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8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一篇 小男娘的痛苦

    在一所國中學校的走廊上,此時是學生的下課時間,有一個男同學在樓梯間裡被一群同學圍堵,其中一個男同學正在用拳頭揍他的肚子。

    這個揍人的男同學正是在班上有小霸王之稱的張克帆,他的身形高大,講話大聲有氣勢,在班上形成一股勢力,很多班上同學都很怕他。

    而他只因為看到班上一個行為舉止像女孩子的男同學梁國棟,便看他不爽,又看到他身形嬌小好欺負便常常欺負他。

    張克帆對梁國棟的霸凌行為不計其數,言語霸凌跟肢體霸凌都有,班上其他男同學甚至還跟著張克帆起鬨,只因梁國棟比較像女孩子般的氣質。有時甚至還會在班上許多男生面前當眾強行脫下梁國棟的褲子檢查他的生殖器官。

    班導一直訓張克帆不要欺負同學,張克帆也被記了很多支大過,但這些對他都不痛不癢,因為他就是看梁國棟這種像女孩子的男孩不爽。

    梁國棟整個不堪其擾,他變得害怕上學,常常三不五時曠課在外頭遊蕩,校方一張張的曠課單寄到家裡,逼得他一定要回到學校,家長也不斷勸他不要再翹課,要乖乖的回學校上課,高中只有三年,撐過就好。

    但他現在回來學校上課後仍照樣,繼續被張克帆帶領的一群男同學霸凌,班上的其他同學卻沒有人敢幫他,就是怕會惹到張克帆,變成下一個被他欺負的對象。

    梁國棟感到非常痛苦無助,然而就在有一次梁國棟在電腦課上網的時候,他在入口網站旁看到一則廣告,這則廣告的設計比起其他廣告還要簡單許多,就只是單純的黑底白字。梁國棟注意到這則廣告,廣告裡的白字寫著:

    〝您有想報復的對象,但卻礙於身分地位、體型或是種種因素讓你無法傷害他?惡魔交易在此為您服務。
手機簡訊輸入你的恨人的名字,傳送到4444,將會有專門的惡魔到府為您服務。〞

    看到廣告裡的這些字,梁國棟不禁開始疑問:「惡魔?是真的嗎?」

    但現在的梁國棟不疑有他,況且心裡又有很明確的恨人,不管是誰只要能夠幫助目前無助的他就好。梁國棟偷偷拿出手機,簡訊裡寫下‘張克帆’後傳送到4444這個號碼,接著手機就出現‘訊息傳送成功’的訊號。

    梁國棟驚訝:「真的有這個號碼?」

    可是接下來直到放學時間,事情沒有任何變化,也沒有廣告中說的惡魔出現來幫助他,梁國棟現在才知道原來這廣告是假的,根本就是有人惡意放那則廣告來唬人。大家準備放學時,梁國棟依然被張克帆帶領的那些男生嘲笑著、欺負著…

    走在去補習班的路上,梁國棟不禁開始哭出來,沒有人肯對他伸出援手,他現在已經萬念俱灰。

    補習完之後在要回家之前,梁國棟突然轉往附近的量販店,買了一包木炭之後便回家,他打算要靠燒炭自殺的方式結束他這不斷被嘲笑的痛苦人生。

    晚上,梁國棟洗完他人生最後一次澡,來到自己的房間,把房間的門跟窗戶都鎖緊之後,他從書包裡拿出今天在量販店買的木炭便開始燒起炭火來,很快的整個房間濃煙密布,氧氣被燃燒殆盡,房間內開始產生一氧化碳,梁國棟昏過去了。

    昏過去後,梁國棟來到一間燈光昏暗的書房,這是一間充滿古色古香風味的書房,家具都是木質的。

    「你好啊!」坐在書桌前的年輕男人對梁國棟打招呼,梁國棟注意到這個年輕男人,這年輕男人留著一頭白色短髮,長相清秀,身穿白色襯衫和西裝長褲,背上披著黑衣紅底的披風。

    「我是路西法。」這年輕男人自我介紹。

    梁國棟喃喃自語:「路西法…惡魔…」梁國棟忽然想到他今天在電腦課看到的那則廣告,原來這廣告是真的,真的有惡魔會來。

    「你怎麼現在才來?」梁國棟開始唉唉叫。

    「因為你發訊息的時間是在白天,我沒辦法在白天出現。」

    「那你是真的可以幫我報仇?」

    「當然可以啊!但是…我並不是免費幫你報仇。」

    「不是免費的?那要多少錢?」

    「我有說我要的是錢嗎?」

    「那你要的是什麼?」梁國棟開始緊張了起來,從世面上許多的文學作品裡都可以看到,跟惡魔做交易的代價一向都不輕,現在惡魔就在他眼前,他是否該繼續談下去。

    「給我一個對你很重要的東西。」

    「嗯?什麼意思?」

    「基本上我能夠給你的恨人的傷害程度是看你給我的東西對你的重要程度而定,所以你給我的東西對你越重要,我能夠給你的恨人的傷害程度就越大,看你是要給我親情、愛情、還是友情;或是你自身擁有的東西,例如學業、健康、財運。」

