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1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十一章 波嵐‧李

    隔天,蘿芙再度回到上海繼續執行任務。她溜著直排輪沿著高樓的頂樓滑行。在接近傑克所身處的大樓時,蘿芙舉起槍準備。接著就讓她看到正在開會中的傑克,蘿芙的手指準備要扣下板機時,突然想起傑克的那位出生在貧民窟女友,如果就這樣殺了傑克,會讓他的女友失去支助,蘿芙又放棄而放下槍。

    至於在藍德這方面,他就這樣被蘿芙帶到首爾,一切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原本生活平靜又枯燥乏味的他,在事先完全沒準備的情況下要適應新生活新環境當然有點會意不過來。而且就要接近月底了,他知道如果再不找到工作就無法繳房租,但在首爾工作本來就不好找,在加上他又是個不會講韓文的外國人,要找到工作更是難上加難。這是個高齡化社會,老年人的中文能力普遍不好,如果雇主是中老年人,藍德會講英文的話會比較好找工作;會講中文是要找年輕雇主的工作會比較吃香,但高齡化社會的企業雇主很少是由年輕人擔任。

    藍德只好整天在他的房間裡用手機上網,他在公寓裡邊閒晃邊上網,他看到他的網誌裡有好多人都在留言悼念他,藍德看得頭上三條線,還看到有人留言說我要報仇。

    「報仇…沒那麼嚴重吧!」

    藍德留言回覆這人:「阿爾,你不用為我報仇……」

    正當藍德打字打到一半時,走道飄來一陣菸味,是房東波嵐正在抽菸走過來。他走向藍德時,看到藍德正在用手機上網打字,一把搶下藍德的手機。

    「你上什麼臉書啊?你現在可是個死人耶!如果你上網發文的話會讓大家知道你的死是假的。」波嵐大罵。

    「我的死本來就是假的了,幹嘛搶我手機啊?」

    「笨蛋!難道你是想真的死嗎?虧當初蘿芙還這樣救你。」

    「蘿芙…」說到蘿芙,藍德停下來,不再回嘴。

    藍德無力的說:「就是因為遇到蘿芙,我現在才會變成這個樣子。我原本也是要上學,有打工。但她突然把我帶到這裡,我什麼都還沒準備好。這幾天我不但沒上網跟朋友聊天,而且又快到月底了,我一直找不到工作,根本就沒辦法繳房租給你。」

    波嵐聽了,拍著藍德的肩膀,柔和的回他:「沒關係,這裡讓你住,你再繼續找工作,房租就到下個月在連帶一起繳,我也會幫你找工作的。」

    藍德聽到波嵐對他這麼說,感動的說:「你真是個好房東,果然就像蘿芙說的一樣。」

    波嵐聽了心裡很爽:「是喔!她是怎麼說我的?」

    「她說你人很好。」

    「就這樣?」

    「對!」

    「好吧!那我們先進我的房裡聊,現在都已經是晚餐時間了,你肚子應該也餓了吧。」

    於是波嵐就帶著藍德走進他的房間裡,波嵐位在一樓的房間坪數很大,是這棟公寓其他房間的兩倍大(因為他是房東),還有寬敞的客廳可以放沙發椅。波嵐的家事機器人負責把晚餐整齊的排在餐桌上。波嵐的家事機器人是個外表看起來年齡跟藍德差不多的男孩,這種家事機器人有著跟人類一樣的外表,能夠幫忙做很多家事。家事機器人不只可以當傭人,還可以設定成是家庭的成員之一。在這個少子化的時代,家事機器人可以是家裡小孩的兄弟姊妹,他們具有人工智慧,像人一樣會思考、會學習新事物。若想要家事機器人當你的弟弟,只要讓它在對你的稱呼上設定成哥哥,他就會叫你一聲哥哥。最初對買主的稱呼設定都是叫主人。

