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70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九章 少女殺手的歷程

    這群人向旅館辦理好退房之後,便開始上路前往下一個地點。一路上,他們會將所經過的高速公路收費機給砸毀,甚至也會砸毀一些收費停車場的收費機,砸毀之後再拿走裡面的銅板。在這過程當中,不只比廉想親近蘿芙,其他人也都想親近她,他們想跟蘿芙眼對眼相望。像蘿芙這種幾近絕版的單鳳眼美人,老外們都想一親芳澤,不分男女。他們還會教蘿芙怎麼砸收費機,但蘿芙不需要用工具砸,只要用她的手槍開一槍,整台收費機就會報廢。她的槍法快狠準,讓這群飛車黨青年對她刮目相看。

    到了清晨,比廉照約定載著蘿芙來到磁浮列車站。蘿芙在要離去之前,她把一張卡片交給比廉,比廉還沒問清楚這張卡片的用途,蘿芙就離開前去趕搭列車。

    蘿芙搭上通往新疆的磁浮列車,在列車上,她用手機看新聞。她看到新聞在報導她剛剛跟那群飛車黨成員砸收費機的新聞,被訪問的民眾都說過路不用付錢了,停車也不用付錢了,而政府官員簡直是氣急敗壞,說要公佈監視攝影機畫面來抓這群砸收費機的混混。蘿芙看到這裡不禁開始偷笑,她拿起比廉給她的餅乾開始悠哉吃了起來。

    列車到達新疆烏魯木齊市之後,蘿芙轉搭高速火車前往位在新疆邊境接近哈薩克某個市區的殺手聯盟接待處。來到接待處時,已經是下午了。

    蘿芙走下接待處的地下室,搭上迷你地下飛船順著軌道往地下深處前進。

    來到殺手聯盟亞洲分部廣大的地下秘密基地,這裡就像是個未來感十足的地下迷宮,處處充滿機關。蘿芙先把她的手套拿到武器研發部維修,接著走到會長辦公室要親自跟會長談談她這次的目標。進到寬敞的會長辦公室,會長就坐在中間。

    會長問:「怎麼?對妳這次的任務有什麼疑問嗎?」

    「傑克是個好人,為什麼會有人要殺他呢?」

    「看來妳也遇到這狀況了,這是每個新生殺手都會經歷到的一部份。你可能會在無意間看到你的目標很慈悲的一面,但那只是個案,我們這個組織為什麼會派殺手去殺人主要是看比較廣大的一面。看看我們前幾次派給妳的暗殺任務,第一次是去殺中東某個國家的立法院院長,主要是因為這個國家的立法院將要通過判同性戀者為死刑的法律,妳聽了一定很難相信吧!都什麼時代了同性戀竟然還有罪?所以妳知道當妳在這條法律通過的前一天殺了立法院院長,妳救了這國家多少個同性戀者?」

    接著會長又說:「然後妳的第二次是去殺在中國大陸的某位貪官,他曾經向很多民營企業索賄,每次當這些曾被他索賄過的企業要檢舉這位貪官時,貪官卻用他的權力把這件事壓下,讓這些企業求救無門。妳殺了這位貪官之後,才得以讓他的索賄醜聞公諸於世,不然的話這些可憐的企業不知道會再被這位貪官折磨多久?」

    「對!像這種貪官有很多,才殺一個怎麼夠?」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是個組織,而不是個人。妳就照吩咐給妳的行動就對了,其他的我會安排。」

    「嗯,還有我的第三次暗殺任務,是要殺一個專門人口走私的人蛇集團首腦。」

    「對!我們聯盟在辦事是不分黑白的,只要是會對人民產生威脅的我們都會處理,所以妳這一次的目標也不例外。」

    「那你能跟我說一下傑克是怎麼樣危害人民的嗎?」

    「飛力集團董事長將要退休,他將要把他的職位交由他的長子傑克接管。」

    「這些我都知道了,直接切入重點講。」

    「好吧!他的長子傑克繼位之後,要開始進行大裁員,縮小公司的規模。但是他不知道他自己這麼做將會害多少人沒飯碗?尤其是那種一家三口的收入全靠他們的一家之主在那邊工作的收入撐起的員工,他這樣做會害這些員工的家庭失去經濟上的支柱。還有,他的爸爸好不容易把這間公司做大,而他竟然想要縮小!」

