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1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校花之死〈上篇〉 之二 數德技術學院

     我走進女廁,打開殘障廁所的門,發現裡面躲了兩個男生,他們兩個看起來年齡都跟我差不多,正當我想問他們‘你們在這裡幹麻’時,學校的下課鐘聲響起。我沒時間跟他們聊,於是我也躲進殘障廁所裡,跟這兩個我不認識的男生關在一起。

    這兩個男生完全不講話,他們專心聽著外面女學生的動靜,我看到他們的這種行為,便馬上想到他們應該也是其他偵探派來這裡打聽消息的助手,就跟我一樣,於是我也跟他們一起定下心來專心聽著外面女學生的動靜。
 
    這群女學生一進廁所就開始聊校園發生命案的事,真是幸運!我本來以為女生通常都會聊八卦,沒想到她們現在竟然正好聊到我需要聽的話題。
 
    這些女學生一開始說的都是‘好可怕’、‘兇手還沒找到,就在我們學校’、‘學姊很漂亮’等的一些完全不是我需要的消息,但我仍然專心聽著,等著她們說出我的偵探需要的答案,之後她們終於聊到了我在等的消息。
 
    「聽說犯案的是她的追求者。」
 
    「她的追求者很多耶!有17個人…」
 
    17個!她的追求者有17個人。
 
    「喂!請問一下17的韓文怎麼講?」原本關在這間殘障廁所的其中一個男生問我,從他問的問題就可以知道他應該是韓國偵探的助手,而且他還知道我會說韓文?
 
    我想了一下17的韓文後跟他說:「십칠〈sibchil〉」
 
    「好!謝謝!」這男生跟我道謝,等聊天的女學生走出廁所後,兩個男生打開殘障廁所的門離開了。正當我也要準備離開時,卻不巧撞見了我大學時的老師!!
 
    老師對我說:「佑琳,妳怎麼會在這裡?」
 
    這實在是太令我意外了,我完全不知道老師現在竟然在這裡教書,我只好趕快離開,絕對不能讓老師知道我現在的狀況。
 
    但老師在我後頭邊追趕邊大喊:「喂!妳怎麼不跟我講話?」
 
    就在走廊盡頭的轉角,我看到我的偵探小涼正坐在書桌前用他的筆記型電腦,我馬上跑到小涼的身邊。小涼看到我過來了,後面竟然還帶了一個女老師,小涼趕緊把電腦裡正在執行的程式關掉。
 
    小涼慌張地站起來,我對我的老師說:「老師,他是我的直屬上司。」我目前正處於失業狀態,小涼也不想被別人知道他是偵探的身分,於是我就這麼跟我的老師介紹小涼。
 
    「直屬上司…」老師皺眉頭看著我和小涼,她當然不會相信這個有著娃娃臉的大學生竟然是我的直屬上司。
 
    我又馬上對老師改口說:「不…其實…他是我的老師啦!」
 
    老師聽了之後正經起來說:「佑琳,妳有什麼不懂的我也可以教妳啊!」看來老師還是不相信我的偵探小涼。
 
    我又繼續編理由:「呃…因為這是一個很特別的課程…不能讓年紀比你大太多的老師來教…」
 
    「因為代溝嗎?」
 
    「嗯!」
 
    「對對對…」小涼也在幫我應付老師。
 
    「所以…必須要派一個年紀跟我差不多的老師來教。」
 
    「對對對…」小涼繼續幫我應付。
 
    「喔!」老師終於點頭。
 
    小涼低頭默默收拾桌上的筆記型電腦和其他設備,我知道他現在一定很想罵我,因為我差點就要讓他是偵探的身分曝光。
 
    我嘴巴靠近小涼的耳朵悄悄對他說:「等上車之後你再狠狠罵我吧!我會跟你把這一切說清楚。」
 
    小涼有聽到,但他沒有回應,因為我的老師還在他的面前。
 
    走出這間學校的路上,我跟小涼完全沒有對話。前方有兩個女學生帶著一群幼稚園小朋友經過,她們是幼兒保育系的學生。正當跟我們擦身而過時,小朋友裡突然有個小女娃伸手抓住小涼的褲子,小涼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喜嚇到。
 
