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1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二十八章 反擊初章

    這幾天藍德這一行人就暫時旅居在雲南的部落裡,這裡沒有在大都會裡常見的先進設備,沒有電視,也沒有車。筆記型電腦和智慧型手機也沒辦法連上網,只能用基本的功能。

    一個星期過後,那群來自美國的飛車黨青年先行離去,他們沿著中國東海岸線高速公路行駛重型機車,沿途經過俄羅斯、阿拉斯加、跨海到加拿大,接著就回到他們在美國加州的故鄉。只有比廉繼續留下來跟著藍德和阿爾。

    蘿芙待在首爾的公寓裡,不知道藍德現在的情況。波嵐也很關心藍德,常常會上樓找蘿芙問關於藍德的狀況,有時還會要求蘿芙說他們逃離中國的冒險故事,蘿芙也會滔滔不絕的說起那段驚險的過程。

    一個月過後,藍德和蘿芙的事件在新聞媒體間有稍為安靜些,所有在中國搜捕的ZQ也變得比較少比較安份,藍德就是在等這個時刻。藍德跟著阿爾和比廉道別了這些熱情的當地居民之後,阿爾駕車帶著藍德離開雲南,比廉則是在前頭騎著重型機車帶路。

    離開雲南的山區來到公路上,藍德的電腦終於可以連上網路,手機一連上線就馬上收到好多封蘿芙寄來的簡訊,內容都是在問藍德現在的狀況,讓藍德看得有點心動又有點自責,原來蘿芙這麼關心他。

    藍德馬上舉起手機自拍一張照片傳給蘿芙,跟蘿芙說自己現在過得很好,照片中勉強保持著燦爛的笑容。

    當然,藍德也不會忘記在逃跑之前阿爾曾對他說過要報仇這件事。藍德潛入法院的電腦網路裡,搜出當時賈賽告藍德的相關資料,找到了賈賽聘請的那位壞律師的資料,那位壞律師名姓鐘,藍德馬上吩咐阿爾前往鐘律師資料上的居住地址。

    在前往鐘律師居住地址的路上,藍德在暗中監視著鐘律師的電腦網路,看到有一封寄給鐘律師的公事信件,藍德攔截了這一封信件,在信件裡加入間諜程式後再寄給鐘律師。

    而律師也因為工作需要,開啟了這封被藍德加入間諜程式的公事信件後,他的電腦從裡到外都被藍德看得一清二楚,鐘律師完全不知道。

    接下來不管鐘律師在電腦裡有什麼動靜,上網瀏覽了哪些地方,在工作上有什麼狀況,藍德全都看在眼裡,甚至連他的提款卡密碼藍德也看到了。

    三個人來到了鐘律師的住家附近,他們在街角等著,等到鐘律師開車出門之後,再由比廉騎著重型機車在後頭跟蹤,藍德跟阿爾則待在原處等消息。

    到了傍晚時段,也就是鐘律師下班了之後,比廉跟蹤鐘律師來到一間人潮洶湧的購物中心,他打電話通知藍德前往這間購物中心。

    接著藍德跟阿爾來到購物中心,該是讓阿爾大顯身手的時候了。阿爾穿著無袖上衣進入人潮洶湧的購物中心裡,藍德利用對講耳機告訴阿爾鐘律師目前的位置,阿爾馬上看到那位半禿頭的中年男子,鎖定目標。

    阿爾雙手放口袋,走進人潮裡,接近那位鐘律師做第一步驟─測試。在經過鐘律師身旁時阿爾刻意壓低身子,用手臂碰觸鐘律師的公事袋,他的手臂馬上感覺出公事袋的厚度,也感覺到提款卡放置的大概位置。

    第二次進入人群就是做第二步驟─行竊。阿爾把瑞士刀藏在手裡,第二次接近鐘律師便直接亮出瑞士刀劃開公事袋,把放在裡面的提款卡拿走,整個過程不超過半秒,鐘律師完全沒感覺。

    拿到提款卡之後,阿爾走出購物中心,來到停車場把提款卡交給藍德。藍德再拿著這張提款卡走到提款機前,把鐘律師戶頭裡目前所有的存款全部盜領一空。

    盜刷完之後,藍德再把提款卡交給阿爾,讓阿爾走回購物中心還給鐘律師。藍德也是藉由對講耳機告訴阿爾鐘律師目前的位置,阿爾再走進人群接近鐘律師,把提款卡偷偷放進鐘律師的公事袋,完全神不知鬼不覺。

    等到鐘律師回家之後看到他的公事袋有被人劃開過的刀痕,但裡面的東西完全沒有遺失,鐘律師也不多加追究。但接下來鐘律師要去提款時,才發現他戶頭裡所有的存款已經全部被盜領一空,便急著要報警,但到那時候為時已晚。警察很明顯的推測出這不是臨時起意的犯案,而是計畫縝密的預謀犯案,完全查不出是誰幹的。

    俗話說夜路走多總會遇到鬼,曾經被鐘律師那三寸不爛之舌害過的人不計其數,藍德和蘿芙只是其中之一。若要回去先從曾被鐘律師害過的人查起絕對查不完,而且也查不出結果。

    拿到鐘律師的所有存款之後,藍德將錢分成四份,一份給自己、一份給比廉、一份給阿爾、第四份跨海匯錢給蘿芙。蘿芙曾經是他們的戰友,在逃離中國時蘿芙可曾貢獻了很大的力量幫助他們對付ZQ,所以她也該得到一份。

    在匯錢給蘿芙時,藍德也把他的房租一併匯過去,要求蘿芙幫他把房租交給波嵐,順便對波嵐問候一下。雖然藍德不知道他以後會不會再回來,但他相信一定會,就算是一年後、兩年後或是三年後…

    深夜,在阿爾的拖車旁,阿爾問藍德:「你接下來還要怎麼做?不要忘了那個真正要把你害死的老頭。」

    藍德說:「嗯!我知道!我怎麼可能會忘記他的份呢?」

    比廉說:「你要去殺了他嗎?」

    「不!怎麼可能會那麼簡單?既然我現在都已經變成逃犯了,那我就乾脆來玩大一點。」

    「什麼玩大一點?」比廉和阿爾異口同聲問。

    「我們來偷光全國快遞公司的所有資產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