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6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壽山的無名棄屍之迷 之三 人體器官買賣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後,小涼問我:「妳有觀察餐廳裡的客人嗎?」

    「有…」
 
    在泰式小吃餐廳吃晚餐的這一個星期,我跟小涼多少都會觀察餐廳裡的食客。這間小吃餐廳空間很小,佈局是這樣;中間是一個大圓桌,可以坐很多人,常常都是高雄醫學院的學生成群在這一桌用餐,四周則都是方形的小桌子附上椅子各三或四張,餐廳後有通往地下一樓和樓上二樓的樓梯。我跟小涼的坐位固定在離門口最近的位置,而小涼在餐廳裡跟我講話絕對不會說中文。至於客人方面,我發現到坐在牆角常常有兩個說著疑似是泰文的女生,還有坐在接近後門的男客人,應該也是高雄醫學院的學生,常常自己一個人來,吃完飯之後也不會離開,繼續坐在坐位上拿出書來讀。
 
    我跟小涼也發現了一個在這間餐廳裡發生的最可疑現象;偶爾會看到有人打開餐廳後門走進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至少可以說是在我們還在餐廳裡吃飯的這半個小時內不會再出來。是員工嗎?但是為什麼每次來的人都不一樣?後門附近也沒有貼洗手間的標誌,若是要上廁所的客人,應該也是問了老闆之後才會知道廁所在門後,但這些走進後門的人並不是原本就在餐廳裡的客人,而是從外頭直接走進來的路人。
 
    「妳有注意到中間的學生們嗎?」小涼問我。
 
    「沒有!他們人好多,不會每一個都注意。」
 
    「妳有看到嗎?包包有一樣的,可能是同一個人,換不同衣服。」
 
    「同一個人?」
 
    「對!她也有進去後門,之後就沒有出來。」
 
    「有!我想起來了,好像真的有這個人!你有注意到!」天啊!小涼連這麼細的地方都會去注意到,我們一般人通常只能記得重複出現的臉,但不會去注意到重複出現的配件,真不愧是偵探!
 
    「我們去吧!」
 
    「餐廳嗎?」
 
    「對!」
 
    「已經要八點了。」
 
    「去看內幕吧!」
 
    咦!內幕?
 
    「這次搭我的車吧!」
 
    「阿!」
 
    於是這次我不用再騎機車載小涼到泰式小吃餐廳,換小涼開車載我到那裡去。晚上的高醫商圈跟早上比起相對有比較好停車,醫院前還有很多空的機車停車格,雖然都是收費停車格。
 
    進入泰式小吃餐廳,店家已經接近打烊時間,店內只剩下一個客人,我跟小涼在餐廳裡坐下。
 
    等這一個客人離開了之後,小涼吩咐我:「請妳先出去吧!」
 
    「出去?」我對他的要求感到疑惑。
 
    「對!」
 
    「可是…你一個人?」
 
    「我辦得到!」
 
    「不!只要是你在辦案的過程,我都必須要跟著你,這是你的要求。」
 
    「這次請妳聽我的這一句話吧!」小涼用一種肯定的眼神看著我。
 
    「嗯!好!」
 
    「去其他地方等我,等會我會過去。」
 
    我只好聽我的偵探小涼的話,離開泰式小吃餐廳到附近的ㄧ間星巴克咖啡廳,點杯最便宜的咖啡坐在座位上一邊聽音樂一邊消磨時間,等了超過半個小時後,小涼打電話過來。
 
    「MoshiMoshi!」
 
    「是!」
 
    「妳現在在哪裡?」
 
    「我在星巴客喝咖啡。」
 
    「我吃飽了,我現在到妳那邊去。」
 
    「好!」
 
    過了一會兒,小涼走進咖啡廳,拿出一支筆對我說:「請妳聽我剛才錄到的對話。」
 
    小涼拿出的這支筆是一支錄音筆,外型乍看之下是一支很普通的原子筆,實質是有錄音功能的錄音筆。以下就是小涼的錄音筆所錄到的內容,時間從那位常常坐在接近後門座位的男學生進來開始。
 
    老闆:「他是日本人,他聽不懂中文。」
 
    男學生:「真的嗎?那他是怎麼跟你點餐的?」
 
    老闆:「都是他的台灣女朋友幫他點的,他女朋友剛走。」
 
    男學生:「喔!好吧!」
 
    老闆:「酬勞。」
 
    男學生:「謝謝!」
 
    男學生:「這次還要我提供你哪些材料?嬰兒屍體還夠用嗎?」
 
    老闆:「還夠用,不過有的話你就照樣拿過來吧!不要又被拿去燒了。」
 
    男學生:「嗯!還要哪些嗎?」
 
    老闆:「胎盤再給個幾個吧!」
 
    男學生:「嗯!」
 
    老闆:「還有!內臟!」
 
    男學生「內臟!這次是有哪個特定的客人要你老婆施法嗎?」
 
    老闆:「對!是因應客人的需求。」
 
    男學生:「嗯…好吧!」
 
    男學生:「那你有想要我再幫你偷運幾個完整的屍體來?」
 
    老闆:「有小孩的屍體的話就拿過來吧!」
 
    男學生:「好!」
 
    接下來就是兩人的閒話家常,沒什麼重點,小涼關掉錄音筆。我只聽到他們講的這段短短的對話,就整個人感到毛骨悚然了起來,他們竟然可以把人體器官買賣這件事說得那麼輕鬆,原來丟棄在壽山的那些無法拼湊完整的棄屍真的是他們做的,竟然是在我以前曾經常去的泰式小吃餐廳裡發生的。店外看起來只是間平凡無奇的異國料理餐廳,實際上竟然是降頭術的本營。
 
    「你聽得懂他們在講什麼嗎?」我小聲外加些微顫抖的問小涼,當時我還忘記將語言轉換成日文。
 
    小涼悠哉的點頭,這反應真讓我感到怪不舒服的。
 
    「你聽得懂,你還敢一個人繼續待在那裡,真是佩服你。」
 
    「飯吃完…我就出去了。我必須…有證據。」
 
    「你在裡面完全不感到害怕?」
 
    「害怕…當然…但是…我絕對…不能害怕。」
 
    小涼到這個時候才露出了一絲害怕的神情,此時真讓我覺得原來這就是偵探,為了要找出真像,就算是再危險的命案現場也必須前往,而且當你是以一個間諜的身分在竊聽對方的對話時,就算對方講出再怎麼讓你覺得可怕不對勁的內容,你都必須要裝做一副若無其事的聽完,絕對不能露出一絲害怕的神情。
 
    偵探,果然是個很危險的職業;就連助手也不例外。
 
    回到小涼的學校,我問他:「你要報警了嗎?」
 
    「不!還沒!有一些證據還沒找齊。」
 
    「什麼證據?」
 
    「明天我們進去吧!」
 
    「又是餐廳嗎?」
 
    「是餐廳的後門。」
 
    「咦!會不會…太危險了?」
 
    「還沒確定呢?」
 
    「喔!真的要進去?」
 
    「對!明天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