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70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二十九章 作戰計畫

    比廉接著說:「要偷走一間公司的所有資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真的要做到這種地步?」

    阿爾也說:「你想這麼做我是很支持你,可是很難喔!」

    「我當然知道很難,所以我需要你們兩個的幫忙。放心吧!我有事先做功課。那是我之前打工過的地方,我對那裡的內部非常了解,但我了解的範圍只有在下層的樓層,上層我就不了解。因為全國快遞公司的員工是有階級之分,我們工讀生是屬於最下層階級,工作地點就是在地下室,我們的活動範圍只有從地下室到樓上二樓,一樓跟二樓是我們上面一個階級員工的工作地點。裡面的員工往上只能走到上面一個階級的樓層,往下的話就是無限制,所以我對三樓以上的狀況完全不清楚。」

    「給你們看一下全國快遞公司的外觀吧!」藍德說著,打開全國快遞公司建築外觀的迷你3D投影擴增實境圖。

    全國快遞公司的建築外觀像是一間由幾塊不平整的積木堆蓋而成,積木的外圍有一棟圍牆,這棟五層樓的圍牆建築是底層員工主要的工作樓層,五樓以上階級員工的工作樓層就在積木建築的六樓以上,積木建築五樓以下是員工餐廳和提供休閒的地方。積木頂樓有一棟半圓形建築,這棟半圓形建築是公司的財庫,放置公司的所有財產,也就是這次行動的目標。

    「阿爾、比廉,我需要你們兩個去打頭陣,他們沒看過你們。你們兩個可以當成是一般的客人走進公司裡,裝成一個奧客在接待大廳裡大吵大鬧,盡量抱怨他們的不是,最好搞到把他們的上層主管請出來。」

    阿爾皺眉頭:「可是我不太會演戲。」

    比廉說:「那就讓我來,你在我旁邊附和就好。」

    「可是你的口音…」

    「不用管口音什麼的,只要你會講中文就好。」中文講得最標準的藍德打斷這個無意義的問題。

    藍德又繼續說:「然後主管出來了之後,阿爾你在藉機偷走主管身上的通行證,這個通行證可以讓你們到上層的樓層。不過它們每個樓層都有警衛系統,如果有底層階級的人跨階級來到高層階級的地方警報就會響起,這個員工就會被開除,如果是外人的話就會被逮捕,但到時候我會讓警報系統關閉,所以這點放心,我會告訴你們要怎麼走。你們就先這樣一路來到頂樓,到了頂樓之後再看情況,我會再告訴你們該怎麼做。」

    阿爾說:「但是真的會那麼順利嗎?」

    比廉說:「放心吧!一定能的,我可是很會打架的。」

    「我可以駭入他們的網路,控制所有的系統,所以放心吧!我可是抱著必死的決心要報這個雪恨。」藍德雙眼認真的看著阿爾。

    「好了!你們先睡覺吧!明天再過去全國快遞公司,我還要試著駭進全國快遞公司的每一個網路。」藍德吩咐,阿爾跟比廉都先去睡了。

    在阿爾跟比廉熟睡的時候,藍德正試圖潛入全國快遞公司內部的所有網路。此時藍德的心裡感到又激動又緊張,終於可以對這個以前曾經欺負他又讓他受盡壓榨的地方報仇。

    藍德拿起手機用及時通訊軟體傳訊息給蘿芙,他知道時間已經很晚了蘿芙應該不會在線上,但他就是心裡一直在思念著蘿芙,無時無刻不管走到哪或是在做什麼事。

    很奇妙的,蘿芙回應他了,在這麼晚的時間,而且首爾可是有比上海快一個小時的時差。

    藍德回覆:「這麼晚了,妳還沒睡啊?」

    蘿芙回:「被你吵醒了啦!笨蛋!」

    藍德不笨,他的智商可是比妳高,而且對電腦世界有極高的了解度。但藍德看到蘿芙這樣回他也只是會心一笑。

    「你現在過得還好嗎?那次你把我丟到第三層高速公路,我只能隔著門看你和大家被ZQ追趕,可是你現在還能傳訊息給我,之後你們怎麼了?房東哥哥也很關心你。」蘿芙又回了這一句。

    藍德看到蘿芙這樣問,便把從那次在雲南遇到他號召的救援、在雲南的山寨旅館躲藏一個月、和之後計畫去偷光鐘律師的所有錢財的事都對蘿芙敘述。

    「所以我很聰明,也有很強烈的復仇想法,我怎麼可能會這麼容易就認輸?」

    藍德又接著打上:「我明天還有一個復仇計畫,我要跟阿爾和比廉去偷光我以前曾經打工過的全國快遞公司的所有財產,就是當初那位要把我和妳至於死地的老頭所在的公司,他是那間公司的其中一個主管。」

    「加油吧!還有,謝謝你。」

    「他是我們共同的敵人,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

    「我明天還要到中非出任務,我先睡了。」

    「晚安!一起加油吧!」

    藍德關掉及時通訊軟體,覺得很不可思議。這位當初把他帶離開原本平靜生活的少女殺手,又曾經讓他必須過著整日不見天日的少女殺手,藍德現在竟然已經喜歡上她了。她好善良,她好溫柔,她的鳳眼好漂亮,憂傷的神情讓她顯得更加栩栩動人。

    藍德又繼續在筆記型電腦前苦幹,跟蘿芙有了這樣的對話讓他整個充滿幹勁,他就這樣一直通霄到隔天清晨,潛入全國快遞公司裡的每一個網路系統,包括警衛系統、電路系統和階級系統,無所不入。

    阿爾和比廉醒來,就看到藍德已經為他們準備好早餐。藍德精神看起來很好,只是多了黑眼圈。

    阿爾看了不禁問:「你昨晚是不是沒睡好。」

    「嗯,我趁你們在睡覺的時候駭入全國快遞公司裡的每一個網路系統。」

    比廉說:「你沒睡覺精神不好要怎麼指引我們?」

    藍德說:「我看起來像精神不好嗎?」

    「你昨天晚上是有喝了什麼興奮劑嗎?」阿爾調侃。

    「沒有、沒有…」藍德緊張的反駁,他想起昨天半夜跟蘿芙在線上聊天的事,比廉就在旁邊,他知道比廉也很喜歡蘿芙,他也知道自己絕對鬥不過比廉,如果要跟比廉打起來他一定會輸,藍德只好在比廉面前保密他對蘿芙的感情。

    「你看起來怪怪的。」比廉也這麼說。

    三個男孩在這天早上就這樣鬧了起來,這也是他們在進行這次行動前的愉悅氣氛。

    吃完早餐後,三個人前往全國快遞公司在上海的總公司,比廉騎著重型機車在前頭帶路,阿爾開著拖車載藍德同行。

    來到全國快遞公司的總公司前,阿爾把車停靠在附近的小巷子裡,藍德把阿爾和比廉的手機定位,阿爾也戴好迷你對講耳機,跟著比廉一起往全國快遞公司的大門前進,開始行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