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六章 機械人形

    藍德買了一台飛碟車,飛碟車是在21世紀末發明出的一種能夠漂浮在半空中輕便的交通工具,外型就像飛碟一樣呈現圓盤狀,直徑60公分,輕巧迷你好收藏。使用時把飛碟車放置於地面上,打開開關之後會先從車體裡伸出把手,站上飛碟車握住把手之後,便會開始浮離地面約25公分。

    藍德正在街道上踩著飛碟車經過時,在轉角處碰巧撞見臉頰上留著兩道淚痕的蘿芙,蘿芙趕緊擦乾眼淚不讓藍德看到她在哭的樣子。

    「妳剛剛是在哭嗎?」

    「我沒有哭啊。」

    「我明明就看到妳在哭。」

    「我說沒有就是沒有!」蘿芙激動的脹紅了臉。

    藍德被蘿芙這激動的說話口氣嚇到:「好啦!妳沒有在哭,別激動。那他有對妳怎麼樣嗎?」

    「他沒有對我怎麼樣,不關他的事,你別誤會。」

    「沒事就好,一起回去吧!」

    「你又怎麼會在這裡?」

    「我去買這台飛碟車。」

    「對了,現在幾點了?」

    藍德看一下手機:「現在…在四分鐘就要十二點了。」

    「十二點…」蘿芙一聽到十二點,整個嚇到腿軟。藍德趕緊扶住蘿芙不讓她倒下。

    「怎麼了?聽到十二點可以讓妳嚇成這樣。」

    「你知不知道我們的公寓有門禁?」

    「門禁?」

    「就是十二點啊!」

    「可是這個時候房東不是在酒店上班嗎?」

    「崔斯會關門。」

    崔斯,就是波嵐家裡的人形家事機器人崔斯,它會幫它的主人波嵐做很多事。

    「可是從這裡回到公寓大約要五分鐘,我們現在只剩三分鐘不到的時間。」

    「最好用衝的…」

    「如果沒有在十二點之前回去會怎樣,會被關在門外嗎?」

    「會被處罰。」蘿芙說著,把她的靴子轉換成直排輪開始衝刺,藍德看到蘿芙衝刺也開始把飛碟車加速跟著衝上去。

    藍德衝到蘿芙的旁邊說:「蘿芙,我看妳緊張成這樣,妳是不是曾經因為遲到而被處罰過?」

    蘿芙雙手抱頭:「不要再提了,我不想去回想。」

    沒錯,蘿芙就是曾經因為遲到而被波嵐罰蹲馬步,第一次蹲十分鐘,第二次蹲二十分鐘,第三次會被罰蹲多久蘿芙可不敢去想像。蘿芙抱怨時,波嵐還會跟她解釋說蹲馬步有助於雕塑腿部線條。只因住在這間公寓的房客幾乎是學生居多,波嵐對這些學生的規定就得嚴格一點,才不會因為學生在外出事情而被這些學生的家長罵。其實波嵐對這些沒有在門禁時間之前回到公寓的小孩處罰大多只是打掃,蘿芙遲到的那兩次是因為那段時間剛好是學生大考結束的日子,很多學生會徹夜狂歡到忘記回公寓,環境就這樣被這群學生打掃得很乾淨,波嵐不知道要怎麼處罰蘿芙才會選擇這類的體罰。但二十分鐘的馬步持續下來已經讓蘿芙的雙腿累到無法站直,還得讓崔斯抱著她回房間。說來有點可笑,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女殺手蘿芙,最害怕的人竟然就是她的房東。

    崔斯站在公寓的入口接待大廳,等著十二點一到按下遙控器關上通往公寓內走道的大門。時間就這麼來到十二點,崔斯按下遙控器關上通往走道的大門,大門緩緩的從兩邊關上。突然藍德和蘿芙在門口出現,一個踩著飛碟車一個滑著直排輪向這裡衝過來。

