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6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章 正面對決

     蘿芙在廣大的文化中心裡遊蕩,文化中心裡有分四個大區塊,每個區塊都有各自的體系,而每個區塊之間都由一群柱子森林做分隔,中間則是一塊大空地。

    蘿芙在其中一個區塊休息時,她在被柱子森林隔開的對面區塊看到成煥,那邊是服務處,他在那邊做什麼呢?
 
    原來成煥已經辭掉舞男的工作了,他來到文化中心的服務處無非就是要找工作,是用這麼傳統的方式找工作,但礙於還沒有公民證,他依然是找不著方向。
 
    而蘿芙同時也注意到在成煥身後不遠處,有個穿著21世紀時期復古軍裝的男子,他的行為看起來相當詭異,正躲在其中一根柱子後面盯著成煥。
 
    這個人這樣看著成煥到底是要做什麼呢?蘿芙心裡想著,她仔細盯著這男人的一舉一動。
 
    「嘿!蘿芙!妳在這裡啊!好久不見!終於找到妳了!」突然一個爽朗男人聲音從蘿芙身後傳來,蘿芙冷不防被這個聲音嚇到。
 
    「怎麼?嚇到妳了啊?」
 
    蘿芙轉回頭一看,原來是好久不見的比廉。
 
    「比廉…你…怎麼會在…這裡?」蘿芙被嚇到連話都講不好。
 
    「我自己一個人來到韓國旅行,看到GPS上有妳的位置,我就順道過來跟妳打聲招呼了。」
 
    「喔!」蘿芙點了一下頭,沒有多理會比廉便繼續注意這個行為詭異的男人。
 
    「為什麼妳見到我一點都不開心?不想跟我聊聊嗎?都沒有問我最近過得如何、我的家鄉變得如何等等的話嗎?」
 
    「等一下再說吧!」蘿芙冷冷的回了比廉這一句話,視線依然沒有離開這個詭異的男人。
 
    「妳在看什麼?」比廉注意到蘿芙的目光了。
 
    比廉的目光也跟著蘿芙的目光一起重疊到這個穿著21世紀時期復古軍裝的男子,突然比廉看到這個男子拔出槍來,瞄準不遠處的小男孩,對他射出一發子彈,但在子彈還沒射擊到小男孩之前,已經被蘿芙射出的子彈打飛。
 
    蘿芙溜著直排輪進到柱子森林裡,拔出槍往詭異男子射出的子彈一射,擋下將要射擊到成煥的子彈,救了成煥一命。
 
    詭異男子也已經注意到這發把他的子彈打飛的子彈是從哪個方向發射出來,他看到躲藏在柱子森林裡的蘿芙,便跑進柱子森林裡要解決掉這個阻礙。
 
    詭異男子對蘿芙開了一槍,蘿芙將直排輪加速躲過這一槍,詭異男子追上蘿芙再度對她射出第二槍,也被蘿芙躲過。但蘿芙絕對不會只有挨子彈的份,她也要回給這個詭異男子幾發子彈,必須打掉詭異男子手中的槍才能阻止他。
 
    兩個人就這樣在柱子森林裡進行你一槍我一槍的對決,但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蘿芙不斷將直排輪加速,詭異男子竟然單憑雙腳就能夠追上蘿芙的直排輪速度。
 
    追到文化中心中央的大空地,此時文化中心裡的所有市民早已被這場槍戰嚇得四處逃竄,只剩下看傻了眼的成煥呆站在原地。蘿芙這一槍把詭異男子帽子上的勳章打掉,詭異男子突然停手了。
 
    詭異男子收起槍,正當蘿芙以為他似乎是決定罷手不想再戰的時候,只見詭異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撲向蘿芙,將蘿芙壓倒在地,甚至還跨到蘿芙身上,對蘿芙的臉上發狂似的揮拳。
 
    比廉趕緊衝向前,將這個詭異男子從蘿芙身上架開,接著便跟詭異男子扭打了起來,文化中心中央的大空地便成了兩人的角力戰場。
 
    被打到累得氣喘吁吁的蘿芙躺在地上看著比廉跟這名詭異男子對打的情況,只見比廉也被這名詭異男子打到幾乎快站不起來,現在的蘿芙只知道,不管這名詭異男子是誰,她必須要趁現在拿槍解決掉這名詭異男子的性命,才可以救比廉和成煥一命,不然沒有別的方法了。
 
    突然一台重型機車衝進文化中心裡,往詭異男子身上一撞,將詭異男子撞飛出去,詭異男子重重摔倒在地。
 
    重機騎士脫下安全帽,是媚影!
 
