忘的地區,因為是在內陸,完全不被海港都市的居民看中,地價下跌,房屋年久失修,成為下層階級人民買房子的最佳地帶,這裡是海港都市旁的貧民窟,也就是蘿芙出生的地方。
 
    兩人下車,走了一段路來到蘿芙出生的貧民窟,這裡的房屋高度都不超過二樓,就算有三樓也是違建的鐵皮屋,屋子是在二十世紀建立保留至今的騎樓式建築,巷弄很狹窄,就連兩台車要交會都有困難。從小出生自中產階級家庭的媚影看到這種景象讓她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反震撼感。
 
    兩人走到一間越南料理的攤位前,蘿芙說:「這裡就是我家。」
 
    蘿芙走到這間越南料理攤位的老闆娘面前,老闆娘抬起頭看到蘿芙時先是呆了一會,接著便一副不敢相信的說:「蘿芙…我的孫女…」
 
    蘿芙也滿心激動的對老闆娘說:「外婆…我回來了…」
 
    老闆娘走出攤位給蘿芙來個擁抱,這老婆婆的身高只有到蘿芙的肩膀。接著就看到後方房子的門板向外打開,從房裡走出幾位中老年人,一見到蘿芙就是對她來個擁抱,這真是一個與家人重逢的溫馨場面,媚影在一旁看得內心也不禁感動了起來。
 
    擁抱完之後,一位中年婦人便對蘿芙說:「蘿芙,妳最近過得好嗎?工作做得如何?」這位中年婦人是蘿芙的母親。
 
    蘿芙說:「嗯!我學了很多,這次過完年之後我們還要回去再繼續忙。」
 
    「嗯!快進來吧!那位是妳的朋友嗎?叫她也一起進來啊!」蘿芙的母親指著站在後方的媚影。
 
    蘿芙走向媚影對她說:「一起進來吧!」
 
    媚影問蘿芙:「什麼學了很多?妳還要再回去繼續忙什麼?是要忙著殺…」媚影說到這裡,蘿芙趕緊摀住媚影的嘴停止她在繼續說下去。
 
    媚影甩開蘿芙的手大叫:「幹什麼啦!」
 
    蘿芙緊張的對媚影說:「拜託不要在我家人面前說出來,不要讓我家人知道這件事。」
 
    「妳們小倆口還在那裡幹什麼?快進來啊!」蘿芙的母親從門口對兩個女孩大喊,其他人在屋裡聽到‘小倆口’這三個字不禁開始竊笑。
 
    媚影跟著蘿芙一同往屋子走去,媚影斜眼看著蘿芙,小聲又帶點不屑的口氣對她說:「等一下妳可以跟我好好的解釋一下嗎?」
 
    蘿芙也小聲的跟媚影說:「我會找時間跟妳說清楚,但等一下得先麻煩妳配合我在我家人面前裝一下,千萬不要說出任何有關殺手和炸彈客的事。」
 
    蘿芙的老家就跟這一帶其他房子一樣,是一棟只有兩層樓的騎樓式建築,跟左右兩邊的屋子肩並肩,騎樓下是外婆在經營的越南料理攤位,但因為是位在貧民窟裡,生意一向都不起色。外婆是越南人,蘿芙的身體裡有四分之一的越南血統,外婆的中文講得非常流利,在蘿芙面前從沒講過任何一句越南文,所以蘿芙完全不會講越南文。
 
    房子的門不是半自動式,而是必須要自己親自動手去轉動門板上的門把,再把門板向外推,媚影第一次看到貧民窟這麼落後的生活方式,不過幸好台灣是屬於亞熱帶國家,即使是在冬天直接用手去碰門把也不會被靜電電到。
 
    蘿芙和媚影先去洗澡,蘿芙的家人則在準備晚餐,此時正值除夕夜,蘿芙的家人們準備了很豐盛的一餐,餐桌上有台灣菜和越南菜,兩個女孩洗完澡之後,媚影便跟蘿芙的家人們一起享用晚餐。
 
    在用晚餐時,蘿芙的家人們注意力集中在媚影身上比集中在蘿芙身上的時間還要多,見到他們久未回鄉的女兒﹝或是孫女﹞雖然是很開心,但卻對蘿芙從韓國帶來的這位“稀客”更感到好奇,當蘿芙還跟家人同居時從來沒有帶任何朋友到家裡來過,媚影是第一位。
 
