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8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三章 神槍手與炸彈客

     蘿芙準備好之後,便來到房間前的電梯門口等媚影。現在整棟公寓裡只有蘿芙與媚影兩個房客,也就是說現在有在用這電梯的人就只有她們兩個人和波嵐。

    電梯門外顯示出指示電梯正下降中的浮空投影指標,媚影下來了,她騎著她的重型機車一同搭電梯下來,媚影的重型機車是屬於外型比較輕巧的城市穿梭型重型機車。電梯在蘿芙的樓層停下,電梯門一打開,蘿芙走進電梯裡,發現媚影早就發動了她的重型機車,機車在電梯裡發出雄厚的引擎聲,媚影把安全帽遞給蘿芙,還叫蘿芙趕快坐上後座。
 
    蘿芙戴好安全帽坐上後座後說:「妳是打算到一樓電梯門一打開就直接衝出去?」
 
    「對!」
 
    「可是房東哥哥有規定在公寓裡不能騎機車。」
 
    「反正他現在已經去酒店上班了,不能對我們怎麼樣。」
 
    「可是…崔斯會抓我們…」
 
    來到一樓,電梯門一打開,媚影真的抓緊油門衝出去,蘿芙趕緊抱住媚影的腰,崔斯在接待大廳看著這兩個人囂張的騎機車離去。等她們一離開公寓大門口來到街上,崔斯馬上追了出來。
 
    蘿芙大叫:「崔斯真的追來了~」
 
    媚影從後照鏡看到崔斯在她們後面追趕著,馬上從腰包裡拿出一顆炸彈往後一丟,炸彈碰到地面後爆炸,崔斯被彈飛了幾呎遠。
 
    「好了,現在那個機器人不會追上來了。」
 
    此時媚影感覺到蘿芙抱著她腰部的手突然變得軟趴趴,頭也無力的側躺在媚影肩後。
 
    媚影大叫:「喂!妳給我振作一點,妳等一下還要幫我去殺人啊!妳這個樣子是要怎麼跟我一起行動?」
 
    蘿芙喃喃自語:「我們完蛋了…我們竟然這樣對待他的崔斯…他會怎麼處罰我們?」
 
    「處罰?妳說波嵐啊!他會處罰我們嗎?」
 
    「一定會,如果崔斯把這件事告訴他。」
 
    「崔斯不會告訴他的,如果波嵐沒問。妳真的有那麼怕那個房東?」
 
    「他從某方面來講還蠻可怕的。」
 
    媚影完全不知道她們的房東的可怕到底在哪裡,她之前都一直關在自己的房間裡足不出戶,前幾天才剛走出房間,跟波嵐也是最近才開始熟識,過去跟波嵐的關係只是純粹在收租時才會見面。但蘿芙跟波嵐認識已有一段時間,她知道波嵐的限度在哪,脾氣大地雷又很多,如果有不遵守他的規定的房客就處罰,所以她對波嵐一直都抱持著一種敬畏的態度,但媚影對波嵐的態度可說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對了,妳幾歲?」媚影轉移話題。
 
    「嗯?18!」
 
    「我20,那我就是姊姊了。」
 
    「喔!」
 
    「不過妳不用叫我姊姊也沒關係,直接叫我媚影就好,因為…我很喜歡我媽給我取的這個名字。」
 
    「嗯!媚影,妳媽給妳取的名字很好聽。」
 
    「對!以後妳就這樣稱呼我。」
 
    媚影能夠要求蘿芙直接稱呼她的本名,而不是叫她姊姊,讓蘿芙感到非常驚訝,同樣都是韓國人,但她卻跟要求蘿芙一定要叫他一聲哥哥的波嵐不一樣。
 
    媚影在一路上不停的說話,而蘿芙只是附和她。機車在第二層高速公路上行駛,離開了首爾進入仁川之後,蘿芙漸漸振作起來,頭不再側躺在媚影肩後,媚影也停止說話了,她的心情開始變得沉重,終於又回到這個她以前出生的地方,從她離開仁川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年多,而她現在將要回來為她的母親報仇。
 
    時間將近深夜十一點,電子城市的衛星城仁川依然燈火通明。媚影騎著機車來到一棟玻璃大樓前,這是一棟公家機關的大樓,大樓裡的人員都下班了。
 
    媚影停車後說:「就是這裡!」
 
    「這裡?可是這裡面的員工都已經下班了,妳要我殺的那個人還在裡面嗎?」
 
    「他還在裡面,我曾跟他很熟,我知道他下班後通常都會在辦公室裡待到晚上,而且炸彈客的名聲只在首爾,還沒傳到仁川。」
 
    兩人雙雙下車,媚影先沿著建築物外圍丟炸彈將網格炸開,讓網格警察無法進入,回到大門口後再拿出一顆炸彈往大門口一丟,巨大的爆炸威力把大門給震壞,警鈴開始大聲作響。
 
    「跟我過來!」媚影對蘿芙喊道,兩人便衝進大門裡。一進大門,大量的警衛機器人便往大門口圍了過來,媚影又再度丟出一顆炸彈,所有圍過來的警衛機器人通通被炸飛到幾呎外,媚影趁機抓住蘿芙的手腕帶她跑進透明電梯裡。
 
