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1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四章 殺手的藏匿處

    接著藍德跟著這女孩來到山東榮成灣的跨海磁浮列車站,搭上通往韓國仁川的跨海磁浮列車。

    在車廂裡,藍德自我介紹。

    「我叫藍德‧宋,妳呢?」藍德對女孩伸出手。

    「蘿芙‧林。」女孩一直看著窗外,不轉過頭來面對藍德,說話音量也很小聲,不過還是藍德可以聽得到的音量。

    藍德伸手握住女孩的右手,女孩被藍德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

    「請多指教。」藍德微笑著。

    「喔!」蘿芙害羞的回應。

    「妳的口音聽起來好像不是當地人。」

    「我是台灣人。」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是泰國人。」

    蘿芙轉過頭來面對著藍德,驚奇的問:「泰國人?你看起來不太像耶!」

    藍德回答:「因為我爸是泰國華人,我媽是香港人。」

    藍德問:「爲什麼我們要去韓國?」

    蘿芙說:「那是我目前的藏匿地,外界都以為我的藏匿地是在中國上海,是因為我最近出任務的地點都在上海,其實我真正的藏匿地是在韓國首爾。你現在已經死了,應該最快今晚就會有新聞。」

    列車抵達韓國仁川之後,藍德跟著蘿芙搭上通往電子城市首爾的磁浮列車,回到蘿芙居住的公寓時,已經是傍晚的時候。蘿芙居住的這棟公寓很小,價錢低廉,房間面積也很小,沒有漂亮的裝潢,但該有的傢俱和設備是應有盡有,可說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接近大學區,很適合在外留學的學生居住。

    從公寓一樓的一個房間裡走出一位正在抽菸的年輕男人,年齡二十出頭,體型高瘦,臉上沒有化妝,五官看起來相當清秀,留著一頭深紅色短髮。

    這男人一開口就是用一種很不爽的口氣問蘿芙:「他是誰?」

    「朋友。」蘿芙回答他的口氣非常淡定。

    「妳竟然帶一個男人回來!」這男人卻開始大聲罵了起來。

    「我要帶誰回來都跟你無關。」但蘿芙現在只覺得很累,懶得跟這男人多做解釋,她帶著藍德走向位在公寓正中央的透明電梯。

    在向上移動的電梯裡,藍德疑問:「他是妳的…」

    「房東!」蘿芙不等藍德說完便直接打斷他的話。

    「房東!別想太多,只是房東。」蘿芙正重的說清楚。

    「喔…」

    「你別看他這樣,其實他人很好的。只是有時管我管的太嚴格反而會讓我覺得很煩。」

    「喔!了解。我現在想洗澡,可是我沒帶衣服來換。」

    「我去跟房東借,他應該能借你幾件衣服。」

    蘿芙先帶著藍德到她在九樓的房間外等著,又走回一樓來到剛剛那位年輕人的住房前。蘿芙敲了幾下房門,年輕人在房間裡聽到便按下開啟房門的按鈕,房門自動往牆壁裡收進去。

    蘿芙問:「你可以借我幾件衣服嗎?」

    這年輕人依然是不爽的口氣:「你借我的衣服要幹麻?還有,剛剛那個男的到底是誰?」

    蘿芙回答:「等一下我會跟你說清楚,你可以先借我衣服嗎?」

    「進來挑吧!」這年輕人答應了。

    這年輕人名字叫波嵐,二十三歲,職業是酒店牛郎,所以他衣櫃裡的衣服都很時尚。在他十九歲之前雙親先後因故離他而去,只留下他一個孤兒和這棟外型簡陋的公寓為遺產,之後為了維生而當上酒店牛郎。對待身為房客的蘿芙宛如對待自己的妹妹,就算蘿芙繳不出房租也不會催繳,頂多是讓她繼續賒帳,相當通人情。對蘿芙很了解,能夠一眼就看穿蘿芙的心裡,就算知道蘿芙是殺手,還是讓她繼續住下來,因為蘿芙也有類似的過去。蘿芙在戶口資料裡已經與她在台灣的家人斷絕關係,是爲了不要把家人牽扯進去,但她每次殺人得到的酬勞還是會分一部份給家人。

    蘿芙拿了幾件波嵐的衣服之後又走回她的房間門前跟藍德會合。蘿芙拿出她的手機往房門掃描一下,房門便自動往牆壁裡收進去。接著腳一踏進房間裡,天花板上的燈便自動開啟,照亮整個房間。蘿芙讓藍德進去她房間裡的浴室洗澡。

    正當藍德在洗澡的時候,蘿芙回到波嵐的房間,把今天早上所經歷的事一五一十告訴波嵐,包括她任務失敗掉下樓被藍德所救,也包括她演戲假裝殺了藍德的事,完完整整得說出來。

    「我知道了!不過他得另外住一個房間,他不能跟妳住同一個房間。」

    「你在擔心什麼?我又不會跟他發生什麼關係。」

    「不然的話就不要住。」

    他是在強迫藍德,利用身為房東的權威。所以他到底是要保護蘿芙,還是想要A更多的房租?

    晚上,蘿芙跟藍德在房間裡看電視新聞的時候,他們的新聞真的播出了,還登上國際社會頭條。標題寫著泰國留學生客死異鄉,內容的說法是當這名泰國留學生在打工開車送貨時,意外接到從天而降一個不久前正要殺了富商之子傑克的殺手,這名殺手因為怕這位泰國留學生會把她帶到警局,便殺了這名泰國留學生滅口。記者還特別形容這是個天外飛來的殺身之禍。而今天早上的那兩名保鑣也出面說明當時的情況,兩名保鏢在採訪時還說他們以為在駕駛這部車的人是殺手的同夥,他們記了車牌號碼。機器警察比對現場血液DNA確定是泰國留學生藍德的血液,照現場的血跡來看,殺手把藍德的屍體拖走了。兩名保鑣提供了他們的LCD墨鏡拍下的殺手正面,還說如果當時有抓到這名殺手,悲劇就不會發生。

    新聞記者播報的內容跟蘿芙演出的內容不媒而合,但下一則新聞轉到藍德的家屬時,原來藍德是個獨生子,他的那對華人父母非常疼愛他,甚至還努力節省開銷為了讓自己心愛的孩子上大學,如今卻是白髮人送黑髮人。藍德看著電視新聞裡父母哭喊自己的名字,看到母親為了他的死哭斷腸的樣子,自己也開始傷心了起來。在一旁的蘿芙看到這種場景也開始覺得難過。

    蘿芙悄悄離開她的房間,來到波嵐的房間門前。

    波嵐打開房門,便問:「又怎麼了?」

    蘿芙小聲略帶顫抖的說:「我殺了他…我殺了他…我殺了他……」

    波嵐看到蘿芙這個樣子,便攬著她的背,帶她進來房間裡坐。

    「從另一方面來看,至少妳有救了他,就像妳說的。」波嵐說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