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8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番外篇(下)

    其實在冷戰的這幾天,波嵐也很希望能夠跟他目前這唯一的房客蘿芙結束這樣對立的關係。每次上教會時也會跟神父提出這個問題,他還會懂得要為這件事禱告,還記得他們最後一次的對話竟然是個很凝重的氣氛。

    在一個炎熱的夏天深夜,這天波嵐不用到酒店上班,他在路上開車兜風,突然看到在路邊散步的蘿芙。

    他把車停靠在路邊,打開車窗叫一下蘿芙。

    「這麼晚了,妳還在幹嘛?」

    都被房東在路邊逮個正著,蘿芙也只得面對他:「我正要回公寓。」

    「妳吃晚餐了嗎?我要去吃消夜,要不要一起過來?」

    蘿芙感到不知所措,她一心只想離這個可怕的男人遠一點,但她的肚子卻很不配合的在喊餓,不知道有沒有被波嵐聽到,蘿芙只好答應。

    「上車吧!」

    波嵐打開剪刀式上掀車門,蘿芙爬上車坐穩了之後,波嵐關上車門。車子飄浮在路面上行駛,這種用電力發電的飄浮車裡面空氣品質很好,不會像傳統的汽車有著很重的汽油味,也不會排放出廢氣,飄浮在半空中行駛不會被凹凸不平的路面影響。這是蘿芙第一次坐上飄浮車,她朝車窗外看著飛掠而過的街景。

    來到一間購物中心,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不夜城首爾鬧區的午夜依然燈火通明。

    波嵐在停車場停好車子之後,便帶著蘿芙來到了購物中心裡的一間餐廳。兩人在餐桌上面對面坐著,蘿芙低頭攪拌在她面前的石鍋拌飯,吃飯的速度很慢,心中若有所思的樣子,波嵐則是坐在她對面一邊吃飯一邊看著她。這間餐廳裡的其他桌位不是情侶倆依偎在一起,就是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聊天,就屬他們這一桌氣氛最怪。但在這些人當中,或許有幾個人是像崔斯這樣的人型機器人混雜在人群裡也不知道。

    「怎麼?妳吃不下嗎?」波嵐直接開口對蘿芙說話。

    「啊!不是!」蘿芙回答,依然低著頭。

    「不然妳怎麼吃那麼慢?」

    「你再給我幾分鐘,我就要吃完了。」

    於是兩人又再度陷入沉默,蘿芙繼續低頭吃飯,波嵐則拿出手機開始上網。終於,他已經受不了目前這種僵局。

    波嵐直接切入重點問蘿芙:「妳為什麼不肯抬頭看著我?抬起頭來!看著我的臉!」

    被波嵐這樣一說,蘿芙才肯抬起頭正視著波嵐,她小聲的開口說:「房東哥哥,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什麼?」

    蘿芙又再度低下頭,忍不住開始暗自啜泣。

    看到蘿芙哭,波嵐開始慌張了起來:「我哪有討厭妳啊?」

    「你沒有討厭我嗎?」

    「從來都沒有!妳怎麼會這麼想?」

    「因為你跟我講話的口氣就是一副很討厭我的樣子。」

    「我講話本來就一直都是這個樣子了,對其他房客講話也是這個樣子。如果我是真的很討厭妳,我早就把妳給趕出去了,還會讓妳繼續留在我這裡嗎?」

    「你就是曾經有把我趕出去過。」

    「那是曾經,我現在不會了,好嗎?」

    蘿芙停止啜泣:「真的?」

    「真的!妳就不要再哭了。」

    蘿芙擦乾眼淚,抬起頭正視著波嵐,波嵐伸手撫摸蘿芙的頭,兩人之間一直以來對立的僵局總算化解了。

    波嵐有點驚訝,這個殺手跟他想像中的殺手完全不一樣,一般人刻板印想中的殺手都是冷血無情的,但這個殺手竟然會哭泣,是那麼的有感情。

    蘿芙又再繼續吃飯,吃飯速度還是一樣龜速。

    波嵐說:「妳是吃不下嗎?我幫妳吃啦!」

    波嵐身手要拿蘿芙的石鍋拌飯,但蘿芙卻突然緊抓著她的石鍋拌飯不放,兩人就這樣開始拔河。波嵐越是想要接過石鍋拌飯,蘿芙就抓得越緊,臉也越來越紅。

    石鍋拌飯在韓國是情侶會點的餐,在開動之前,男方會先幫女方攪石鍋拌飯。如果女方吃不完,男方就必須要幫女方吃完以表示對女方的愛,這是石鍋拌飯在韓國的傳統象徵。但在這國際化的時代,韓國人自己已經不再注重這種象徵。蘿芙這個外國人可能就是還在乎這種象徵,所以才一直不趕放手讓波嵐幫她吃完。

