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校花之死〈上篇〉 之五 韓國偵探

     隔天早上,小涼馬上打電話通知我前往他的學校國立師範大學,我騎機車到國立師範大學,小涼再從國立師範大學開車載我前往數德技術學院,在車子行進的路程中,他跟我說明了昨天晚上他的調查結果。

    「昨天晚上的調查…我找到有二個人…在晚上九點…有在個人網站發文…還有一個人…跟朋友遊玩…被朋友標注…」
 
    「11減2在減1,還有八個人,其他八個人呢?」
 
    「沒有發文…沒有不在場證明…」
 
    「一月9日這個時間,可以說是很多台灣學生在準備期末考的時間。」
 
    「期末考!」
 
    「是啊!對了!我懷疑你不用讀書嗎?」
 
    「翹課個幾天沒關係,辦案最重要。」
 
    原來你是翹課的啊!翹課可不好啊!
 
    來到數德技術學院,我們看到有一輛警車停在校門口,小涼先在附近停好車,之後我們再下車上前去看狀況,只見有兩個已經上手銬的男學生被警察帶上警車。
 
    我問一旁的學生:「這是怎麼回事?」
 
    學生回答:「已經找到了,嫌疑最大的兩個學生,陳毅倫跟何宇帆,是他們兩個的其中一個,接著就等警察偵辦了。」
 
    「是…哪個偵探找到的嗎?」
 
    「沒錯,是一個偵探找到的,他在那裡!」我跟小涼朝著這位學生所指的方向看過去,一個外型看起來還不錯的年輕紳士正跟警察談話。
 
    小涼朝這名偵探的方向走過去,我也跟著走過去,聽聽他對警察的說話內容。
 
    「陳毅倫,在晚上的時候,有學生說在圖書館裡看到他,他在圖書館裡讀書,直到九點敲鐘時,有學生說看到他離開了,離開之後,他是直接回家去呢?還是先去殺死盧心婷之後再回家呢?這點有待釐清。至於何宇帆,雖然他是日間部的學生,上學期他有選修夜間部的課,而他那天的夜間部課程上課結束後剛好是九點,下課之後,他是直接回家去呢?還是先去殺死盧心婷之後再回家呢?這點也跟陳毅倫一樣有待釐清。這間學校位在郊區,方圍數哩內沒有住家,只有田地,這裡的學生不可能有家住附近的,學生不是每天騎機車或是搭乘大眾交通運輸工具或是搭乘校車通勤,不然就是直接住在宿舍裡,日間部的學生,有誰會放學後先回家,然後晚上再來這裡為了殺一個人,況且油價又這麼貴,直接待在學校裡等待時機就好了。如果是住宿生,殺完人之後身上會有血跡,身上沾血跡走回宿舍,一定會有人發現…」
 
    這個偵探從他的講話口音聽起來應該是個韓國人,因為我常在電視上看著我喜歡的某韓國團體說中文開口唱中文歌,這種口音我聽得出來,只是沒想到現在竟然是在我眼前親耳聽到這種口音。
 
    「啊!昨天那個女生!」站在這位偵探旁邊的一個男生轉過頭來看到我後大叫,我也認出這個男生了,這個男生就是昨天在女廁裡問我17的韓文怎麼講的偵探助手,很不巧這次是他先認出我。
 
    「什麼?昨天的女生?」小涼疑問的看著我,用日文重複這個男生的話。
 
    「他就是…昨天…問我17的韓文怎麼講…的那位。」我只好小心翼翼的對小涼說明這個男生,我知道你現在一定正因為我昨天告訴他17的韓文,而讓他的韓國偵探比你早破案的事而生氣,拜託你現在不要在這裡罵我,要罵的話就等上車之後你再罵我吧!
 
    這個韓國偵探轉過頭來看著我和小涼,我的身體瞬間僵硬了,他簡直就是一個美男子,雙眼細長,鼻樑高挺,頭髮線條層次分明,就一個韓國人來講,五官能夠長成這樣真的有夠帥。
 
    這個韓國偵探向我們走過來,我不知為什麼的腳步突然向後退,退到小涼身後,在場的警察也紛紛上警車開車走人,但小涼的身體完全不為所動,他就這樣站在原地,看著這位韓國偵探走過來。
 
    兩個偵探對上了,這兩個偵探之間的距離不到一個人可以穿過去,這韓國偵探的身形高大,比我跟小涼高出了整整一顆頭,身高跟我差不多的小涼抬起頭來看著他,完全不被壓迫感逼退。
 
