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二十一章 武士道精神

    然而就是這種時候,好死不死的,藍德跟蘿芙正在上海,成為死刑犯上新聞的事兩人也渾然不知,但這件事一定會先被一個充滿正義感的男孩看到。

    比廉跟著他的飛車黨夥伴們這次來到南京,這群人正住宿在南京的一間青年旅館裡。

    一大清早,比廉剛從浴室洗完澡走出來,邊用毛巾擦頭髮邊走到交誼廳,赫然看到交誼廳的LED浮空大螢幕電視上出現兩個他熟悉的面孔,這兩人正是他的朋友藍德和蘿芙,又看到電視上寫著“死刑”這兩個大字,他的腦筋頓時一片空白,全身僵硬,原本握在手中擦頭髮的毛巾也滑落到地上…

    「怎麼了?比廉?」

    夥伴這樣叫了他一聲比廉才回神過來,比廉用正在發抖的手指著LED電視螢幕。

    「是她!她為什麼會被判死刑?」這男孩驚恐的大叫。蘿芙曾經跟這群人相處過一整個晚上,所以這男孩對蘿芙多少有印象。

    比廉摀住這男孩的嘴:「小聲一點,我要先出去找他們。」

    比廉趕緊穿上衣服和褲子,頭髮沒抓香水沒噴早餐也還沒吃就直接騎上重型機車飆了出去,也完全不想先冷靜下來看清楚藍德和蘿芙是怎麼會被判死刑,他只想趕快找到這兩個人,其餘的事等找到這兩個人之後再說。

    但這兩個人現在在哪裡?比廉只有蘿芙的連絡電話,他一邊在第三層高速公路急駛一邊用手機撥電話給蘿芙,電話裡響著漫長的嘟嘟聲,只能祈禱蘿芙趕快接電話,但嘟嘟聲結束之後卻是沒人回應。

    比廉又想起之前曾經給蘿芙的追蹤器,他開啟手機裡的GPS,希望這個能夠有效。

    果然,皇天不負正義的苦心人,下高速公路進入上海之後,總算讓他在GPS裡看到蘿芙的位置。但現在的上海處處都有正在搜捕藍德和蘿芙的ZQ在走動,ZQ檢查每一個過路人的面孔,這兩人目前恐怕只有凶多吉少。

    先不管這些ZQ,比廉照著GPS上標的位置來到郊區貧民窟的小巷裡,小巷人煙稀少,ZQ也很少,可能是還沒深入這一帶小巷裡。眼看著GPS上蘿芙的位置愈來愈接近,幾乎快撞在一起,但巷子也愈來愈狹窄,比廉乾脆停下機車用走的,終於在巷子盡頭處看到蘿芙的背影。

    比廉跑上前從背後一把抓住蘿芙,摀住她的嘴巴。真是千鈞一髮,因為就在巷子盡頭轉角處有一台ZQ正在走動。

    比廉在蘿芙的耳邊悄悄說:「妳還在這裡幹嘛?妳知不知道妳跟藍德已經被判死刑了?現在上海的路上到處都有ZQ,它們都是要來搜捕妳跟藍德。」

    蘿芙沒回話,她只是抓著比廉摀住她嘴巴的手掙扎著,很用力的想要扳開比廉的這支手。比廉看到他自己還沒脫掉手套就直接摀住蘿芙的嘴巴,在加上他現在因為太過緊張,手不小心施得太大力,幾乎讓蘿芙快無法呼吸,比廉趕緊鬆手。

    比廉鬆手之後,蘿芙彎下身子大力呼吸。

    蘿芙轉過頭問比廉:「你剛剛說什麼?死刑?」

    「對!妳不知道嗎?」

    「我知道我是殺手,遲早會被判死刑,但…為什麼?是誰要把我判死刑?」蘿芙說話的語氣就跟平常一樣很平靜,沒有一絲恐懼,只有疑惑。

    「這我不知道,妳現在有辦法連絡藍德嗎?」

    「為什麼還要連絡藍德?」

    「因為他也跟妳一樣被判死刑了!」比廉失去耐性的對蘿芙大吼。

    比廉這一吼就像是把蘿芙給驚醒,她嚇得瞠目結舌:「藍德…為什麼…他是無辜的…我害了他!」

    忽然在不遠處傳來幾台ZQ接近的聲音,可能是比廉剛才說話的聲音太大聲,把ZQ給引了過來。比廉趕緊把重機上的安全帽扔給蘿芙,自己也戴上安全帽,發動重機之後載著蘿芙離開,現在只能先把蘿芙帶離開上海。

