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一章 首爾炸彈客現身

     近來,電子城市首爾出現了一位令所有公家機關聞風喪膽的炸彈客,炸彈客的出現讓一向和平的電子城市社會治安亮起了紅燈。所有公家機關都紛紛警告員工,為保自身安全,禁止在下班時段加班。

    這位炸彈客的作法跟其他炸彈客不一樣,他不會選擇在人多的地方犯案,反而專門選擇在一些公家機關下班之後的深夜時段,先以炸彈炸開建築物附近的網格,讓網格警察無法進入,之後再炸開大門,從大門一路丟炸彈到放置財庫的辦公室,再炸開保險櫃,偷走裡面所有財產,在犯案過程中他完全不在乎警鈴怎麼的大聲作響。在政府對員工的警告下,被炸彈客橫掃過的地方沒有任何人員傷亡,只有財產損失。他犯案所用的炸彈沒人知道是什麼,現場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從這種跡象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這位炸彈客目的並非為了要製造社會恐慌,而是純粹為了金錢。
 
    從他犯案過的地方的監視攝影機拍下的畫面可以略為看到這位炸彈客的身影,他的身型高瘦,身穿黑色連帽外套,斜邊瀏海蓋住了一半以上的臉部面積,從監視攝影機的角度拍攝不到他被瀏海遮住的臉。但髮型不能做依據,這種髮型是現代時尚年輕人流行的造型,若是要把留有此種髮型的人視為嫌疑犯,幾乎全韓國一半以上的年輕男人都會變成嫌疑犯。但從此可見,這位炸彈客還是個跟得上流行的年輕人。
 
    韓國境內的新聞媒體都在大肆報導著首爾炸彈客的事件,但這位炸彈客所造成的恐慌只限在高層社會,在中產階級跟低收入戶還有貧民裡卻出現了不少他的粉絲,在網路上還紛紛成立這位首爾炸彈客的粉絲俱樂部。他不會坡及無辜平民,在這些平民裡他似乎變成一個劫富濟貧的英雄形象,連目前正住在首爾的蘿芙也在注意炸彈客的相關報導。
 
    現在是學生寒假期間,波嵐的公寓裡所有的房客都回家鄉準備過年去了,只剩下不敢回家鄉的蘿芙還待在這棟公寓裡,整棟公寓裡似乎就只剩下波嵐和蘿芙這對乾兄妹,加上崔斯這台人型家事機器人。
 
    一天晚上,波嵐在蘿芙的房間裡跟她一起用晚餐時,蘿芙突然對波嵐說她想回她在海港都市高雄的家。
 
    波嵐很高興蘿芙終於肯回去見她的家人,但依蘿芙現在正在中國被通緝的身分,直接讓她就這樣回家鄉實在太危險,這也是蘿芙所害怕的,她不想因為自己的身分而連累到她的家人。
 
    「還是我繼續留在這裡陪你好了,過年期間大家都有家人,你卻要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蘿芙正要放棄想回家鄉的念頭時,被波嵐阻止。
 
    「不!蘿芙,妳想回家就回家,我並不需要妳陪。」
 
    「可是…過年期間你一個人在這裡不寂寞嗎?」
 
    「一點都不寂寞,我可以找一些我在酒店的同事陪我。」
 
    「那…我真的可以順利的回家見到我的家人嗎?」
 
    「可以的,我會找我的另外一個房客陪妳回家,她是一個跟妳差不多的房客。我先準備去上班了,明天我再介紹她跟妳認識。」說完,波嵐便離開蘿芙的房間,留下蘿芙一個人來洗這些碗盤。
 
    究竟波嵐說的那位跟蘿芙差不多的房客是個什麼樣的人呢?目前這棟公寓裡並不是只有蘿芙和波嵐,難道還有其他的房客在過年前也留在這裡?
 
    隔天下午,蘿芙照著波嵐傳給她的訊息,下樓來到接待大廳找他。波嵐正坐在接待大廳的沙發椅上,他的旁邊坐了一個女孩子,是個短髮潮女,前面留著蓋住半邊臉的斜邊瀏海,髮尾有牛奶黃色的挑染,她跟蘿芙一樣有著一雙又細又長的單鳳眼,但她的眼神跟蘿芙比起來卻多了一股殺氣,而且只看得到她的左眼,另一隻眼睛被瀏海蓋住,嘴唇很薄,整體看起來長得還挺美艷的。
 
    這女孩一看到蘿芙走過來,便用韓文問波嵐:「她就是你說的那個台灣人?」
 
    「對!」波嵐站起身走向蘿芙:「蘿芙,這是媚影。」
 
    「媚影…」蘿芙看著這女孩,這女孩就是波嵐說的那位跟她差不多的房客嗎?
 
