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番外篇(上)

    這一章就是要來講述少女殺手蘿芙與她的美男子房東波嵐相識的過程。時間是在蘿芙剛從殺手聯盟畢業不久,同時也是她的第一次任務完成之後,殺手聯盟宿舍管理員要蘿芙搬出去獨立居住,蘿芙的第一站藏匿處選擇電子城市首爾。她在宿舍裡用手機上網尋找首爾便宜的學生型公寓,讓她找到了位在西大門區和麻浦區交接處的一間租金低廉的學生型公寓。看完房屋資料滿意了之後,便跟房東李先生用電子郵件連絡。這位李先生先是把租屋規定傳送給蘿芙,蘿芙讀完規定之後,在手機螢幕的文件上押上指紋,契約便成立,就可以進一步跟房東先生約看房時間。

    到了約定的看房時間,蘿芙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來到公寓,她似乎已經決定好要住在這裡。走進公寓一樓接待大廳,只見一位年輕人坐在沙發椅上抽著菸,怎麼樣就是沒看到想像中的這位‘李先生’。突然這位坐在沙發椅上的年輕人站起身走向蘿芙。

    這年輕人開口問:「妳就是蘿芙嗎?」

    「對!我就是!請問房東在哪裡?」

    「我就是房東!」

    沒錯!這位年齡看起來也只不過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就是房東李先生。蘿芙完全不敢相信,說是房東的兒子還比較差不多。

    「我叫波嵐‧李!」房東波嵐伸出手。

    「蘿芙‧林!」蘿芙跟房東先生握手。

    波嵐幫蘿芙提起行李,帶著她搭透明電梯上樓去看房間,這位年輕的房東平時職業是做酒店牛郎,所以就連跟房客約定看屋時也會打扮得很時髦有品味,髮型也是有抓過的。蘿芙看完屋之後便假藉以實習工作需要的理由定居了下來。

    但謊言終究會因生活習慣而拆穿,尤其是在暑假期間其他學生房客都已經離開公寓回家鄉,只剩下妳跟房東還留在這間公寓的時候。

    如果在外住宿是因實習工作需要,應該會經常外出,但蘿芙卻總是待在房裡,只有要出任務的時候才會外出。出生在貧民窟的蘿芙,從小就學會要如何精打細算。房租通常是以一個月為計算單位,並非以時數為計算,所以蘿芙沒事就喜歡躺在房間的床上用手機上網,花很多時間待在房間裡。

    再加上每當蘿芙要出任務時,也總是神祕兮兮的,遇到波嵐也不會想停下腳步跟他多聊幾句。每次出任務最少會花兩天以上的時間,沒辦法在波嵐規定的門禁時間十二點以前回到公寓,這些奇怪的舉動已經引起波嵐對她的疑心。

    就在有一次波嵐不用到酒店上班的晚上,他決定對蘿芙這個目前唯一的房客進行突擊檢查。

    當房東要對你的房間進行突擊檢查時,你一定要讓他進去。若不想讓他進去的話只要直接交給他一千韓元,房東就會跳過你的房間。這一點在當初的租賃契約上有寫到,但蘿芙就是忘記了。

    蘿芙就這樣乖乖的開門讓波嵐進去檢查她的房間,會有這項規定主要是為了避免房客住房出問題卻不跟房東告知的狀況。但這次波嵐進蘿芙的房間卻不是要看住房的狀況,他一進房便直接走到床邊的衣櫃前打開衣櫃開始搜查,蘿芙看到波嵐在搜她的衣櫃便開始緊張了起來。結果真的讓波嵐找到蘿芙藏在衣櫃裡的槍。

    波嵐拿著槍問蘿芙:「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妳會有槍?」

    藏在衣櫃裡的槍被波嵐找到,蘿芙已經緊張到不知所措。

    波嵐看到蘿芙沒回應,又再度大聲的問:「為什麼妳會有槍?」

    蘿芙被波嵐這大聲又兇狠的說話口氣嚇到,她才緩慢又小聲的開口說:「其實…我…我是殺手。」

    「殺手?妳說什麼?」

    「沒錯…就是那種會開槍殺人的殺手。」

    波嵐把槍拿到蘿芙的面前問:「妳曾經用這個殺過人?」

    「對!我之前跟你說我是實習生的事…都是騙你的。」

    蘿芙從波嵐的手中搶回槍。

    波嵐緊張的問:「妳現在是要殺我嗎?」

    「不,我不會殺你,我只能這樣。如果你要報警的話就報警吧!」說完,蘿芙便拿槍指著自己的太陽穴。

    「妳在幹嘛?我沒有要報警啊!」

    「你沒有要報警?」聽到波嵐這樣說,蘿芙放下槍。

    「快點把東西收拾好離開這裡,趁我還沒報警之前!」波嵐非常大聲又兇狠的吼蘿芙,房間裡還明顯聽得到他罵人的回音。

    被波嵐如此吼了一聲,蘿芙小聲又帶著顫抖的回答:「好…知道了。」

    蘿芙低著頭,走到衣櫃前拿出行李開始收拾東西,她的第一站藏匿地就這麼結束了。蘿芙一邊留著眼淚一邊收拾衣物,從小個性內向乖巧的她,連親生父母也不曾這麼大聲的吼過她,這是蘿芙第一次被別人這麼大聲的吼過。不過仔細想想,被房東知道這件事會想趕她出去也是理所當然,因為絕對不會有人願意把未爆彈放在自己的家裡。要是以後不幸被警察通緝,讓警察找到了在這裡的藏匿處,警方就會派很多值勤型機器警察來這裡進行圍捕,到時候就會把這棟公寓鬧得雞飛狗跳。