    在上升的電梯裡,蘿芙對媚影說:「妳在首爾都是這樣衝進公家機關裡?」
 
    「對啊!不過在這裡守門的警衛機器人比在首爾的還要少,因為仁川還不知道有炸彈客要來,才會疏於戒備。」
 
    「妳都直接從大門進攻。」
 
    「對!我的風格!」
 
    「也太大膽了吧!」
 
    電梯來到媚影指定的樓層,電梯門外一片寧靜,媚影拉著蘿芙跑到一間辦公室前停下。
 
    「他就在這裡!」
 
    媚影一靠近門,門便自動打開,她們看到有個人在書桌前背對著門坐在辦公椅上沉思。媚影一看到這個人,突然感到她的雙腿在強烈的顫抖,彷彿失去了前進的勇氣,這次換蘿芙抓住媚影的手走向前,蘿芙從那人背後用一隻手勒住那人的胸讓他動彈不得,另一隻手則拿槍指著那人的太陽穴,把那人轉過來面對媚影。
 
    媚影看到她的身旁還有蘿芙這個夥伴在幫忙,她不再感到害怕,總算鼓起勇氣來面對眼前的這個殺母仇人。
 
    這人一直大喊:「你們是誰?警衛!警衛!」
 
    媚影走到這人面前,脫下她頭上的帽套後說:「你問我是誰?還記得我嗎?」
 
    這人突然安靜了下來,他定睛看著媚影的臉孔,表情漸漸驚恐了起來:「是妳…」
 
    「沒錯!是我!媚影。」
 
    這人已經嚇到說不出話來。
 
    「看到我現在來找你很驚訝嗎?」
 
    「而且還帶了一個朋友。」蘿芙邊制伏那人邊附和。
 
    這人驚恐的說:「原來…那個首爾炸彈客是妳…剛剛炸開大門的人也是妳…」
 
    「對!知道我現在的身分了吧!那你也應該知道我為什麼要突然回來找妳嗎?」
 
    這人邊發抖邊求情:「媚影!對於妳媽媽的事我感到很抱歉,如果妳想要錢的話就都給妳吧!但就是拜託妳和妳的朋友不要殺我。」
 
    這人開啟他的桌上型崁入式電腦,手指在浮空投影螢幕上比劃,又用鍵盤打了幾個字,列印出一張電子支票,支票內的金錢數目很龐大,這人把支票遞給媚影,但媚影一拿到支票,連看也不看一眼便把支票給當場撕掉。
 
    媚影說:「我要的不是錢,好嗎?你以為我對你的仇恨是用幾個數字的金錢就可以撫平的嗎?」
 
    媚影對這人大吼:「有錢有權勢就了不起啊?」
 
    這人抖得更發厲害:「那妳到底要什麼?」
 
    「我要什麼?我媽會離開我都是你害的!」
 
    「那是妳媽自己要自殺的,跟我無關。」
 
    聽到這人喊出這麼無情又不負責任的話,蘿芙心中的怒火也跟著開始燃燒。
 
    「死到臨頭你還敢說出這種話?但我不管你說什麼,如今我就是要你血債血還,蘿芙!」
 
    蘿芙聽到命令後,手指扣下板機,這人當場斃命。
 
    媚影看著這人在她面前死去,嘴裡悄悄說:「媽,我幫妳們報仇了。」
 
    媚影又拿出炸彈往一邊牆上的保險櫃一丟,保險櫃的門被硬生炸開,媚影拿出保險櫃裡存放所有財產的電子錢包後便立刻跟著蘿芙一起離開。
 
    在離開這棟公家機關的一路上有很多警衛機器人跑過來試圖圍捕她們,媚影一路丟炸彈把這些機器人給彈開,蘿芙也換上雷射槍一一解決這些機器人,兩人就這樣在大群警衛機器人的包圍下殺出一條通往大門的逃生之路。
 
    走出大門,媚影趕緊發動她的重型機車,載著蘿芙加速離開這個地方。
 
    警衛機器人跟著跑出門追了上來,媚影一連丟了好幾顆炸彈才成功甩開這群警衛機器人,行駛上離開仁川的高速公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