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二十二章 重拾決心

    藍德目前正住宿在阿爾的拖車裡,阿爾駕駛的拖車是一種用廢棄家電用品回收零件所組裝而成的廉價拖車,雖說是廉價拖車,外型卻不失美感,停在空地時整體看起來像是個太空基地。裡頭空間狹小,但該有的設備仍然應有盡有,住阿爾一個人剛剛好。但藍德住進來之後就有點擁擠,兩個男孩晚上還得抱在一起睡覺,或許當時蘿芙拒絕住進來是對的。

    上午,阿爾正在準備早午餐時,藍德的手機收到了一封簡訊。阿爾用手指隔空打開藍德的簡訊,是藍德的父母從泰國發送過來的訊息,他們告訴藍德他已經被判死刑和ZQ正在外頭大力搜捕的消息,要求藍德先不要往南回泰國,甚至還附上新聞影片檔。阿爾看了新聞影片檔之後,頓時腦筋一片空白。突然說時遲那時快,拖車外正好有一台ZQ走過來,阿爾趕緊蹲下身躲避,在ZQ面前故作鎮定是無效的,因為就連緊張的神情也難逃ZQ的法眼。等ZQ走遠之後,阿爾趕緊叫醒正在沉睡中的藍德。

    至於在比廉這邊,比廉正對著鏡子抓頭髮,抓完頭髮後便走向他的房間準備問蘿芙關於藍德目前的情況。比廉一打開房門,卻看到蘿芙正背對著他坐在椅子上拿槍指著自己的太陽穴。

    比廉趕緊上前抓住蘿芙拿槍的手腕阻止她的行為,比廉握住蘿芙的手腕時,仍然感覺得到蘿芙的手正在強烈發抖著。儘管蘿芙平時有做隨時都會死的心理準備,但在面對死亡的前一刻,會害怕是難免的,尤其是死亡時間和方式是自己選擇的時候。

    蘿芙緩緩的轉過頭來,睜開她那雙又細又長的單鳳眼看著比廉。

    比廉問:「妳在幹什麼?」

    「自我了斷。」蘿芙平靜的說著:「我知道我自己遲早會被那些機器警察抓到,反正我早晚都得死。」

    「不!拜託妳不要做這種傻事!」

    「不是!我害怕的不是死亡,我害怕的是那些機器警察,它們會在殺了我之前對我用盡一切不人道的方式銬問我,逼我供出關於聯盟的事,我不想讓我自己因為這樣而出賣我的組織…」機器警察的沒人性是出生在下層階級和中層階級的人民都能了解的,他們總是對人類痛苦的神情視若無睹。

    「不!我絕對不會讓那些機器警察抓到妳,也絕對不會讓它們欺負妳。相信我!我一定會保護妳!所以拜託妳不要這樣!」比廉對蘿芙充滿信心的大喊。

    蘿芙看到比廉這種充滿信心的神情,又聽了比廉的這番喊話,打從心底被感動,原本在發抖的手也鎮定了許多。蘿芙把頭靠在比廉的胸膛上,比廉也摸著蘿芙的後腦勺,形成一個溫馨的畫面,同時這也是戰爭前的寧靜。

    比廉看到蘿芙放在一旁的智慧型手機,畫面正是蘿芙剛打完的遺書,比廉拿起蘿芙的手機看內容,蘿芙在一旁脹紅臉慌了…

    遺書內容如下:
    比廉:待會藍德會過來這裡。到時候麻煩你幫我轉告藍德,我先走一步了。打從我進入殺手聯盟那一刻起,我的一切都是屬於聯盟的,就連我的命也是屬於聯盟的,我離開才可以保護聯盟不被我出賣。其實我本來在那個時候就該死的,但上帝讓藍德在那時候救了我,讓我活下來,又讓我見到你,我很開心。藍德過來之後麻煩你一定要幫我保護好他,帶著他一起離開吧!
    還有,比廉,謝謝你告訴我這些,又特地奔波來救我,你人真好。其實我一直覺得你很帥,很抱歉之前對你這麼冷淡,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下輩子再見吧!

