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六章 比廉藍伯特

    蘿芙坐在一棟老房屋頂上沉思著,心想傑克是個有愛心的人,為什麼會有人想殺他呢?傑克的女朋友跟她一樣是貧民窟出生的孩子,傑克一定有幫助這女孩很多,如果就這樣殺了傑克,就會讓那女孩失去一個支柱。更讓蘿芙驚訝的是,他竟然僱用人類來當保鑣,現在這個時代已經沒有人會再雇用人類來當保鑣,幾乎都直接買台機器人保鑣。

    通常殺手聯盟的殺手們都是接到指令就立刻行動,會長從不會對殺手透露委託人的殺人動機,更不會讓殺手跟委託人見面,是為了保護委託人的自身安全,就是怕殺手在出任務的過程中會對目標透露委託人的資料,委託人通常是平民老百姓,目標通常是會對人民產生威脅的高官,但傑克有對人民產生什麼威脅嗎?蘿芙已經第四次出任務,這是她第一次對目標產生遲疑。

    蘿芙爬下屋頂,準備要離開時,突然有一輛重型機車騎過來擋住她的去路,機車騎士脫下安全帽,對蘿芙說:「嘿!還記得我嗎?」

    比廉在想昨天才剛發生的事,她應該還有印象。但儘管只是昨天的事,蘿芙當時受到很大的驚嚇,甚至還差點喪命,印象深刻的只有那個恐怖的回憶,其他的都沒印象了。蘿芙沉默了一會,最後還是問:「你是誰?」

    「她不記得我了。」比廉苦笑的想著。

    比廉停穩機車,從機車上下來,慢慢的跟蘿芙說昨天的情形。

    「妳知道當時,我正在搶那個凱子的時候,妳走了過來,跟我說妳要殺了他,我就是當時的那位。」

    「喔!我想起來了。」

    「想起來了吧!」

    「我叫比廉‧藍伯特。」比廉伸出手。

    「蘿芙‧林。」蘿芙跟比廉握手。

    「怎麼拼?」比廉拿出他的智慧型手機,準備加好友。

    「RUFF LIN」

    「好,我加了,去確認一下吧!」

    但蘿芙沒有拿出手機,她完全沒有要確認好友請求的動作,只是一直看著比廉。這傢伙到底想幹麻?他想把我抓到派出所嗎?應該不可能,如果他這麼做,他自己也會被逮捕,因為他昨天可是犯了搶劫罪,這傢伙也是半斤八兩。

    比廉說:「看妳右胸口上的徽章,妳是殺手聯盟的成員吧!」

    「嗯!我是。」

    「我是飛車黨的成員,從美國過來。」

    「妳可別以為我加入飛車黨就是壞孩子喔!之前,我也曾經是個好孩子…不,我ㄧ直都是個好孩子。爸爸原本開冰淇淋車維生,雖然我們的家境不是很富裕,但我們的家庭關係很美滿。直到我16歲那年,那些政府方的機器人把我爸打成植物人,我們的家庭完全變了。我媽為我爸花了好多的醫藥費,同時我也要代替我爸開冰淇淋車維生,為了要替我爸報仇,我才會加入飛車黨。」

    蘿芙聽了比廉講這些話,感到非常難以置信,很想回他一句:「我聽你在編肥皂劇。」但又怕比廉說的都是真的,會讓他受傷。

    「你們為什麼會被政府方的機器人打?」

    「這也是等我爸變成植物人之後,我媽才把這一切告訴我。我們鎮上的土地早就被一個富翁私自以高價買下,他要利用我們的土地做一些商業用途,但這是我們的土地,我們就只剩下這塊地,如果這塊土地就這樣被那人開挖利用,我們就要流落街頭。那人告訴政府之後,政府方常常三不五時派機器人來驅趕我們,但我們絕對不能走,我們要誓死捍衛我們的土地。」

    「所以你會才加入飛車黨?」

    「是啊!以前我們鎮上的飛車黨只是一群無所事事的混混,喜歡飆車砸店。但現在鎮上發生了這件事,他們便把力氣發洩在那些要來驅趕我們的機器人身上,獲得鎮上居民的支持。所以現在在我們的鎮上,家裡有小孩被飛車黨看上而吸收為成員,比家裡有小孩考上公務人員還要來得驕傲。因為飛車黨至少會保護鎮民免受那些高層人士的迫害,但那些高層人士只會ㄧ味地利用公權力命令機器人奪走我們的財產。所以我媽現在很為我感到驕傲,她很希望我爸也能夠看到,只可惜我加入飛車黨已經是我爸變成植物人之後的事了。」

    「所以現在飛車黨反而變成正義使者?」

    「是啊!我們不只會團結起來對付那些機器人,有時還會出去搶劫,搶的主要都是一些穿戴得很囂張的有錢人,看到這種的就討厭。不過妳放心,像妳這種平民我們絕對不會搶。」

    比廉拿出一個看起來很貴重的名牌皮包。

    「妳看,我剛剛就搶到了。現在社會貧窮人口越來越多,得到的補助卻越來越少。那些錢都到哪去了?都到政府官員手裡了。這些高層真是腦殘,該補助的不補助,卻去補助那些原本就很有錢的人。那些有錢人拿到這些錢只會再去買更多的名車、名錶、名牌包,但如果把這些錢給真正有需要的人呢?可以讓他們吃飽、讓小孩繳學費、還可以讓他們買衣服。所以我們搶到的錢幾乎都不是自己用,都是給鎮上一些有需要的人。」

    「妳有興趣嗎?想加入飛車黨成為我的同夥嗎?我看妳本質還不錯。」

    「不用了。」

    「嘿!你很漂亮耶!嫁給我吧!」比廉注視著蘿芙的雙眼。

    「嫁給你?開什麼玩笑!」蘿芙完全不當一回事,她以為比廉是在開玩笑,甚至連一句再見也不說便直接走人。

    比廉攤手,一副很無奈的說:「小女孩,妳還在癡癡等待真命天子的出現嗎?我告訴妳,如果這世上真的有所謂的命中注定,那為什麼現在單身人口會那麼多?」

    回到位在韓國首爾的住處後,蘿芙對藍德說出今天發生的事,今天遇到一個很奇怪的外國人。

    「他長的帥嗎?」藍德問。

    「很帥啊!怎麼?你有興趣啊?」蘿芙臉紅的說著。

    「沒有,好奇嘛!」

    「不過我真的很不敢相信他所說的話,好像在編肥皂劇。」

    「他並沒有在編肥皂劇喔,他說的都是真的。」

    藍德用手機找出許多相關報導,他把這些新聞遞給蘿芙看,原來比廉說的都是真的。這件發生在美國加州貧民區富翁與當地住戶之間的土地爭奪事件已經鬧了將近二十年之久,當時一度轟動了整個新聞媒體和社會大眾,當地住戶與政府官員派出的機器人打的非常激烈,甚至還動用催淚彈和噴火槍。當時有一名男子還被打到變成植物人,這人應該就是比廉的父親。雖然這只是許多類似新聞的一小部分,但卻是讓一個原本很平靜的社區整個變樣。

    蘿芙拿出她的智慧型手機,看到比廉的交友請求,按下接受。

    「她接受我了!」比廉收到訊息,在旅館裡興奮的叫著。

    「誰?」他的同伴們異口同聲問道。

    「我今天認識的一個辣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