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六話 在泰國人家裡的第一晚

    離開這棟建築物,小查跟我在巷子裡走著。晚上天氣比較涼爽,沒有像白天這麼炎熱。小查說他家離這裡很近,用走的就可以了,我們就這樣走著。這一帶比較偏僻,路上的車子很少,在加上時間很晚了,跟剛剛比起來難免覺得好安靜。寧靜的夜巷裡就只有我跟他兩個人,難免會讓我感到有點的…心跳加速,但是這一路上我們倆也沒說很多話。
    接著我看到民宅,是住宅區到了,路燈也跟著變多。又走了一段路之後,小查轉過頭來對我說:「遮裡揪失我家。」
    小查的家是一棟兩層樓的透天厝,外觀看起來還不錯。跟我在台灣的家比起來,我家是四層樓的透天厝。但從整體外觀來看,小查的家是比較寬,往兩邊蓋的;而我家則是比較長,往上蓋的,所以其實我們倆的家都差不多嘛!是因為台灣土地比較小,只能往上蓋;而泰國土地比較大,就能往兩邊擴建嗎?因為我看他的家外面還有鐵柵欄門,鐵柵欄門後還有小院子,我家連院子都沒有。
    走進屋裡就跟外面所看到的一樣很寬敞,而且後面還有很寬的空間。小查把家裡的人都叫出來,只聽到樓上一陣乒砰聲,然後他的哥哥和弟弟就來到客廳集合,這群兄弟先討論了一番,小查跟我一一介紹他們。
    「這位失我的歌歌。」
    他的哥哥便對我做自我介紹,可是他的名字也好長,我記不起來,我只記得他的第一個字好像叫宗什麼什麼的。
    「我就叫你宗哥吧!我們中國人都喜歡叫人家的名字短短的。」我講這句話就像稍早時我對小查說的一樣。
    小查幫我翻譯給他的哥哥聽,再對我說:「我哥說科以。」
    接著小查又介紹他的弟弟,他的弟弟也對我做自我介紹。我看著他的弟弟覺得很眼熟。
    「咦!早上那個…在停車場時跟你在一起的…」我對小查說。
    「失啊!那始後我的歌歌也跟我一起。」
    我看著他的哥哥:「啊!我想起來了。因為他髮型變了,我第一眼還認不出來。你哥在早上的時候,他的頭髮是有往上抓的。」
    小查對我說:「失啊!妳積德了。」
    「對了,怎麼沒有看到你們的父母。」
    「巴巴跟媽媽都到國歪出差驅了,遮個家裡只生我悶三個兄弟。」
    「原來是這樣啊。我想洗澡,這裡可以讓我洗澡嗎?」
    「科以啊!」
    「可是…你們的衣服可以借我換嗎?」我大膽的對這三兄弟問了這個問題。
    小查翻譯給他們聽,這三兄弟開始用泰文討論著,看得出他們的表情似乎都很驚訝。討論出結果之後,小查跟我說:「妳要不要先穿我媽媽的衣服?」
    「不用了!我想…這附近有沒有服裝店。」
    三兄弟又討論了起來,我又再問他們一次:「這附近有沒有服裝店?」
    他們似乎被我這個樣子嚇到了,小查跟我說:「有!妳走出遮個鄉子,栽悠轉,栽悠轉,那條街商你揪科以找到服裝店。」小查怕我聽不懂,還特地畫個簡單的地圖給我。
    我照著小查畫的地圖走出這條巷子,來到街上。這條街上有很多商家和攤販,幾乎都是在賣日用品和小吃,還有7-11。走著走著,終於讓我在轉角處找到一間服裝店。走進這間服裝店,裡面賣的都是年輕人休閒的服裝款式。我買了一件簡單的窄管褲和上衣之後就順著原路走回小查的家。
    回到小查的家,小查也剛好洗完澡走出浴室,換我進去洗澡。他們家的浴室沒有浴缸,只有蓮蓬頭,他們家是用淋浴的啊!難怪小查洗澡可以這麼快。我平時洗澡的習慣是泡在浴缸裡邊洗澡邊休息,這樣下來就花了將近一小時的時間。我是浪漫型的,而這個家庭似乎是務實型的,洗澡時間大約十至十五分鐘就結束。
    洗完澡之後,我問小查:「你們有沒有吹風機?」
    「吹風機失沈麼?電風散嗎?」
    「不是,是可以把頭髮吹乾的機器。」
    「我悶沒有栽傭那個,家裡的男人都失短偷髮,直接傭毛巾擦乾揪科以了。」
    用毛巾擦?可是這樣就只有我額前的瀏海會乾,後面的長髮乾不了。你剛剛說電風扇是吧?那我就用你們的電風扇來吹頭髮了。
    「電風扇借一下。」
    「不要那樣吹,揮感冒。」
    「我吹一下就關掉了。」
    這麼晚了,不吹頭髮就直接睡覺才叫真正的會感冒吧!
    接近午夜十二點,小查的哥哥和弟弟都各自回房去了,台灣的時間應該快一點了吧!小查說他的父母不會喜歡外人睡在他們的床上,所以他願意把他的床位讓給我睡,雖然我一直跟他說不介意睡地上,但他就是堅持要我睡床上。這是我第一次睡在男人的床上,還可以聞到很重的男人〈體〉味。
    小查正在上網,我在床上轉了又轉,就是睡不著。今天發生太多事,想想昨晚的這個時候,我還在那個地方被強迫跟客人陪酒,而那些跟我一樣的女孩們現在還好嗎?現在的我已經逃出來了,我該怎麼回去救那些女孩?
    小查發現我還沒睡著,便轉過頭來問我:「怎麼了?」
    「我睡不著。」
    「有沈麼煩惱嗎?我給你刊一個影篇。」
    我走下床,來到小查的電腦旁,小查打開一段影片給我看,是今天的新聞。記者在訪問一個人,我不知道他是男的還是女的,他長得很高,馬尾綁得高高的,但臉很像男生;說話聲音很低沉,口氣卻很高傲,應該是人妖吧。
    我問小查:「他在說什麼?」
    小查邊笑邊翻譯:「他的Porsche跑車杯刮了,他說她失美女,刮車賊遮次刊到他的車刮他的車,那蝦次刊到他本人揮不揮刮她的臉刺他的身體。」
    我聽小查這麼一講,我也笑了。而且那人在訪問中竟然還可以唱歌,真的好有趣。可是接下來新聞播出那人的行車記錄器拍下的刮車賊身影時,我又開始冒冷汗了。那個體型、那個衣服、那個髮長…
    「那是我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