    蘿芙看著即將關上的大門崩潰得大叫:「不~~~」

    藍德靈活得跳下飛碟車,關上開關讓把手縮回去,再把飛碟車像飛盤一樣直立投擲出去,飛碟車準確的夾在即將關閉的兩扇大門中間。

    蘿芙身體撞在大門上:「得救了。」

    在一旁的機器人崔斯看到這種情況,手指著藍德大喊:「作弊!」

    蘿芙上前求情:「拜託你這次饒過我們吧!我們就只差這幾秒而已。」

    「不行!」

    「拜託你。」

    「不行!」

    「崔斯!」一個冷酷的說話口氣從背後傳來。

    藍德在一旁嚴肅的說著:「我命令你讓我們進去,不准告訴你的哥哥〈波嵐〉。」

    崔斯後退,做個手勢讓藍德和蘿芙進入大門。兩人進入大門之後,蘿芙對藍德說:「你是怎麼辦到的?他竟然會聽你的話。」

    「蘿芙,我想妳應該沒用過像崔斯這種的機械人形吧!」

    「嗯,我是沒用過,我只有看過而已。以前在我的殺手聯盟會長身旁的助理小姐,她就是我第一個親眼看到機械人形。」

    「像這種機械人形,它們沒有感情,更別說它們會心軟,妳對它再怎麼求情都是沒用的。我以前曾經有一個哥哥,他很照顧我,會陪我玩、會唸故事給我聽、會教我認字,幾乎可以說是我幼兒時期的褓姆。我一直很喜歡我的這個哥哥,直到我小學二年級那年,我的哥哥突然在我面前停止動作,那時我不管怎麼叫我的哥哥他都沒有反應,就像他的時間突然停止一樣。我告訴我的父母,沒想到我的父母竟然不是把哥哥送到醫院,而是把他送到機器人工廠…我當時才恍然大悟,原來我一直很喜歡的哥哥,那個從小陪我成長的哥哥,竟然是個機器人。我問媽媽‘為什麼哥哥是機器人?’媽媽跟我說‘本來想等你年紀大一點再讓你知道,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快就壞掉了。不過沒辦法,這就是一般家事機器人的壽命。’於是我的哥哥就這麼離開了。我還問媽媽‘哥哥曾經愛過我嗎?’沒想到我媽竟然很直接的回答我‘不可能,他是機器人,他不可能會對任何人有感情,是因為我們要求他照顧你他才會這麼做,不然如果我們沒有叫他照顧你他是不會對你有任何行為的。’我媽回答得很順口,可是這種真相對當時的我打擊實在有夠大,原來我的哥哥從來都沒愛過我。之後我們家就再也沒有買機器人了,因為父母都失業,我的哥哥是在我還未出生之前父母都還有工作的時候買下的。可是我想不管是哪個機器人都無法取代在我以前有的那個哥哥。」

    像藍德這種情況在這個機械人形盛產的時代是很常見的,藍德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所以妳別看崔斯外表可愛,它沒有感情,妳不用擔心它會討厭妳,當然妳也不用期待它會喜歡妳。」

    「嗯,你真好,曾經有一個專屬的機器人,我都不曾有過。」

    「一點都不好,它們的功能就只有聽命令行事,沒有別的。它們的心是銅牆鐵壁做成的,簡單的說,只要是在中文字裡有“心”字旁的字,都是它們不可能會有的行為,例如愛與恨。」

    藍德又說:「可是蘿芙,妳是人類,妳跟那些機器人不一樣,妳是有感情的,妳會愛人,妳會哭泣,妳還知道要還我人情,如果是崔斯的話它不會有這些行為。」

    蘿芙聽了藍德這麼說之後大力反駁:「不!我是個殺手。」

    殺手聯盟曾訓練殺手不可以過度流露感情,自從蘿芙進入殺手聯盟之後,她對身邊的人必須要有免疫力,現在的蘿芙不可以喜歡上任何人,她的心就像一塊結實的肌肉。但是亞瑞克斯卻是在蘿芙還未進入殺手聯盟之前就喜歡上的人,對亞瑞克斯她免疫不了。

    藍德輕拍一下蘿芙的臉頰,蘿芙疑惑:「幹嘛突然打我?」

    「會痛嗎?」

    「這麼輕,不會!」

    「那我再打大力一點。」藍德舉起手。

    蘿芙舉起雙手做防禦的姿勢:「不要,你幹嘛無緣無故賞我巴掌?」

    「哈哈哈!開玩笑的啦!」藍德笑著放下手。

    藍德說:「知道了吧!妳會痛,因為妳是肉做成的人類,不是鋼鐵做成的機器人,這就是我們跟機械人形不一樣的地方。機器人一成不變,人卻會改變。人是可以溝通的,就像我們的房東哥哥,他不會硬是對我規定繳不出房租就不能住,他很通人情。」

    「嗯,也對!」

    「但也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溝通,就像這個社會上的那些高層人士,他們看不起我們窮人的情況已經持續很久,不只看不起窮人,連在他們底下為他們工作的人也會看不起,是因為他們已經命令機器人習慣了,所以不好溝通,還會把員工當奴隸。但我們的房東是個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年輕人的話會比較好溝通。所以蘿芙,妳很幸運能夠找上這樣的房東。」

    「嗯,是啊!雖然他有點的那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