    「那如果…我給你我的靈魂呢?反正我現在也已經死了。」

    「不!你的情況還沒必要做到那種程度,你在想看看什麼東西對你很重要,可以給我的。」

    「可是…」

    「給我你跟你的老師之間的關係吧!」路西法不等梁國棟猶豫便直接開口要東西。「反正你的老師也沒什麼幫到你的。」

    「你是說我跟我老師之間的那種師生關係嗎?是可以啊!」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路西法拿起毛筆在羊皮紙上寫下字,寫完之後便把羊皮紙交給梁國棟。

    梁國棟接過羊皮紙,看著上面的字:

    “委託人 梁國棟 願以 親情 換取對 張克帆 的傷害”

    路西法說:「在下面簽上你的名字,就代表你與我的交易正式成立,然後我就會衡量你給我的東西的重要性來給對方一定程度的傷害,我們做等價交換,之後就你自己慢慢考慮要不要簽了。」

    梁國棟從房間的床上醒了過來,看到他的手上正拿著路西法給他的羊皮紙,在一旁的木炭正要開始燒起,梁國棟趕緊走到窗前打開窗戶讓空氣流通,之後又跑進浴室搖一桶水澆熄木炭,跟路西法在夢中見面之後讓梁國棟原本想結束生命的念頭有所動搖。

    在要睡覺之前,梁國棟看著這張羊皮紙,上面寫的是親情,老師跟父母一樣,雖然對你管教嚴格讓你很討厭,但卻是你在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這也就是為什麼路西法趕這麼血盆大口的要這個關係,而梁國棟卻一口答應。

    隔天,梁國棟將這張羊皮紙放進書包裡一起帶去學校,張克帆依然是班上的霸王,只要有跟他過不去的只好壓低自己,為了自保盡量不要跟他發生衝突。

    但儘管梁國棟再怎麼的在班上當個隱形人,還是被張克帆揪出來揍一拳,這次甚至直接用手抓出他的生殖器官,他就是因為看梁國棟很娘而不爽。

    梁國棟又再次被逼到邊緣,但這次他已經有了幫助。放學後,梁國棟走在小巷子裡,他拿出路西法給他的羊皮紙,他看著這張羊皮紙時又猶豫了一會,反正老師對張克帆沒什麼傷害,只是對他訓了幾句又寄了幾支大過,現在只能期望惡魔能給他一點教訓了。

    梁國棟拿出原子筆,在羊皮紙下簽上他的名字,簽完名字之後,羊皮紙在半空中燃燒殆盡,梁國棟與惡魔路西法之間的交易已成立。

    在路西法的書房裡,路西法收到了梁國棟已正式簽下交易的訊息,書桌正前方的祭壇上的五亡星裡出現了一隻代表張克帆的巫毒娃娃,路西法走上前拿起這隻巫毒娃娃,將娃娃的右手硬生生拔斷。

    來到人間,張克帆回到自己住的公寓,正要走進電梯裡時,不知怎麼的他的智慧型手機從書包裡掉了出來,張克帆從電梯裡欲伸出手去撿起他的智慧型手機,卻在這時電梯門關上了,電梯門就這樣緊緊夾著張克帆的手臂,張克帆的右手整隻露出在外頭,之後電梯急速上升,張克帆在電梯裡痛得哇哇大叫,他的整隻右手就這樣被電梯硬生生的扯斷。

    電梯抵達張克帆住家的樓層時,電梯門一打開,在外面等電梯的居民看到電梯內整個血淋淋的一片,嚇得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將張克帆送往醫院。

    警消人員趕往公寓事發現場,張克帆斷掉的右手掉進深深的電梯井底端,尋找過程非常困難,右手找回來時也已經過了黃金時段,張克帆的右手再也接不回去了。

    張克帆就這樣失去整隻右手,隔天老師跟大家說明張克帆的情況時大家都震驚不已,會發生這種事時在太可怕了,坐在教室裡的梁國棟不禁感到驚訝,原來這就是惡魔帶來的傷害,而且張克帆斷掉的那隻右手正好就是他在欺負梁國棟時最慣用的右手,現在張克帆失去了右手,他再也不能欺負梁國棟,也不能當班上的小霸王了。

    過幾天張克帆康復了,他失去右手回到學校上課,他變得自卑許多,不會再去欺負班上的其他同學,老師非常關心他。

    但同時惡魔也帶走了梁國棟與老師之間的關係,梁國棟雖然每天都有上學,但老師卻無視於他的存在,完全把他當成石頭一樣,不會給予任何關心,功課不好也不會給予任何輔導,就像完全不認識梁國棟,也不把他當自己的學生,儘管在班上的點名表有梁國棟同學,老師也記錄他有到課。

    之後梁國棟就這樣平靜又順利的從國中畢業了,因為他跟老師完全沒有任何的關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