    「崔斯!這位是藍德。」波嵐對他的家事機器人介紹藍德。

    「藍德。」家事機器人崔斯看著藍德,叫著他的名字。他正在記錄藍德的長相和稱呼。

    「嗯!你好啊!」藍德也看著崔斯。

    「崔斯!取那麼可愛的名字。」藍德心想。

    雙方認識完彼此之後,便開始吃晚餐,崔斯站在波嵐的斜後方。這種家事機器人不像人一樣會吃喝拉撒睡,只要充電就好,電力就是它們的食物。

    波嵐開始說起他的故事:「我的家曾經是很美滿的,爸爸是板模工人,媽媽是餐廳服務生,雖然家裡經濟不算富裕,但很美滿,爸爸跟媽媽一直都相愛著。直到我國中的時候,我爸因為一次工作的意外而喪命。那時候我們家裡就失去了一個成員,只剩下我跟我媽。到了我高中的時候,那時正是各大餐飲業的服務生都開始被機器人取代的時候,我媽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失業的。我們的家境原本就很清寒,可是我媽又失業,當時的我不想因為學費給我媽太大的負擔,所以我就開始去找工作自己賺學費。我就找到了餐廳結帳人員的工作,然後進去工作了之後就因為我清秀的外表吸引很多女客人,很多客人都選擇靠近結帳台的座位就是為了要接近我。可是接著我媽得了絕症,就在有一次我工作到一半時接到一位房客打來的電話,那時我只能找廚房的一個工作人員臨時代替我的位置。之後我總是三不五時就請假,都是為了要去醫院照顧我那躺在病床上的媽媽,而我的老闆就是因為我總是三不五時請假的原故就乾脆把我開除掉。」波嵐說到這裡,嘆了一個長長的氣,又繼續說下去。

    「然後我媽就陷入昏迷,一直都不醒來,醫生說我媽的病能夠治好的機率很低,再加上我家那時所剩的錢也不夠能讓醫生把我媽的病治好,醫生只好叫我簽下同意安樂死的切結書,我只好簽了。」波嵐說到這,眉頭緊皺沉默了一會。

    「房東!」藍德叫他一聲。

    「嗯!我還好!然後就是啊…那個老頭發現我走了之後,餐廳裡的客人也少了很多,因為店裡有不少女客人都是冒著我的名而來的,我走了之後她們少了光顧這間店的理由就不來了,到這種時候那老頭才知道我的重要,還敢厚臉皮打電話要我回去繼續為他賺錢,還說什麼會給我雙倍的薪水,我就跟他說‘就算你把我的時薪調高到一萬韓元,老子我也不爽回去幹!’然後就狠狠的掛掉他的電話,能夠這樣回嗆他真的好爽。」波嵐開始有一絲笑意,藍德看到波嵐笑也跟著笑了。

    「就是因為這樣子,我很討厭那種只會看錢不會看人情的人,所以我絕對不會成為那種人。」

    「這就是為什麼你可以讓我繼續住下來,而不會對我死命催繳房租的原因。」

    「是啊!」

    「你真是個好房東,還會請我吃飯,不像我以前的那個房東,只有在要收租的時候才會出現。」

    波嵐又繼續說:「然後啊…工作真的好難找,我面試了好多家都碰壁,就在有一次我看到有個在應徵酒店男公關的工作邀請我去面試,我就化妝去面試,面試官看到我清秀的外表之後馬上就雇用我。」

    「你就是這樣當上男公關的啊!」

    「是啊!套句蘿芙曾經說過的話,不管你做的是什麼工作,只要是能夠賺錢、養家餬口的工作,都是好工作。」

    「我聽你這樣講,你說你不會對我催繳房租,可是如果你遇到惡房客,一直故意拖延不給你繳房租。」

    「惡房客我當然不會輕易放過。」

    「可是你又知道誰是惡房客嗎?表面上騙你說下個月就會繳房租,但卻故意拖延不繳,到最後還無預警的偷偷搬離。」

    「我做男公關那麼久,也對客人說謊很久了,對方是不是在說謊,我第一眼就能夠看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