    「聽你這麼一說,委託人是這間公司裡的員工嗎?」

    「對!是很多員工集資懸賞他。所以妳懂了吧!如果妳殺了他,妳可以拯救多少家庭的經濟支柱?自己好好考慮吧!」

    蘿芙走出會長辦公室,腦中開始回想她第一次在中東的任務,這是她從殺手聯盟畢業之後第一個接到的任務,當時她帶著又興奮又害怕的心情來到中東。來到中東之後她並沒有訂旅館,只包了一輛計程車,可能是因為第一次出任務很緊張,想趕快辦完就走人,所以才不住旅館,在出發之前就做了足夠的準備。

    這國家很落後,盡是一些矮房,蘿芙就躲在一棟矮房的屋頂上從遠處射殺立法院院長,完成射擊之後再以最快的速度拆卸槍枝逃離現場,迅速趕搭計程車來到機場,在離開之前,蘿芙的計程車司機給她看他的手機桌面,是計程車司機跟一位男人的親密照,司機說這是他的男朋友,甚至還跟蘿芙道謝。

    蘿芙又回想她的第二次暗殺任務,這可以說是她目前以來計畫最縝密的任務。第二次出任務了,比較知道要怎麼做。她偽裝成一個外表看起來很成熟的OL熟女,進入目標貪官工作的機構。在這個機構工作的公務人員人數很多,幾乎都互相不熟識,蘿芙很順利的混進目標貪官的辦公室。一進辦公室發現裡面沒人,蘿芙只好先躲在辦公室裡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等貪官回來。

    過了20分鐘後,貪官回來了,他把辦公室的門鎖上後,走到保險櫃前打開保險櫃,這個保險櫃使用的是指紋辨識系統,裡面空間很大,大到可以讓幾個小孩子擠進去玩,貪官從保險櫃裡拿出一大袋牛皮紙袋。正當貪官在仔細數紙袋裡的紙鈔時,蘿芙起身,舉起槍悄悄走近貪官,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聲音很清脆,但貪官在專心的數鈔,完全沒查覺到辦公室裡還有其他人。蘿芙就這樣走到貪官的背後,當貪官查覺到後面有人時,轉過頭來他的額頭剛好正對槍管,蘿芙就這樣順手扣下板機。槍響的回音在辦公室裡繚繞,但這間辦公室隔音設備非常良好,所以外面完全聽不到。

    蘿芙順勢將屍體推進保險櫃裡,再複製他的指紋,鎖上保險櫃,之後再從窗戶離開。她用手套上的攀岩繩降落到地面,再躲進小巷裡脫掉她的全罩式仿真人面具,露出她那年輕貌美的臉龐;也脫掉她身上的連身長裙,露出她穿在裡面的一身黑勁裝,脫掉難走的高跟鞋換上她的輪靴之後便離開。

    這也是她目前以來辦過最完美的任務,當大家感覺到貪官失蹤時,已經是一個星期後的事,又過了三天之後,警方通知保險櫃的製作公司打開保險櫃時才找到貪官的屍體。就算警方調回監視攝影機畫面尋找可疑兇手,當時的蘿芙是全身偽裝,大家也想不到這位看起來很成熟的OL熟女竟是由一個年齡20不到的年輕少女妝扮而成。

    而她的第三次任務,就是要殺一個人口走私集團的首腦,這個任務很簡單,蘿芙完全沒有計劃。她溜著直排輪來到港口,見到照片中的目標,迅速來到他的前面,開一槍就把他幹掉。當時蘿芙的身後有很多被這位人蛇集團首腦偷渡來的人們在發抖,還一邊拜託蘿芙不要殺他們,但這些人跟蘿芙無關,她只負責殺這個首腦,蘿芙完全沒有轉頭看他們一眼就直接走人。可能是第三次殺人,她已經開始覺得沒什麼了。

    也就是因為第二次任務跟第三次任務都是在上海,又讓機器警察在命案現場找到同樣的犯案子彈,這種子彈是市面上見不到的特殊子彈,機器警察便開始邏輯出可能是同一人所為。港口的受害者們對這次事件的說法都很保守,因為蘿芙可是他們的救命恩人,他們只大約形容殺手的外貌:「身形高挑,一頭烏黑長髮,頭上有兩邊紅色挑染,我們只看到她的背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