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8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五章 蘿芙與亞瑞克斯

    回公寓之後,蘿芙便對藍德說出她以前跟亞瑞克斯曾相識的經過。

    「大約是四年前,當時我十四歲,還正就讀國中。我那時是在某個政府機構底下做工讀生打零工賺錢,可是那裡的人都對我很壞,常常會排擠我刁難我,只因為我是貧民窟出生的小孩,所以他們那些高層的人都會歧視我,總是對我粗言以對。甚至還對貧民窟的工讀生規定要帶拋棄式手套工作,就是不可以直接碰觸到他們的物品。在試用期那段時間不管我再怎麼努力,他們最後還是沒理由的把我給開除。離開那裡之後我落魄的在街上走著,滿腦子都是負面的想法,就在想著我恨死這個世界,為什麼這些人不快點去死一死?正當我埋怨到一半時,我聽到街上有個人在唱歌的歌聲,那歌詞內容深深打動我的心。我朝著歌聲傳出來的方向走過去,就讓我找到當時正在街上自彈自唱的亞瑞克斯,他唱得很起勁,雖然來往的路人沒有一個會停下腳步多聽他唱歌。我走到他面前,停下來專注的看著他唱歌的樣子,當時他的外表並沒有像你現在看到的這麼亮麗,衣服很簡單,髮型也很簡單,沒有染色。他唱完歌之後,對我露出了很感激的笑容,可是…我卻止不住難過的在他面前哭了出來。當時可把他給嚇壞了,他叫我不要在他面前哭,會讓他很為難。」

    藍德插話:「當然啊!看到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女生在你面前哭出來,是男人的話都會感到很為難。」

    「然後他人很好,邀請我到他家坐下來聊天,還會請我喝飲料,他也跟我一樣是在貧民窟出生的小孩。那晚他帶我參觀他創作的房間,跟我聊關於他的創作,還會唱歌給我聽,跟他在一起的那個晚上多少撫平了我原本因為丟失工作而難過的心情。之後每到放學後我有空都會到街上他出沒的地方聽他唱歌,有時巡邏機器警察來了我也會幫他趕緊收拾東西離開。他是非法的街頭藝人,沒有考執照,他說他不想浪費父母的錢去考那張執照,執照只不過是一張書面,那張書面可有可無,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實力。在那段時間我曾經喜歡過他,但始終沒有跟他告白過。直到我後來報名加入了殺手聯盟,離開我的家鄉高雄,又被迫要丟掉手機跟之前曾經有往來過的親友斷絕關係,我就再也沒能跟他連絡了。」

    「原來妳跟那個歌手曾經有過這麼一段精彩的過去,但妳現在還是再度見到他了,這也算是妳跟他有緣份。」

    「是啊!真沒想到我再度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個成功的歌手。」

    原來善良的蘿芙以前也曾經像一般人一樣生活著,但是在這個被無情的高層人士控制的社會裡,貧民始終沒有能夠翻身的機會,甚至有時連所擁有的東西也會被強行剝奪。人民就是必須要等到親身經歷高層人士對你們的種種不公平對待,才會了解貧民窟的人民在高層人士的地方用高層人士的方式打拼是行不通的。必須要用另一種方式打拼才能夠生存,就像蘿芙現在選擇的這條非法的道路。

    到了晚上十點,亞瑞克斯在他所下塌的凱薩飯店旁的咖啡廳等待蘿芙,他命令身旁的機器人保鑣退下,為的只是不想讓這些機器人干擾他跟久未見面的老朋友相處的時間。

    終於等到蘿芙走進咖啡廳,亞瑞克斯招手示意蘿芙到他的桌位對面坐下。蘿芙在亞瑞克斯的對面坐下,亞瑞克斯用驚奇的表情看著蘿芙。

    「蘿芙!真的是妳!真沒想到我竟然可以在韓國再度見到妳。」

    「是啊!我也沒想到還能夠再見到你,而且你還記得我。」蘿芙羞澀的回答。

    「我怎麼可能會忘記一個第一次見到我就在我面前哭出來的小女孩?而且妳還是我的第一個歌迷。」亞瑞克斯說出這句話時,依然保持著他那溫柔的笑容。

    亞瑞克斯開始敘述他自己的經過:「以前我在街上唱歌的時候,我的聽眾幾乎都跟我一樣是貧民窟的小孩,他們曾經支持我,也曾經投錢給我,儘管他們的家庭經濟很困難,投的錢不多,但我很感謝他們這樣用行動支持我,當然我也很感謝妳,雖然妳沒有投錢給我,但有妳每次的支持就是給我創作的動力。他們把我推上台灣偶像的選秀節目,我跟音樂公司簽約成功出道之後也不會忘記他們當年的支持,我先是把總收入的十分之一捐給慈善機構,讓慈善機構去幫助一些有需要的人。辦了見面會之後,我的數位音樂銷售量升高,收入也增加了,我就會開始把我總收入的一半直接捐給一些貧民。我回到以前在高雄生長的那一帶貧民窟,見我們的區域管理人,他人很好,以前就是他補助我交通費讓我去參加台灣偶像的選拔。憑我現在的收入可能只能夠幫他們準備便當,或許等我以後收入多了之後,就能夠幫他們的小孩繳學費,讓貧民窟的生活品質變好。我一定會努力創作、努力唱歌,一定要讓這件事發生。我想要讓大家都聽到我的音樂。」亞瑞克斯滔滔不絕的說著,還拿出平板電腦讓蘿芙看他當時在台灣偶像選秀節目跟其他參賽選手合照的照片和在貧民窟跟貧民合照的照片,蘿芙則在對面專心的聽著。這種聊天的情景讓蘿芙彷彿回到她第一次跟亞瑞克斯見面時在他家裡聊天的情景,非常得愉快,也非常得令人懷念。

    「那妳呢?蘿芙!妳最近過得如何?妳又怎麼會在韓國?」

    被亞瑞克斯這樣一問,蘿芙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只想到絕對不能讓亞瑞克斯知道她目前的身分。

    「我…我是來首爾實習工作的,我朋友的媽媽在首爾開店,我是來幫她的。」蘿芙對亞瑞克斯撒了謊,就像她第一次見到她的房東波嵐對他撒謊一樣。

    「喔!是來做學徒的啊!那學得如何?」

    「學得…還可以。」蘿芙緊張的回答。

    「妳朋友的媽媽的那家店是在哪裡?我可以去光顧一下嗎?」

    「不了!店裡很忙,我是做內場的,你去了也絕對不會看到我。」蘿芙仍然繼續撒謊下去。

    「好吧!那我只能跟妳說加油了!記住我說的,不管別人怎麼說妳,他們看到的都只是妳的一部份,他們並不了解妳,所以妳不必因為他們說的那些話而讓自己難過。蘿芙,無論如何妳是個好女孩。」

    互相道別了之後,蘿芙獨自一人走在街上,亞瑞克斯對她稱讚的話盤旋在她的腦海裡,經過這樣一段相處,蘿芙發現自己又再度喜歡上亞瑞克斯。但是現在亞瑞克斯跟她的距離是如此的遙遠,而且如果讓亞瑞克斯知道她那恐怖的身分時,亞瑞克斯一定會討厭她。蘿芙這樣想著又開始哭了出來,她知道自己是個罪人,已經沒資格再喜歡聖人亞瑞克斯。當時在街角相遇的兩人,四年後,一人漸漸步上天堂;另一人卻漸漸步入地獄。

    「亞瑞克斯,你看到的也只是我的一部份。我不是個好女孩,我曾經殺過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