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70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校花之死〈上篇〉 之一 伊藤涼平

     私家偵探,跟公家偵探不一樣,公家偵探就是一般人稱呼的警察,不收錢替人民服務的人民褓母,而私家偵探是專門收錢做事的。

    私家偵探又是怎麼產生的?就看各個國家的治安和公家偵探的辦案效率而定。國家治安好警察辦案效率快又勤勞,這類國家的私家偵探就毫無發展空間可言;國家治安好但警察辦案效率懶散,這類國家的私家偵探多少有一點發展空間;國家治安差但警察辦案勤勞,這類國家的私家偵探通常都會跟警察有良好的合作,私家偵探相對也有發展空間;國家治安差警察的辦案效率又懶散,這類國家的私家偵探就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在我所生長的國家台灣是比較接近第四類的國家,國家治安屬中下,警察的辦案效率又懶散,很多遇到懸疑案急著要破案的居民都是從剛開始向警察求助,但因警察辦案效率消極,而最後寧願花錢請私家偵探來負責破案。因為看中了台灣的這種現象,許多來自第一類國家的私家偵探或是國外一些還未有破案經驗的新私家偵探就會因為在自己的國家毫無發展空間而選擇來到台灣累積經驗,台灣儼然就成了一個偵探競技場。
 
    而這些國外來的偵探來到台灣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先找個台灣當地人成為他們的助手,要成為偵探助手需要有什麼條件就隨各個偵探的需求而定。我之前常常會在新聞上看到某個國外來的偵探跟他的台灣助手因為破解了一場懸疑案而雙雙登上新聞版面,我本來是不太會去注意這種的新聞,但真萬萬沒想到如今我也成了一個日本偵探的助手。
 
    這一篇就是要來講述我跟從日本來的伊藤偵探相識的過程以及他在台灣所破解的第一個案件。當時我所居住的城市高雄有一件鬧得很大的技專院校五專女學生被二技男學生姦殺的命案,警察起先在命案現場發現一個二技男學生的精液,便將這男學生逮捕到案,男學生在看守所裡經過了警察許多不人道的拷問,三個月後男學生在看守所內割腕自殺,在自殺時男學生還留有封遺書,他為了要證明人不是他殺的,而選擇自殺了。
 
    自從這案件被報導出來之後,許多的私家偵探跳出來向雙方死者的家長請求讓他們破案,在此也證明了台灣警察的愚笨,而這也是我的伊藤偵探在台灣所破解的第一案。
 
    事情就從有一次我意外接到我小學時的初戀情人楊居廷的來電開始,當時真是讓我意外,沒想到我小學時留給他的家用電話,他現在還留著,還打我的家用電話跟我約出來見面。
 
    我到了約定的地點跟他見面,從我們小學到現在已經約有十二年的時間沒見面,他依然跟小學時一樣帶著眼鏡,身穿白襯衫而且又有車,現在的他外表斯文,整體看起來條件都非常的不錯,而他突然找我的用意是什麼我當下沒有多問,其實,這就是伊藤偵探對我的初次試探。
 
    我上了楊居廷的車,讓他開車載我四處兜風。在路上,楊居廷問我:「你知道名偵探柯南和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嗎?」
 
    聽到他突然談起我們的童年,我興奮的回答:「我知道,我們以前就常常在看名偵探柯南,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現在還有翻拍成很多部電視劇喔!」
 
    但楊居廷只是冷冷地回我一句:「喔!」隨後,他就脫下他的整個臉皮,然後原本坐在我旁邊駕駛這部車的楊居廷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我看著這個人,這人的五官看起來相當細緻,像是日本人,彷彿是傑尼斯的一員,年紀看起來也很小,應該還是學生吧!
 
    這人一開口就是直接對我用日文說:「懂日本語吧!」
 
    我呆了一下之後勉強的點頭,用日文回他:「對,一點點。」
 
    然後他就用日文對我自我介紹說:「初次見面,我是伊藤涼平,我是偵探。」隨後還特地用中文對我強調:「偵探!」
 
    聽到他突然說出一句中文單字,我用中文問他:「你會說中文?」
 
    「會!」他仍然用日文簡短的回答。
 
    「偵探。」我重複他的這一句中文,隨後用日文詢問他:「日本語是什麼?」
 
    他回答:「是TanTei。」
 
    之後他就用一連串的日文對我說話,我雖然有學過日文,剛開始有花錢請老師教一些基礎的日文,基礎的學完之後為了要節省開銷而轉為自學,所以我一直自認我的日文程度很差,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伊藤偵探對我說的日文我幾乎都聽得懂,是因為他當時所講出來的日文都比較日常生活化,所以我才都聽得懂吧!
 