    波嵐說:「蘿芙,妳放手!費用是我出的。」

    波嵐這樣一說,蘿芙才肯乖乖的放手,讓波嵐幫她吃完剩下的拌飯。

    飯後,兩人在這間購物中心裡散步,突然蘿芙抓住波嵐的袖子,指著走道旁的一台夾娃娃機。

    「好可愛!」蘿芙指著夾娃娃機說道。

    蘿芙投下銅板,開始夾娃娃,但沒夾到。又投了第二個銅板,依然沒夾到。她就這樣連續投了很多次銅板,投到她身上已經沒零錢,還是沒有夾到任何一隻。

    正當蘿芙要放棄離開的時候,波嵐走上前投下銅板,他輕鬆的操縱手臂,夾到了剛才蘿芙一直想要抓的那一隻娃娃,爪子放開,娃娃順利的掉進洞裡。

    波嵐蹲下身拿出娃娃,把娃娃遞給蘿芙。

    蘿芙驚奇的說:「給我的。」

    波嵐點頭。

    兩人邊走邊聊著。

    「你好厲害喔!」

    「因為我有在練。」

    「你常玩這個?」

    「每次有女客人要把我帶出場,大多數都會要我陪逛街,也會順便玩這個,我就是這樣練成的。」

    「你是做牛郎的?」

    「對啊!」

    「那工作就是要陪客人嗎?」

    「對!在酒店裡服侍客人,陪客人聊天喝酒,想辦法讓客人開心,有時也會有客人要求帶出場,帶出場的話就等於是要當她們的合約男友。」

    「當別人的男朋友也可以算是工作?」

    「對!所以妳現在可以說是在免費帶一個男公關出場。」

    蘿芙突然冷淡的說:「你還是房東阿!」

    「差別只在於我不用想辦法讓妳開心,妳不是我的客人,妳只是我的房客。在酒店面對女客人我是低著頭,但面對妳我可以抬起頭,很輕鬆的陪妳。」

    波嵐走到一台桌上曲棍球遊戲機前,要求蘿芙陪他玩一場。他不等蘿芙的回應便直接投下銅板,蘿芙也只能被迫站到波嵐的對面跟他打一局。

    蘿芙完全沒玩過桌上曲棍球遊戲機,對上波嵐這種有練過的人,每次都是七比零的成績,波嵐大勝蘿芙。

    蘿芙抱怨:「我根本就沒玩過這個。」

    「我還以為妳會很厲害,結果卻不是。」

    「玩那個的話我一定贏你。」蘿芙指著旁邊的射擊遊戲機。

    「如果妳還有銅板妳就去投啊,我陪妳玩。」

    「可是我沒銅板了。」

    「那就不用了,我們走吧!」

    兩人離開遊藝場,接著波嵐又帶著蘿芙來到夜店,在夜店裡波嵐跟一位客人比酒量,他喝完了一整瓶洋酒後仍然坐得穩穩的,而跟他比酒量的客人卻已經醉到不省人事。蘿芙目瞪口呆,真不愧是平時在酒店做牛郎的房東哥哥,酒量竟然那麼驚人,還可以穩如泰山的帶著蘿芙離開夜店。

    這一整個午夜,波嵐跟蘿芙就在這間購物中心裡逛著。波嵐發現蘿芙並不是像他想像中是個冷血無情的殺手,這個少女殺手就跟一般女孩沒兩樣,竟然還會說出‘好可愛’這種正常女孩會說的話。蘿芙也發現這個房東並沒有像她想的那麼可怕不好親近,他外表雖然很兇,但其實他人很好。

    直到清晨五點,這間購物中心打烊,兩人才離開。波嵐開車載著蘿芙回到公寓。

    在下車前,波嵐對蘿芙說:「蘿芙,妳說妳不能回家,可是妳不會想念妳的家人嗎?」

    「家人…我當然很想念我的家人,我已經好久沒回家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妳回去見妳的家人。妳還可以再見到妳的家人,但是我已經…見不到了。」波嵐說到這裡開始啜泣,他哽咽得說不出話來。在一旁的蘿芙看到呆掉,這是她第一次看到一個年紀比她大的成熟男人在她面前掉淚。

    「我在幹嘛?我不應該在我的房客面前哭。」波嵐試著想停止哭泣,但眼淚仍然不聽使喚流出來。蘿芙在一旁不知道該對波嵐說些什麼,失去親人的痛是她這種殺手無法體會的。蘿芙拿起紙手帕替波嵐擦眼淚,她只能這麼做。

    「謝謝!」波嵐接過紙手帕擤鼻涕。

    之後在剩下的暑假這段時間,波嵐有空都會上樓找蘿芙,他想試著去了解像蘿芙這種個性冷酷又不太與人說話的女孩子。波嵐會對蘿芙說起他以前的故事,有時說到激動之處掉下眼淚,蘿芙會把手帕遞給他,而蘿芙也漸漸得對波嵐卸下心防,願意跟他說話。

    「蘿芙!我感覺妳好像我的妹妹。」

    「是啊!哥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