    韓國偵探開口用中文說:「謝謝你的助手,教導我的助手韓文。」
 
    小涼也用中文說:「你會講中文,為什麼你的助手…還要問我的助手…韓文怎麼講?」
 
    旁邊這位韓國偵探助手笑得很靦腆的說:「因為我想學韓文,可是俊賢哥哥都不教我,他都對我講中文,看你的助手好像會韓文的樣子,所以就問他一下了。」
 
    圍觀的學生都散開趕去上課,接下來這兩位來自不同國家的偵探用他們的共通語言中文對話,韓國偵探說起中文流利許多,而我的日本偵探小涼講中文仍然是斷斷續續,不怎麼流利。
 
    小涼說:「看來…是我的…笨助手太佛心…其實…她也沒必要回答你17的韓文怎麼講…她以後不會了…我不允許她有下次。」
 
    什麼!你竟然罵我笨助手!我也要罵你是笨偵探!
 
    韓國偵探說:「你不要這樣說你的助手,她長得很漂亮,會日文又會韓文,我也跟你一樣很想要她來做我的助手,你如果不要,就給我吧!」
 
    被這個韓國偵探這麼一說,我的心臟不自覺開始小鹿亂撞…
 
    「色胚!你當初是先找我的,你怎麼見到女生就要把我換掉!」旁邊這位韓國偵探助手唉唉叫到。
 
    「休想!」小涼大聲斥喝道。「是我先找上她的。」
 
    這韓國偵探哼了一聲:「是喔!」隨後便轉頭對他的助手說:「走吧!我們都已經調查到這個地步了。」
 
    就在要轉身離去之前,他又對小涼說:「我忘了自我介紹,我叫沈俊賢,32歲,我是一個韓文老師。至於我的助手,他叫周漢彥,24歲,他是警察學校的學生。」隨後傾身做45度鞠躬。
 
    小涼說:「我叫伊藤涼平,21歲,我是留學生。」隨後做90度鞠躬。
 
    我也跟著自我介紹:「我叫洪佑琳,25歲。」隨後也跟著我的偵探做90度鞠躬。
 
    在離開學校去開車的路上,小涼用中文對我說:「妳該不會…想…去當沈偵探的助手?」
 
    我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小涼說:「不回答…就表示…是,正常人的反應。」又說:「因為…他比我早破案?」
 
    「不!還沒破案,還不知道是哪一個。」
 
    「他已經…把有嫌疑的…追求者…查到只剩兩個。」
 
    「可是還沒查出是哪一個,現在還趕得上。」
 
    「趕不上!」小涼突然情緒崩潰大聲吼到。「他們…已經在警察局了…我要怎麼調查?」
 
    「妳為什麼要告訴他…17的韓文怎麼講?」小涼果然是在氣這個。
 
    「這跟17的韓文怎麼講無關好嗎?那個韓國偵探他本身就會講中文,你也看到了,所以就算我沒有告訴他的助手17的韓文,他也照樣可以辦案。」經過兩天馬不停蹄的奔波,我也快耐不住性子了。
 
    「不要在說這個了!總之…我們拿不到獎金…就是這樣…放棄吧!」小涼說完這句話時,他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快要哭出來了。
 
    我們沉默了一會兒,我看著他快哭出來的臉,接著我失望的對他說:「你是為了獎金才找我當你的助手嗎?你當初不是說…想要我把你辦案的過程記錄下來,才找我這個有在寫小說的人當你的助手吧!」
 
    小涼的情緒平靜下來:「對!」
 
    「可是你的這種辦案方式,你根本就是走其他偵探走過的路,我都快看不下去了,我這樣寫成書,會有人想看嗎?根本就不會有點閱率!」我總算把積在心裡的怨氣吐露出來。
 
    「可是…我就是…這樣找資料的…不然…你要我怎麼做?」
 
    「好吧!那我不要求你的辦案過程要多麼精彩刺激,只要你能破解出這案件的真正兇手是誰,我就像華生一樣把你的辦案過程記錄下來寫成故事。」
 
    小涼看著我,接著對我伸出比成直立的六的右手,小拇指對著我,示意要跟我打勾勾作‘一言為定’的約定。
 
    真是的,都幾歲了還在來打勾勾這一套,不過既然你年紀比我小,我也只好配合你,我也伸出我的小拇指跟你的小拇指交扣。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