    蘿芙的家人們問了媚影很多有的沒有的問題,當然脾氣火爆的媚影很快就感到不耐煩。
 
    媚影直接用韓文小聲的對蘿芙抱怨:「叫他們不要再問了,很煩啊!」
 
    雖然蘿芙聽不懂媚影在說什麼,但從她的說話口氣也可以知道,媚影的脾氣已經快要爆發了。
 
    「好吧!那接下來讓我來說就好。」
 
    「蘿芙妳會韓文啊!」蘿芙的爺爺問。
 
    「嗯…一點點。」其實蘿芙完全不會韓文。
 
    「媚影是妳的同事嗎?」蘿芙的外婆問。
 
    媚影跟蘿芙對看了一眼,兩人曾經一起合作過,但蘿芙馬上想到說:「鄰居。」
 
    「鄰居!你能有像這樣的鄰居也不錯啊,她還能跟妳一起回鄉呢!」蘿芙的母親說。
 
    「那蘿芙妳有去過媚影的老家嗎?」蘿芙的父親問。
 
    媚影聽到蘿芙的父親說出這句話,讓她想起她的兩個已經去世的母親,瞬間媚影已經說不出話了,但蘿芙馬上對她的父親說:「還沒,不過下次她會帶我跟她一起回她的家鄉。」
 
    「好,那下次妳去了之後再回來跟我們說。」
 
    「要說什麼?韓國人的家裡還不都差不多!」
 
    就這樣,媚影跟蘿芙的家人們一起度過了這長達一個小時半的年夜飯時間。
 
    飯後,蘿芙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雖然跟她在首爾住的公寓比起來相對較狹隘擁擠,家具都無法摺疊收納進牆壁裡,但俗話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好,能夠再回到自己熟悉的房間感覺最舒適。
 
    媚影動手把房間的門板關上後說:「好了,現在可以跟我說了吧!妳是怎麼跟妳的家人說妳現在的狀況。」
 
    「嗯,我只有跟我的家人說我是要出去實習工作的。」蘿芙說話聲音小聲,口氣也很保守,媚影並肩坐在蘿芙的旁邊才能夠聽到蘿芙的說話聲。
 
    「就這樣?」媚影也很小聲的跟蘿芙說話。
 
    「對,就這樣。」
 
    「完全沒跟妳的家人說妳是殺手的事?」
 
    「天下有哪個父母會接受自己的孩子在犯罪的事?」
 
    「這不一定啊!」
 
    「我跟妳不一樣,他們上層社會的人如果殺了一個人,可以付錢假釋,躲過牢獄之災。但我們下層階級的人,只要殺了一個人被抓到,最重就會被判死刑。我們貧民窟的孩子完全看不到未來,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再吃到下一餐,能過一天算一天。就算這裡是貧民窟,政府還是照樣給我們收土地稅,不斷剝奪我們僅有的財產。我們一出生就是社會最下層階級的人民,完全沒得翻身,就算曾經努力上游過,但出生的階級就已經決定我們在這個社會一輩子的地位,所以我只好選擇這條非法的道路,當然我自己也知道被抓到一定會被判死刑,如果讓我的家人知道這件事的話他們一定無法接受,但是至少我知道我能夠因為這個非法行業帶給我們家一點收入,這樣就夠了。」
 
    媚影聽了蘿芙這麼說後沉默了一會,她的母親曾經是為政府做事的,她自己曾經很崇拜蘿芙的職業,原來在蘿芙背後還有這樣的苦衷。
 
    媚影說:「是哪一個機關?我去炸開他們的保險櫃,把他們的錢通通拿出來。」
 
    蘿芙驚訝:「妳確定妳要這麼做?」
 
    「我能幫妳的就只有這樣。」
 
    蘿芙呆了一會:「嗯!好啊!但是這幾天政府官員們都在放年假,戒備會特別森嚴,還是等年假過後吧!」
 
    「不!就是因為正在放年假,我會比較好辦事。戒備森嚴算什麼?遇到我特製的電磁脈衝炸彈它們通通都會瞬間報廢。」
 
    「好吧!那我們明天就一起過去,謝謝妳。」
 
    「沒什麼,妳曾經幫助過我,現在換我幫妳了。」
 
    這時,外面傳來了鞭炮聲,農曆新年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