    波嵐站在蘿芙的後方,背倚靠著牆看著蘿芙跪坐在地上收拾衣物的背影。他完全不敢相信這個年紀輕輕還未成年的小女孩竟然曾經殺過人。而且為什麼她會有槍?槍械目前在很多亞洲國家都是非法的,就算在部份美洲國家是合法,也是有法定的使用年齡登記,但蘿芙的年齡連這個法定的使用年齡都還不到。

    波嵐說:「放下屠刀,回頭是岸,妳還這麼年輕,未來的路還很長,妳就不要再殺人了,回家吧。」

    蘿芙語帶啜泣的說:「不!我已經回不去了。從我離開組織開始殺人的那一刻,我的生存紀錄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政府找不到我曾經出生的紀錄,我在這個世界上就等於是個幽靈人口,我已經回不了家。若我回家反而會連累我的家人,所以我已經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波嵐重複著蘿芙講的這句話,他想起以前曾經跟家人一家三口和樂融融的時光。現在父母相繼離他而去,那個回不去的時光,無法再跟家人相處,這女孩也一樣嗎?

    「如果妳真的很需要一個能夠讓妳歇腳的地方,那麼我就不趕妳了,我不會報警的。」波嵐稍為有所動搖,說話的口氣變得柔和許多。

    「我真的不會報警!」波嵐關掉手機,走到蘿芙的背後,把手機放在蘿芙旁邊的床上讓她看到。

    「要去要留,妳自己決定。」對蘿芙說完這句話之後,波嵐便離開房間。

    自動門關上之後,波嵐背倚靠著門悄悄的說著:「蘿芙…求求妳…別走…留下來。」

    而在房間裡的蘿芙轉過身來望著波嵐離去的那扇自動門,她雙手握著波嵐放在床上的智慧型手機,已經不再流淚了。

    蘿芙決定留下來,但她與波嵐之間的關係更冷淡了。其實兩人的關係本來就很冷淡,差別只在於之前蘿芙還會抬頭正視著波嵐的臉,現在已經完全不敢正視他了。要把手機還給波嵐只能趁他半夜到酒店上班時,把手機交由波嵐的家事機器人崔斯轉交給他,連到月底繳房租也是交給崔斯,有什麼事想要告訴波嵐都是交由崔斯轉告,就是不敢直接跟波嵐面對面。

    波嵐看到這種現象也會開始抱怨:「怎麼每次有什麼事都要崔斯轉告我啊?是不敢直接面對我嗎?」

    波嵐一邊碎碎念一邊在房裡踱步,機器人崔斯只能站在一旁看著他的主人在踱步,人與人之間這種複雜的感情是崔斯這種機器人無法演算出來的啊!

    波嵐想要跟蘿芙講話也只能麻煩崔斯在他晚上去上班的時候轉告蘿芙,崔斯對蘿芙說:「晚上妳自己一個人在這麼大一間公寓裡,妳會害怕嗎?需要我陪妳睡覺嗎?」

    聽到崔斯這麼問,蘿芙呆掉:「你來真的嗎?」

    「真的啊!」崔斯回答得很順口,其實這是波嵐的旨意,崔斯只是個有著人類外型的機器人,他可不懂男女授受不親是什麼意思。

    「不必了,謝謝你啊!」蘿芙回答。

    「喔!」

    「對了!崔斯,你可以脫褲子嗎?」蘿芙大膽的要求崔斯,既然崔斯是個機器人,不知道什麼是男女授受不親,那他應該也不會有所為的羞恥心。

    崔斯真的照做,他脫下褲子,妳可能會以為在他的兩腿之間會有什麼東西,但妳要失望了。他的三角地帶只是個很簡單的倒三角型,像崔斯這種人型家事機器人只有製作外表,廠商不會做得那麼細緻,更不會把私密部位做出來。而蘿芙只是好奇,生長在貧民窟的她從來都沒使用過這麼高科技的機器人產品。

    「好了!你可以穿上褲子了。」

    但蘿芙還不知道這種機器人的眼睛是有錄影功能的,波嵐回來之後打開崔斯裝置在眼睛部位的錄影畫面,崔斯把錄影畫面浮空投影顯示在半空中,才發現蘿芙竟然叫他的崔斯做出這種羞恥的事。

    「這女孩,外表看起來內向,原來她也是這麼好色啊!!」

    有一次,蘿芙去超商買完日用品,回到公寓一樓的大廳,這時波嵐正坐在沙發椅上抽著菸。蘿芙沒有停下腳步,裝做沒看到繼續走著,突然購物袋裡有一樣東西掉了出來,波嵐走上前撿起掉在地上的東西。

    「衛生棉條...月經來了啊!」他抬頭看著蘿芙離去的背影小聲的說著。

    蘿芙走到一半才發覺她的購物袋裡有一樣東西掉了,轉回頭一看,竟然就是她最不想被別人發現的東西。蘿芙快步的走向波嵐,一手搶下波嵐拿在手上的衛生棉條之後便快跑離開。

    蘿芙啊,女生會有週期來是很正常的事,妳也不必覺得不好意思,但就是有些個性比較內向的女孩不想被別人知道她的週期來臨。

~未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