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1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九章 阿爾公偏隆

    「還妳!」阿爾把剛才從蘿芙身上偷過來的槍還給原物主蘿芙。

    「這把槍是怎麼到你那邊的?」蘿芙問阿爾。

    「我是扒手,剛才我就是從妳的腰際把槍偷過來的。」

    「喔!原來是這樣啊!那你是怎麼偷的?」

    「這很簡單,當我靠近妳的時候,就可以很輕易的從妳身上偷走任何東西。我專門在主要觀光地區偷觀光客身上的錢財,在我的國家泰國有很多從國外來的觀光客,幾乎走在路上隨處都可以看到外國人,主要的觀光地區就像妳知道最有名的大皇宮,還有一些市集和購物中心也是我主要行竊的地方。」

    阿爾從年紀還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當起扒手,在曼谷各大觀光區域偷觀光客的錢財,做到現在已經十年了。平時服裝多以無袖或短袖上衣為主,在人潮擁擠的區域行竊前會先站在人潮外尋找行竊目標。鎖定目標之後第一步驟是測試,以雙手插口袋或是雙手抱胸的姿勢接近目標,接近目標時再用手臂撞擊目標身上的腰包或是側背包,這一撞可以讓他感覺出目標的腰包或側背包的厚度,以預測待會行竊時刀子劃的力道要多大才能劃開取得裡面的物品而不傷害到物品本身。這一撞也可以讓他感覺出目標的腰包或是側背包裡面的物品外型以及有沒有值錢的東西,以猜測值不值得下手行竊;第二步驟便是直接下手行竊,把瑞士刀藏在手裡,第二次接近目標時再拿出瑞士刀,直接劃開腰包或側背包取走裡面的物品,速度飛快得讓目標完全沒感覺。同時阿爾也是個劫富濟貧的義賊,有時偷竊到的物品也會拿去資助給附近有需要的貧民。

    「扒手!我記得藍德有說他以前曾經做過扒手。」

    「是啊!他是我的師弟,也是由我訓練出來的,可是他之後竟然跟我說他想收山,因為他想上高中。」

    「當時你很生氣嗎?」

    「是很生氣,但我不會表現出來,因為這是他的選擇。我們之後還是有再繼續保持連絡,常看到他對我說什麼他在上海過得很痛苦,很想趕快畢業之後回家之類的。」

    兩人正談話到一半時,藍德來了,藍德照著阿爾給他的衛星位置來到這個偏僻無人的小巷。阿爾一看到藍德過來,便直接撲向藍德緊緊抱住他。

    阿爾激動的說:「藍德,能夠再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藍德苦笑著:「你抱得未免也太大力了吧!有必要那麼激動嗎?」

    「因為他以為你已經死了。」蘿芙在一旁說著。

    阿爾放開藍德之後,蘿芙上前對阿爾說:「你可以再跟我說更多關於你的事嗎?為什麼你會當扒手?藍德又為什麼也會跟你一樣當扒手?」

    藍德對阿爾說:「跟她講吧!」

    「好吧!我從小出生在貧民窟,家境非常貧窮,當我爸還在世時他是在工地打零工賺錢為生。就在有一次我爸跟同事去應酬喝酒喝得很醉,沒辦法穩定的走路回家,他就睡在公園裡的長椅上。結果有幾個混混走了過來,放火燒了我的爸爸。」阿爾說到這裡,表情變得很痛苦,眉頭緊皺。藍德把手放在阿爾的肩膀上。

    藍德接著說下去:「那個時候阿爾才七歲,家裡就要面對這麼恐怖的事情。這些混混還在法庭上說他們以為阿爾的爸爸是流浪漢,所以就放火燒了他。」

    蘿芙很小心的問:「法官之後有怎麼判他們嗎?」

    「完全沒有,法官判他們無罪。因為這些混混的父母都是有錢有勢的地方官員,他們可以用錢解決這件事情,還說我們貧民的命不值錢。我當時年紀還很小,什麼事都沒辦法做,也沒辦法為我爸報仇。之後就在有一次我跟我媽來到市場撿回收時,讓我看到那些混混的父母也在逛市場,全身帶著金銀珠寶。於是我想報仇的念頭一起,我就偷偷鑽進人潮裡,偷走他價值上萬的手提包,那是我第一次下手行竊,當時我仗著還是小孩嬌小的身驅優勢成功的在人群裡逃跑了,而我偷來的手提包那裡面的東西也都很值錢,足夠幫我爸辦一場喪禮。回到我生長的貧民窟之後,我們貧民窟的扒手團成員都來稱讚我,他們願意收我為成員,也教導我許多偷竊的技巧。」

    「阿爾,做得很好。」蘿芙稱讚阿爾。

    「哼哼!他活該。但我們扒手要偷竊也是會看對象的:穿著樸素的我們不會偷;穿金戴銀的我們絕對會偷。」

    「你跟藍德又是怎麼認識的?」

    藍德說:「就是在有一次我心情很沮喪時,神情落魄的來到市場,阿爾走過來跟我說話,他跟我說要拿一點東西給我吃,然後就離開了。再度回來的時候,他手裡拿著一顆蘋果,還叫我快點吃下去不要讓人發現。」

    「因為是偷來的。」阿爾在一旁註明。

    「我跟阿爾就是這麼認識的,他教了我很多偷竊的技巧,我還加入他所屬的扒手團,認識一些跟我差不多的孩子。」

    「可是我做了五年之後就退出了。」藍德說到這裡,聲音變得微弱。「其實是因為我當時已經開始被我媽懷疑,我很害怕,所以我只好先收山。說什麼因為要上高中其實是騙阿爾的,我即使上高中也是一樣很窮很缺錢。」藍德用一種很內疚的眼神看著阿爾。

    藍德看著阿爾的眼神就像在對他道歉,但隨著時間流逝,阿爾早就不再生藍德的氣。

    阿爾說:「但你有找到你的人生目標,你就該去努力,你對電子方面很拿手。」

    「可是我到了上海,這個充滿有錢人的商業重鎮,我反而被大家排斥著,過得一點都不開心。我現在才知道,還是在我家鄉的朋友最好。」

    阿爾大笑看著藍德,當時這對朋友在分離時還是初中的時候,再度見面時,兩人都已長大成人。

    「那你在上海這幾天都住哪裡?」藍德問阿爾。

    「我住在我自己的拖車裡。」

    「你一路從曼谷開著拖車來到上海?」

    「對啊!我的拖車體積很小,移動很方便,你今晚要來我的拖車裡過夜嗎?」

    「好啊!蘿芙妳要一起過來嗎?」藍德轉過頭來問蘿芙。

    「不用了!謝謝!」蘿芙說完這句話便轉身離開,連一句道別的話都沒說,藍德跟阿爾看了心想:「這女的也太酷了吧!」

    目送蘿芙離開之後,阿爾對藍德說:「這女的個性真的酷到讓我嚇到,我把刀子架在她脖子上的時候,她竟然一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