    小涼露出難為情的表情用日文大喊:「放開我~」
 
    小女娃緊緊抓住小涼的褲子不放,喊著:「我要葛格、我要葛格…」
 
    我見狀趕緊幫助小涼,扶緊他的褲子用日文說:「不行!把我的小涼還給我。」
 
    我們這兩個大人加一個小女娃就這樣你拉我扯,一旁兩個幼保系的女學生趕緊跑過來阻止。
 
    「不行!放開大哥哥的褲子!」其中一個女學生對這小女娃訓到,這小女娃才放開小涼的褲子。
 
    兩個女學生之後還來向小涼道歉,她們用日文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她們也知道小涼是日本人,是因為經過剛剛那樣的拉扯而喊叫,但她們卻只會說對不起這句話的日文。
 
    小涼也用日文對她們說:「沒關係!」
 
    之後在走出學校的路上,小涼不斷用日文抱怨,抱怨了一長串我聽不懂也來不及聽得懂的日文內容,裡面我只隱約聽得懂“搞什麼啊?台灣小孩真恐怖”之類的話,而我也不知道該回他什麼。但經過了剛剛那樣的插曲,原本不想講話的小涼終於開口講話了。
 
    上了車之後,小涼又回到一本正經的狀態用中文對我說:「好!盧心婷的追求者有幾個人?」
 
    我馬上用日文對他回答:「十七。」
 
    他聽到後用日文對我說:「好!謝謝!」
 
    之後他就專心的開車,沒有再講任何一句話,但是這種狀況不知為何讓我感到不安,是因為剛剛在學校裡發生的那件差點讓他是偵探的身分曝光的事嗎?
 
    於是我只好自己主動開口用中文問他:「你不罵我嗎?」
 
    小涼也用中文對我說:「我為什麼罵妳?」
 
    「因為我差一點就要讓你是偵探的事在我的老師面前曝光。」
 
    「那個女的是妳的老師?」
 
    「嗯!我的大學老師。」
 
    「是這樣…但是妳最後沒有曝光。」
 
    「嗯…還好我保住了。」
 
    「是!所以我為什麼罵妳?」
 
    「還有啊,我剛剛躲在女廁打聽消息時,還有遇到其他兩個偵探助手,有一個偵探助手就問我十七的韓文怎麼講,看來他應該是韓國偵探的助手喔!」
 
    「妳有回答他的問題嗎?」
 
    「有啊!十七的韓文就是십칠〈sibchil〉。」
 
    「妳回答他?」小涼的說話口氣突然變得激動,我被他這激動的說話口氣嚇到。
 
    「對啊!怎麼了。」
 
    「他問妳十七的韓文怎麼講…妳就回答他,那他叫妳去跳樓,妳就去跳樓嗎?」
 
    「他不會叫我去跳樓啊…」
 
    「妳知道嗎?妳回答他的問題…就是在間接幫助其他偵探…如果因為妳的這個幫助…而讓那個韓國偵探比我早破案…他拿到獎金…我沒拿到…妳也拿不到!」
 
    「什麼?原來事情那麼嚴重。」這下他真的在罵我了…
 
    「對!所以妳不應該回答他。下次如果他在問妳,妳就說…妳不知道!」
 
    「可是這樣就是在自我否定我的外語能力,而且這個字的韓文我明明就知道。」
 
    「妳現在是我的助手,妳的外語能力…只要我肯定就好,就算妳知道,妳也要跟他說…妳不知道。」
 
    「是…」被他罵到我只能低聲下氣附和他。
 
    「不過…我不准妳再有下次…」小涼說這句話時的口氣又變回平常的樣子,所以他算是該發的脾氣已經發完了?
 
    原來,偵探與偵探之間也是需要耍點心機來陷害其他偵探,避免讓其他偵探比你早破案而拿到獎金,台灣真的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偵探競技場,而我也因為小涼的關係捲入了這場競技當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