    媚影大聲問比廉:「比廉!他到底是誰?」
 
    比廉說:「不知道,但感覺不是我們能應付的人。」
 
    「那現在又是怎麼一回事?」
 
    「不知道,我們快點走吧!」
 
    「蘿芙,妳還能站起來嗎?」比廉轉頭去看蘿芙的情況,蘿芙已經站起來了。
 
    「成煥!」蘿芙叫醒已經看到呆掉的成煥,成煥才回過神來。
 
    晚上,回到公寓裡,所有的房客都集中在交誼廳,目前正值學生暑假期間,大多數的房客都已經回家鄉,只剩下藍德、蘿芙、阿爾、媚影和成煥這幾個無家可回的小孩,以及來做客的比廉,和今晚不用到酒店上班的房東波嵐。
 
    蘿芙率先開口問成煥:「今天在文化中心出現的那個人他是誰?他為什麼會拿槍殺你?」
 
    「那我也想問妳妳為什麼會有槍?妳是做什麼的?」成煥說著。
 
    「成煥,你先說,你從一開始就沒跟我說清楚你的來歷,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有人想殺你?」波嵐大聲說著。
 
    成煥開始感到全身發抖冷汗直冒,不知道該不該跟眼前這群人說清楚他的來歷,在北韓逃亡時的噩夢以片段式的在他腦海中播放,波嵐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才將他從回憶中喚醒。
 
    「沒事的,你就說吧!」波嵐以柔和的語調說著。
 
    成煥才緩慢的開口說:「其實…我是從…北韓來的…」
 
    「北韓!」在場所有人異口同聲說到。
 
    「沒錯!」
 
    波嵐說:「原來你跟我說你從鄉下來是指北韓啊!」
 
    比廉說:「那麼那個人為什麼要殺你,就只是因為你是從北韓來的?而且他看起來不像是業餘的,反而像是有經過嚴格訓練的殺手,那個人是誰啊?」
 
    「因為我的叔叔犯了罪,政府要殺了我們全家人,我逃到南韓來,他也追我到這邊了,他就是政府派來要殺我的人。」成煥說到幾乎快哭出來。
 
    「因為你的叔叔犯了罪,所以就連你也要殺掉?」藍德感到不敢相信的說著。
 
    「對…」
 
    「天啊!這什麼政府…」阿爾在一旁說到。
 
    全場一片靜默,頓時陷入沉重的氣氛,只聽到成煥微弱的哭泣聲。
 
    「對不起!」突然成煥大聲的跟在場所有人道歉。
 
    「你幹嘛道歉?這又不是你的錯!」波嵐說到。
 
    「因為我的關係,你們大家也會被他殺掉。」
 
    「他為什麼要殺我們?」
 
    「因為你們把我窩藏在這裡,他會連你們也一起殺掉。房東!你現在讓我走還來得及,他還沒找到這邊。」
 
    「我是那種人嗎?」
 
    「你真的…完全不害怕?」
 
    「我這邊都還有殺手跟炸彈客了。」
 
    「殺手跟炸彈客…房東,謝謝你。」
 
    「他說的是真的啦!」藍德在一旁嘻嘻笑的說。
 
    「我就是那個殺手。」蘿芙無奈的說。
 
    「我就是那個炸彈客。」媚影也無奈的說。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有槍了吧!」蘿芙亮出手槍對成煥說著。
 
    「嗯!蘿芙!謝謝妳今天救了我一命,謝謝你們大家。」
 
    波嵐知道了成煥是從北韓來的逃犯後竟然沒有感到驚訝,蘿芙回想起當波嵐第一次揭穿她是殺手的身分的時候,那時他是多麼的害怕到想要把蘿芙趕走,只能說波嵐或許是已經習慣了公寓中出現了那麼多身份特殊的房客,可能已經把該發的脾氣都發洩到蘿芙跟媚影身上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