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八話 小查與我

    我跟小查在吃著蛋餅,小查加調味料的量也是一樣很驚人〈你們三兄弟都在嫌我做的蛋餅不夠重口味就是了〉,小弟蘇也差不多快吃完蛋餅。他吃完蛋餅之後也是直接把盤子放到洗碗槽裡,而他們的大哥宗哥正在對著鏡子抓頭髮,他穿著整齊,好像要去上班的樣子。
    我問小查:「你的哥哥和弟弟等一下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找我曾經去過哪些地方?」
    小查回答我:「歌歌要驅上班,第第要驅補習。」
    「上班?有沒有搞錯?今天是星期六耶!」我講這句話時,幾乎是對著宗哥喊的。
    小查翻譯給宗哥聽,宗哥聽了之後先是很無奈的看了我一眼,又在對小查說了幾句話。
    小查再翻譯給我聽:「每搬法,我的歌歌失做服屋業。」
    「原來是這樣啊!服務業在假日都是沒有在休息的吧!」
    「失啊!」
    「那真是辛苦你哥了。」
    「我的歌歌原本也想早科以栽加日休息的工作,可失…難!」
    「嗯!也對啊!在我們台灣也是一樣,那種可以在假日休息的工作很難找,現在都是服務業居多。」
    小查看著我,一副不敢相信我剛剛所說的話的樣子。
    「你…該不會以為在台灣很好找工作?」
    小查微微的點頭。
    「你會這麼想也難怪。台灣“曾經”很好找工作,可是現在時代已經不一樣了。所以在台灣並沒有比較好,我們都差不多。」我講這句話好像在安慰小查跟宗哥的樣子。
    「你的哥哥是什麼科系畢業的?」我轉移話題。
    「電腦工程….他嗨有得到徵照。」
    「有考到證照!那還不錯啊!他值得更好的工作。如果你哥能再繼續找工作,他一定會找到更好的。」
    「他都畢業已經私年了,海失栽做服屋業。」
    「一定會的,他一定會找到他要的工作,只是時間早晚的關係。」我很肯定的對小查說。講這句話時,宗哥已經出門發動車子,蘇也出門補習去了。
    「就像我一開始在這裡,我語言不通,就連問個路也有困難,一直想要找個會講中文的人幫我。我先是跑到警察局,遇到一個會說中文的警察,可是發現我是偷渡客之後,我又趕快離開警局。之後又來到曼谷大學,想說大專院校應該都會有中文系,但是進去校園裡繞一圈,還是沒有找到中文系的學生。接著我想到中國城,就在我要去中國城的路上就遇到你了。我最後還是找到了會說中文的人,就是你!」
    小查聽了之後,先是對我微笑,再說:「其實…那個始後失我的歌歌巴我給拉出門。畢業之後,優跟我的前女友分手後,我都失栽家裡玩online game,左天我的歌歌不庸驅工作,蘇栽星期五支有早商的課。歌歌就待蘇驅銀行付學費,也順便巴我給拉出門。」
    「所以你想說我昨天會遇到你是因為那時你的哥哥硬是把你給拉出門,那…如果你的哥哥昨天沒有這麼強迫你…」
    「你揪不揮淤到我,只揮淤到我的歌歌和第第。」
    「那我真的是要感謝你哥,你哥不會說中文吧!」
    小查搖頭。我們兩人就這樣吃完早餐了。
    吃完蛋餅之後,我跟小查一起洗碗。小查洗碗的方式在我看來有點的“隨便”,他把盤子從裝滿水的洗碗槽拿起,用海綿在表面刷個幾下,再用抹布擦乾之後就放到一旁晾乾。
    我指著那個盤子問小查:「你放在那邊是洗完的嗎?」
    「失啊!」小查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就這樣刷表面而已,旁邊跟底部都沒有刷,也沒有用水把泡沫給沖乾淨?」
    「家裡現栽都失男人,洗碗遮樣就好。」
    「這樣怎麼會乾淨?你要整個盤子都刷,還要再把泡沫沖掉。」我講這句話好像變成老媽子在訓小孩。
    「那樣很浪費水,反征栽庸之前都還揮栽洗一次。」
    你們都是在下次用碗盤之前在清洗?我平時在家裡洗碗的時候都要洗得很乾淨,洗不乾淨的時候我媽還會叫我重洗,我媽對我的管教超嚴格。可是你們家裡現在都是男人就可以那麼隨便嗎?洗碗精沒沖乾淨是很可怕的,難怪我在拿盤子的時候就感覺有點滑滑的。我想到剛剛在拿盤子的時候只是隨便沖一下水,沒有刻意要洗乾淨,就覺得有點的…反胃。
    「這裡的盤子都讓我來洗吧!」
    小查聽我這麼一說,又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你都讓我在你家過夜了,我也該為你們做一點家事。」
    「喔…那揪麻煩妳了。」
    小查沖掉手上的泡沫之後,在要上樓之前對我說:「欣妤,我待你驅大恍宮。」
    我轉過來對小查說:「你要帶我去大皇宮!」
    「妳左天一直唆要驅。」
    我哪有一直說?我明明就只對你說一次。
    不過我還是很感謝你要帶我去,我對小查說:「好!等我洗完這些盤子就跟你一起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