    「不用我轉告他,藍德來了之後妳自己親自告訴他。」比廉說著,把手機還給蘿芙。他只有看前面幾個字,後面的字完全不想看。蘿芙在比廉看來,她雖然長得漂亮,缺點就是想法太過悲觀,跟天生樂觀的比廉是完全相反的。

    比廉走出房間,留下蘿芙在房間裡拿著手機呆掉了,但很快的她又回神過來,得趕緊連絡她的殺手聯盟。

    聯盟內的接線員接起電話後說:「蘿芙,又怎麼了嗎?」

    「先不要把我手機裡的資料刪掉。」

    「我們正準備要刪除掉,還好妳及時打來。妳又改變主意了嗎?」

    「對!我要活下去,因為我認識一些很不錯的夥伴,我想跟那些ZQ拼了。」

    接線員沉默一會後回答:「好吧!蘿芙,別忘了妳上次回來時我們給妳的鐵箱,那裡面裝的是武器研發部門最新發明的雷射槍,那或許可以幫到妳。還有,記住,不要以打倒那些機器為目標,妳打不完的,要以逃跑為目標。」

    「嗯,我知道了!」

    蘿芙掛電話之後,藍德馬上來電,蘿芙又接起電話。

    「藍德,你沒事吧?」

    「我沒事,那妳呢?妳現在還好吧?」

    「嗯…我差點就要自我了斷,還好比廉及時過來阻止我。等一下,我有跟你說過不要用任何電子設備發送訊號,你怎麼又打電話給我了?」

    「放心吧!我不是用我的電信公司專屬的基地台,我是偷偷借用別家電信公司的基地台打電話給妳的,所以政府和電信公司追蹤不到我的訊號來源。」

    「哇!你這麼厲害!」

    「那妳又為什麼可以用妳的手機發送訊息給我?不怕妳的也會被追蹤嗎?妳應該用比廉的手機。」

    「我這手機是屬於我們殺手聯盟專有的,就連基地台和GPS也都是我們聯盟內部專屬,外面的政府查不到。你現在在哪裡?」

    「我現在正要過去妳那邊,阿爾在開車。」

    「嗯!那你小心一點,不要被那些ZQ發現。」

    「好!我們待會見。」

    而藍德和蘿芙的那遠在首爾的房東波嵐,他在看中國新聞網時也看到了這則新聞。他馬上回想起之前當他發現蘿芙是殺手身分時,蘿芙並不是拿槍指著他,而是一邊拿槍指著自己的太陽穴一邊准許波嵐去報警。當時蘿芙看著他的眼神不像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威脅他,反而是一種絕望的眼神,彷彿她的生涯就要結束,隨時都有可能會真的開槍結束自己的性命。現在面對這麼多ZQ都要來搜捕她跟藍德,蘿芙不會真的就這樣開槍結束自己的性命吧?

    於是波嵐趕緊打電話連絡蘿芙。

    蘿芙接起電話:「房東哥哥,有什麼事嗎?」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妳的吧!妳現在還好嗎?」

    「嗯!我很好。」

    「我看到那則新聞了。蘿芙,拜託妳先不要自殺!」

    「嗯!我沒有自殺」

    波嵐,其實你晚一步了,要不是有比廉在一旁阻止蘿芙的行為,蘿芙可能早已飲彈自盡。

    蘿芙說:「對了!我想麻煩你…幫我把我和藍德房間裡的東西都清乾淨,清得像是我們沒來過一樣。」

    「蘿芙!」波嵐沉默一會。「妳要離開了嗎?那這樣子押金要怎麼還你們?」

    「不用了!押金就直接給你吧!有緣再會了,我的哥哥…」說完,蘿芙便掛電話。

    聽到蘿芙突然對他叫哥哥,波嵐呆了一會才掛電話,家事機器人崔斯坐在旁邊看著他。之前蘿芙都不肯遵守韓國的敬老尊賢制度,還得要波嵐對她用吼的才肯叫一聲“哥哥”,但蘿芙還是只會對他稱呼稍有距離感的“房東哥哥”。沒想到蘿芙現在竟然肯直接對他稱呼“哥哥”,而且還在前面加上“我的”。在蘿芙住在他的公寓裡的這些日子,波嵐幾乎快把蘿芙當成自己的親妹妹,曾經接連失去父母的他,現在竟然也將要失去妹妹。

    波嵐對著掛在胸前的十字架項鍊悄悄說:「平安回來啊!我的妹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