    機車駛出小巷子來到大馬路上,果然讓蘿芙看到有好多台ZQ在路上走動著。蘿芙頭上戴著全罩式安全帽,ZQ檢查不到安全帽裡的臉孔。

    比廉載著蘿芙回到位在南京的旅館裡,一走進旅館,大家都睜大眼睛看著蘿芙,在場的飛車黨成員們都看過那則新聞,而新聞裡的死刑犯現在就站在他們眼前,但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趕報警,這些人平常也都是在幹些不正當的事,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比廉把這個ZQ正在外頭大力搜捕的死刑犯帶進旅館。

    比廉把蘿芙帶進他的房間裡,跟蘿芙一起仔細看完新聞報導,了解整件事情經過。

    比廉問:「賈賽是誰?」

    「我不知道他是誰,但他竟然說藍德是我的同夥?」

    「如果不是妳的話,可能就是藍德知道這個人。妳趕快連絡藍德,我先去吃早午餐了。」比廉說完,便離開房間來到交誼廳跟大家一起吃早午餐。

    蘿芙看到外頭有那麼多台ZQ都是要來搜捕自己,她知道自己遲早都會被這些ZQ逮捕到。被逮捕到判死刑還好,但最可怕的是這些警察可能會再殺了妳之前對妳用盡許多不人道的方式逼妳供出關於殺手聯盟的事,到時候蘿芙可不知道她的口風夠不夠緊,組織會不會就這樣被她出賣。而且不管有供出還是沒供出,最後都是注定會被死刑。雖然她知道自己遲早會被判死刑,但至少她想死得有尊嚴一點。

    蘿芙摸著瀏海底下太陽穴上的烙印,手拿著殺手聯盟的徽章,回想著這個烙印的來由:從進入殺手聯盟的那一刻起,你們的靈魂就是屬於聯盟的,為聯盟而生,為聯盟而死,是你們的職責。

    「沒錯!就是這個!曾經我覺得我自己無法在這個世界上站得住腳,看不到我的未來,但那時候你們願意收我為成員,訓練我成為殺手,像是給了我希望。或許這就是我最後能夠為你們做的事!沒想到這種時候這麼快就到了。」

    蘿芙先傳一封簡訊給藍德,簡訊裡附上她目前的衛星位置,要求藍德直接來到這個位置找比廉。又提醒藍德盡量不要用任何電子設備發訊號,因為可能已經被追蹤。

    發完簡訊給藍德之後,蘿芙又寫了一封遺書,寫完遺書之後便打電話連絡殺手聯盟。

    聯盟內的接線員一接到電話便著急的問:「蘿芙!妳還好吧?我看到那則新聞了,現在上海有好多台ZQ都要來搜捕妳。」

    「嗯!我現在好得很。」蘿芙說話的語氣也跟平常一樣很平靜。

    「需不需要我們派一些殺手過去幫妳?」

    「不必了!我這次是來要求你們幫我把我的手機裡的所有資料都刪除掉。」

    「蘿芙!難道妳打算…」蘿芙不用解釋接線員就已經知道意思,這種情況之前在殺手聯盟裡也曾經發生過幾件。

    「沒錯!這是我最後能為你們做的事。」

    接線員沉默一會後回答:「好!我知道了!蘿芙,謝謝妳這些日子為殺手聯盟所付出的這一切,我們尊重妳的抉擇。安心上路吧!妳的後續我們會派人去處理。」

    「嗯!」蘿芙掛電話,心裡異常平靜,這或許已經是她最後一個通聯記錄,但不久後這支手機裡的所有資料就會被刪除,變成一個空機。

    真沒想到這種就算在日本也已經消失近兩個世紀的武士道精神,在科技爆炸的22世紀裡竟然還可以在像殺手聯盟這種地下組織中見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