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八章 復仇少年

    降落到地面後,正當蘿芙準備要離開時,有個人擋在她的面前,這人就是剛才在大樓前不斷對路人做推銷的工讀生。

    工讀生用不流利的中文開口說:「嘿!妳可以跟我過來一下嗎?」

    「你想幹嘛?」

    「跟我過來就對了。」工讀生沒對蘿芙多做解釋,直接抓起蘿芙的右手腕,帶著她走進附近一個偏僻無人的小巷。

    工讀生轉過身來對蘿芙說:「紅色挑染的少女,也就是殺了藍德的殺手,總算讓我等到了…」

    工讀生脫下鴨舌帽,露出一頭染成水藍色的中長髮,這男孩皮膚黝黑,臉上還帶著一股淡淡的淘氣笑容。

    「我叫阿爾‧公偏隆,藍德的朋友。」

    「藍德的…」蘿芙驚訝。

    「就是一個曾經被妳殺死的男孩啊!妳不記得了嗎?我知道這間公司的老闆的兒子是妳這次的目標,所以我想只要我跟著傑克,也就是我現在的老闆,就可以等到妳的出現。剛才在大門口傑克要帶妳進去大樓的時候,那時我就猜到妳是要準備進去殺了他,我本來想去阻止妳,但我想還是等一會兒再看情況,因為急性子反而會壞了大事,而且反正他也只是個討人厭的富二代,妳殺了他跟我無關,頂多只是我可能拿不到工資。」

    「嗯,然後呢?」

    「然後?然後妳就準備去死吧!我跟妳講這些是要先讓妳知道我不是來替我老闆報仇的,我是來替藍德報仇的,我是藍德的朋友。」阿爾的說話口氣開始大聲了起來。

    從阿爾眼神裡發出來的殺氣向蘿芙直直衝了過來,蘿芙已經大概猜測到這男孩接下來會做什麼,他似乎已經無法冷靜下來聽蘿芙的解釋。蘿芙只好拿槍指著這男孩強迫他冷靜,但當蘿芙要拿起放在腰際的手槍時,她感覺到她的手槍不見了。一向流暢的拔槍動作在這裡又倒了回去,蘿芙摸了摸她的腰際部位,就是摸不著她的手槍。

    蘿芙心想:「慘了!我是不是剛才忘在傑克那邊?」

    「妳是在找這個嗎?」阿爾挑釁的笑著,他拿著一把手槍在手上拋接把玩著,這把手槍正是在幾分鐘前還放在蘿芙腰際的手槍。

    蘿芙雖然是個能夠動一根手指頭就要一個人命的神槍手,但這也是要當槍有在她手上的時候,神槍手蘿芙如果少了槍就變成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少女。

    「什麼時後到你那邊的?」

    「不告訴妳。」

    阿爾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來到蘿芙背後,左手抓著蘿芙的雙臂讓她動彈不得,右手拿著瑞士刀抵著蘿芙的脖子,現在的蘿芙就像是在阿爾手中的待宰羔羊。

    「在我殺妳之前我要問妳一件事,妳把藍德的屍體藏在哪裡?妳為什麼要殺了他?」

    「我沒殺了藍德。」蘿芙冷靜的說。

    「死到臨頭別再裝算了,現場都已經有藍德的血跡,妳竟然還趕說妳沒殺了他。」

    此時蘿芙感覺到她的脖子有一陣刺痛,鮮血從刀片劃開的部位往下流,流過她的鎖骨間,把她的乳溝染成一片血紅色。

    「我只砍到靜脈,等我刀子移開,血很快就會自己停止,不會要妳的命。我只是想先讓妳痛一下,不要讓妳以為我不敢殺妳。如果我再割深一點,就會割到妳的動脈,很快的妳就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阿爾說著。

    「藍德在首爾。」

    突然蘿芙的手機鈴聲響了,兩人沉默了一會兒。阿爾竟然就這樣移開瑞士刀放開蘿芙讓她接電話,蘿芙拿起手機,來電顯示是藍德,站在蘿芙背後的阿爾也看到了。

    蘿芙拿起電話:「藍德,你現在打來正好,這裡有一個說是你的朋友的人,你來跟他講電話吧!」

    蘿芙轉過身,把手機遞給阿爾,但阿爾已經愣住了。

    「等一下,藍德還活著?」

    「我有跟你說過我沒殺他。」

    阿爾放開原本握在手中的瑞士刀,刀子應聲掉落在地上,他舉起顫抖的右手要從蘿芙手中接過手機。蘿芙看到阿爾的手抖得那麼厲害,乾脆直接抓起阿爾的右手,把手機放到他手上。

    「哈摟!」電話裡的藍德說著。

    阿爾對著電話說:「你能不能打開視訊?讓我確定你是真的藍德。」

    藍德開啟視訊,視訊裡的藍德看到阿爾非常驚訝:「阿爾!」

    「藍德!真的是你!你還活著!」阿爾看到藍德平安無事,感動到哭了出來。

    視訊裡的藍德以開玩笑的口氣說:「喂!我們這麼久沒見面,都已經長大了,不要一見到我就哭。」

    「我以為你已經死了。」阿爾哽咽的說。

    「我死了?你會這麼認為也難怪啦,因為我當初跟蘿芙串通演了一場假殺人真救人的戲碼騙過社會大眾,讓大家以為我已經死了,看來不只騙過敵人,還騙到自己的朋友。」

    「蘿芙是誰?」

    「就是現在站在你旁邊的那位少女殺手,她叫蘿芙,是台灣人。」

    「你為什麼要跟她聯合起來騙過社會大眾?」

    「這說來話長,簡單的說,就是在有一次意外中,她掉在我的車上,有保鑣目睹了這一幕,以為我跟她是同夥,我一定會被判有罪。當時她是為了要保護我,不要讓警察冤望我,把我抓走關進監牢裡,又把我判死刑。所以才會想了這個方法,讓社會大眾以為我已經死了,警察才不會過來抓我,也可以還我清白。她並不會像你想像中是個冷酷無情的殺手,她人很好,很溫柔,而且還長得很漂亮。」

    「喔…」阿爾稍微轉頭瞄一下在一旁的蘿芙,藍德在稱讚她,但蘿芙完全聽不懂,因為這兩個人正在用泰文對話。

    阿爾說:「藍德,你最近過的還好嗎?你現在在哪裡?」

    「我現在在首爾,可是在這裡過的一點都不好,工作難找,在加上我又不懂韓文。不過這裡的人是還不錯啦!比我以前在上海見到的那些人好多了。」

    「你現在可以過來上海嗎?我好想親眼見到你。」

    「現在嗎?可以啊!」

    「好!那我在這裡等你。」

    「我這就準備過去,無聊的話你可以先跟蘿芙聊天。」

    阿爾關閉視訊,把手機還給蘿芙,撕下鴨舌帽上的布料,壓著蘿芙的脖子上被他劃開的部位替她止血。

    「對於我剛才對妳所做的事情,我向妳道歉。」阿爾用柔和的說話口氣對蘿芙說著。

    「我有跟你說我沒殺了藍德,但是你就是聽不進去。」

    「對不起!我的個性總是這樣,我只是不想再失去我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不!你這種個性很好,你夠義氣,繼續保持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