    以下我就直接用中文大概敘述他當時對我說話的內容。
 
    伊藤偵探對我說:「其實…妳的日本語聽力還不錯,只是說話能力差了點,是因為在你的生活圈裡完全沒有可以讓你練習的對象,沒關係,這可以再加油,只要你之後常常跟我說話。」
 
    他所講出來的話實在讓我驚訝,我對他說:「你知道我會日本語!」
 
    伊藤說:「知道啊!我在找上你之前都必須要先對你做一番調查,我也知道妳大學時主修英語,也知道妳有學過法語,妳目前也正在學韓語。」之後還附加一句:「我也知道妳現在單身沒有男朋友。」
 
    「你連這個也知道啊!」
 
    我心想:「沒什麼!要知道這個很簡單,看我的臉書狀態就有了。」
 
    我又對他說:「那個…你幾歲?你看起來年紀很小。」
 
    伊藤回答:「前幾天剛滿二十一歲。」
 
    我跟伊藤偵探見面是在五月的時候,伊藤偵探是金牛座。
 
    現在換我介紹我自己的年齡:「我…」
 
    「二十五歲!」我還沒說完伊藤偵探便馬上插口:「這個十月就要滿二十五歲了是吧!」
 
    我很驚訝他都知道我的資料,而且也知道我的初戀情人是誰,他真的在跟我見面之前就有先調查我的身世和資料,真不愧是偵探。
 
    他又說:「你說我年紀看起來很小,妳也一樣,妳跟大家說妳二十五歲,很多人都不相信,是吧!」
 
    「你連這個也知道了!沒錯!的確!我跟大家說我二十五歲,很多人都不相信,大家都說我看起來像學生。」
 
    伊藤說:「你現在知道我是個偵探,知道我為什麼找你嗎?」
 
    「我?為什麼?」
 
    我當時心想我到底有做錯什麼事嗎?為什麼會有一個偵探找上門?在遇到伊藤偵探之前,我從沒想過要當偵探助手這樣危險的職業。
 
    他對我說:「未來世界是你寫的吧!」
 
    「咦!」未來世界是我正在連載中的網路科幻小說,他竟然知道我正在寫這部小說。
 
    「對!是我寫的!怎麼?」
 
    「我很喜歡,我還在日本學中國語時,我在看著你的這部小說。」
 
    所以伊藤偵探是我的書迷!我只是一個默默無名的網路小說作家,第一次面對我的書迷,我的心裡感到非常高興,而且還是日本人。可是…這跟身為偵探的你找上我有什麼關係呢?
 
    接下來,當車子停紅燈時,伊藤轉過頭來面對我說:「請你當我的助手!」
 
    「什麼?」小涼,原諒我日文程度爛吧!我當時還聽不懂助手這個字的日文,這個字是我在事後查字典才知道的。
 
    號誌轉為綠燈,伊藤又繼續行駛,車子往偏僻無人的荒野開去,我感到有點不對勁,便問他:「你要去哪裡?」
 
    「數德技術學院。」
 
    數德技術學院,就是最近新聞上報導的懸疑命案發生的學校,現在有很多私家偵探搶著要破解這件懸疑案,伊藤偵探也是要去破解的偵探之一。
 
    汽車行駛到數德技術學院的門口,伊藤偵探在附近找個停車位停好車子之後,便用中文一字一句清楚的對我說:「等一下…我要妳…躲在女生廁所…偷聽…女學生的聊天內容,我要知道盧心婷的追求者…有幾個人,如果你能夠…聽到部分追求者的名字…那最好。」
 
    他是在吩咐我做事嗎?我也用中文對他說:「你是要我進去打聽消息嗎?」
 
    「是!」
 
    依藤又說;「還有,不管妳遇到誰,絕對別說…妳是偵探助手…妳在幫偵探辦事,因為…我還不想被任何人知道…我是偵探。
 
    「嗯!那…我可以直接叫你小涼〈りょちゃん〉嗎?」將這個音在日本是對年紀比你年幼的人的稱呼,小涼這個字的日文發音為六將。
 
    小涼呆了一下之後說:「啊…可以!」從此以後我對他的名字就稱呼小涼。
 
    「妳叫…洪佑琳是吧!怎麼稱呼妳?」
 
    「直接叫我佑琳就可以了,不需要加什麼敬語。」
 
    小涼拿起他的筆記型電腦跟耳機,打開車門後對我說:「走吧!」
 
    「好!」我也打開車門下車,小涼用遙控鎖上車門之後,我跟著他一起走進數德技術學院,我跟他偵探與助手的關係就從這裡開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