    波嵐又走向這女孩用韓文對她說:「媚影,她叫蘿芙,我就是要妳陪她一起回她在台灣的家鄉,去跟她打招呼啊,不要讓我來幫妳們傳話!」
 
    媚影站起身走向蘿芙,用蘿芙聽得懂的中文對她說:「妳好,我叫媚影‧朴。」媚影伸出手。
 
    「我叫蘿芙‧林。」蘿芙跟媚影握手,完全不知道波嵐說的差不多到底是指哪裡,是指鳳眼嗎?
 
    「妳就是那個殺手嗎?」媚影突然說出這句話讓蘿芙嚇到。
 
    「妳怎麼知道我是殺手?」
 
    「是我跟她說的,妳是個在中國正被通緝中的殺手。」波嵐在一旁說道。
 
    「只是我真沒想到房東說的那個殺手竟然是女的,不過沒關係,因為我在韓國也正被通緝中。」媚影小聲的說:「我是炸彈客。」
 
    「炸彈客…」蘿芙聽到這三個字,心裡馬上想到的是最近新聞媒體都在大肆報導的首爾炸彈客,是眼前這個人嗎?不可能!她是女的。
 
    「沒錯!我就是那個炸彈客。專門炸一些政府機關的保險庫,偷走裡面所有的財產,都是我幹的。」
 
    「妳就是那個炸彈客?首爾炸彈客是女的?」蘿芙疑問。
 
    「妳這是什麼話?我什麼時後有跟你們說過我是男的啊?炸彈客就一定要是男的嗎?你們這些人真是一點想像力都沒有。」媚影大喊。
 
    「可是…妳不是也曾經以為殺手是男的嗎?」蘿芙悄悄的說出這句話。
 
    「我有以為妳是男的嗎?我只是說我不知道妳是女的。」媚影因為心虛而開始在狡辯。
 
    「以為我是男的跟不知道我是女的有差嗎?」蘿芙又說出這句話來酸媚影,在一旁的波嵐聽到整個開始在竊笑,兩個女孩原本都互相以為對方是男的,見了面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對方竟然是女的,這場面實在太有趣。
 
    「妳自己還不是一樣半斤八兩!」
 
    「不過…妳真的就是那個讓所有社會高層人士都害怕的炸彈客嗎?」
 
    「不要懷疑,就是她。」波嵐在一旁說道。
 
    「不相信就跟我上來啊!我就讓妳看清楚我就是那個炸彈客!」說完,媚影便抓住蘿芙的手腕,把她拉進透明電梯裡,按下20樓,電梯關門,蘿芙跟著媚影升上樓去了。
 
    在一旁的波嵐目送她們升上樓後說:「媚影的脾氣很火爆,蘿芙完全沒有脾氣,跟她在一起應該不要緊吧!」
 
    電梯來到20樓,也是這棟公寓裡最高的樓層,媚影就住在這個樓層。
 
    媚影拿出手機往房門掃瞄,房門自動往牆壁裡收進去,她腳一踏進房間裡,天花板上的燈便自動開啟,照亮整個房間。
 
    蘿芙看到媚影的房間後整個大開眼界,這根本就不是一般人的房間了,簡直就是一個小型實驗室,在房間的正中央是個工作臺,上面放著電路板與其他線圈組成的儀器。
 
    媚影打開牆壁上的櫃子,裡面滿是空的電子錢包,而這些電子錢包都是首爾各大公家機關專用的電子錢包。
 
    蘿芙伸手拿取其中一個電子錢包:「這是東大門行政局的…」新聞前幾天才報導東大門行政局的財產被炸彈客一掃而空,而現在這個電子錢包就出現在這裡!
 
    蘿芙看著媚影說:「妳真的就是那個炸彈客!」
 
    「對!妳相信了吧!」
 
    蘿芙抓起媚影的一支手,雙手緊緊握住,用一種崇拜的目光看著她。但媚影卻猛然收回被蘿芙握住的手,還用一種很厭惡的眼神看著蘿芙,她完全不領受蘿芙對她的崇拜。
 
    「好!回到正題!妳要我陪你回台灣是吧?」
 
    「嗯!」蘿芙點頭。
 
    「可以啊!但我要妳先幫我做一件事。」
 
    「什麼事?」
 
    「妳是殺手吧!」
 
    「我是!」
 
    「我要妳幫我殺一個人…」
 
 
※網格:韓國對土地面積的計算單位。由埋藏在地底下的平行及垂直相交的電子線路組成的方形格子,一網格的面積約等於成人兩隻腳掌併攏的方形。電子線路在電子業發達的韓國無所不在,甚至建築物也可以把電子線路埋藏進牆壁裡,而網格警察也是藉著電子線路傳送到辦案地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