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66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壽山的無名棄屍之迷 之二 泰式小吃餐廳

     於是我坐上小涼的車,與小涼一同驅車前往高雄醫學院去。到了高雄醫學院,這裡算是鬧區,有電影院、書局、家樂福、還有許多便宜好吃的小吃攤位,人潮絡繹不絕,使得這裡特別難找到空的停車格。光是機車要找到停車格就很困難,更別說是開汽車的小涼要找到停車格。

    「為什麼都要錢啊?沒有不用錢的停車格嗎?」小涼也跟其他找停車格的人一樣,在這一帶繞了很多圈子,而這一帶的停車格即使是需要停車費的也已經被停滿。不過我發現,坐在由小涼駕駛的車上完全不會感到暈車,或許是因為小涼還不太習慣左邊駕駛位的關係,所以他開車的速度都很慢,算是在我所認識的人當中駕駛速度最慢的,不然如果是我的其他朋友以他們的時速像小涼這樣繞圈子,我早就暈車了。
 
    「汽車可以停在遠一點的地方,然後再走路過去。」
 
    「要這麼做嗎?」
 
    「我知道有不用錢的停車格,但是很遠。」
 
    「在哪裡?」
 
    小涼在我的指引之下行駛到附近的一座公園,雖然說是附近,但這只是對開車的人來講距離很近,要從這座公園走路到醫院需要一段距離。不過既使從這座公園到醫院有一小段距離,這裡所剩的停車格也不多了。
 
    小涼停好車子之後,我們便一起走路到醫院。
 
    「果然…還是需要當地人當我的助手。」小涼微笑著對我說。
 
    「嗯…其實…我也是因為我的奶奶曾經在這裡住院,我才會知道。」
 
    「奶奶?」
 
    「嗯!已經去世了。」
 
    「所以,讓妳回想起這些回憶?」
 
    「是啊!」
 
    「那麼,真的不好意思。」
 
    「沒關係,已經過去的事,那時我正讀大學。」
 
    走進醫院,感覺這裡的人潮似乎比我之前來時多了許多,我剛開始本來以為應該都是要來看病的人,但是現在是夏天,怎麼可能感冒的人會那麼多?仔細注意一下,這些人都很年輕,而且也沒有坐在椅子上排隊等掛號,還有些是外國人的外表…醫院變成觀光區?怎麼可能?
 
    小涼解釋,這些人也是跟我們一樣要來調查這件案子的偵探,他們也都已經注意到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的地下太平間有屍體消失的事件,所以才會來到高醫,就跟我們一樣。而因為醫院裡常常會有勞保黃牛來行騙,病人的家屬看到有偵探來,就會想花錢邀請偵探來幫忙抓這些在醫院裡行詐騙的勞保黃牛,偵探們也就把這件案子當作在釣到大魚之前的小魚來吃。
 
    走出醫院,我們來到醫院前的小吃街,小涼走進一家泰式小吃餐廳,這間餐廳我曾經來過很多次,他們的菜色都非常道地重口味。
 
    「歡迎光臨!」老闆大聲的招呼我們。
 
    「佑琳,這是什麼?」小涼指著菜單上的字用日文問我。
 
    我看著那個字寫〝紅咖哩〞。我的偵探啊!你不是會中文嗎?這麼簡單的中文你為什麼還要問我?
 
    但我也只好配合他用日文回答:「這是紅色的咖哩。」
 
    「那麼…這個呢?」小涼指著旁邊的字,依然用日文問我。
 
    「這是綠色的咖哩。」
 
    「那麼…這個呢?」
 
    「這是黃色的咖哩。」
 
    「那麼…這個呢?」
 
    〝打拋豬肉拌飯〞這個叫我要怎麼用日文講啊?
 
    「那是…辣牛肉…配飯。」
 
    「啊!那麼這個呢?」
 
    「酸跟辣的湯。」
 
    「這個呢?」
 
    〝月亮蝦餅〞這個我又該怎麼講?
 
    「月亮…餅乾。」怎麼感覺好像說成月餅了?
 
    小涼把菜單裡的每一樣菜都指過一遍,我也配合他用日文來講解這些泰國菜給他聽,不知道該怎麼用日文講的也只好亂講,而老闆則是專心做菜,還時不時抬起頭看了我們幾眼,我們就這樣在攤位前拖了好長一段時間。
 
    「你要點什麼?」
 
    「那麼…辣牛肉配飯。」
 
    「老闆!兩個打拋豬肉拌飯。」
 
    我們兩人選擇在餐廳角落的位置默默吃飯,在吃飯時我跟他也沒有任何互動,直到吃完飯結完帳走出餐廳一段距離,我才開始跟他講話。
 
    「那些料理的中文你知道的吧?」我直接用中文問小涼。
 
    「知道!但是…這是我的…戰略。」小涼也用中文回答。
 
    「你的戰略?」
 
    「我是…完全不懂中文…日本人…讓老闆以為。」
 
    「原來是這樣啊!你認為那間泰式餐廳跟這件案子有關?」
 
    「在醫院附近…只有這間泰式餐廳…是泰國人經營。」
 
    「泰國人?我曾經去過很多次,怎麼不知道是泰國人開的?」
 
    突然,我看到前方有兩個很眼熟的人走過來,是之前在樹德技術學院的韓國偵探與他的助手!
 
    「呀!你不是那個日本偵探嗎?你怎麼會在這裡?」這韓國偵探遠遠的就跟我的偵探小涼打招呼。
 
    小涼加快腳步向他靠近,我也跟著追上。
 
    「你也來了!你也是…調查這個案件?」小涼用中文對這個從韓國來的沈偵探說話。
 
    「壽山棄屍的案件嗎?是啊!你調查到哪裡了?」
 
    「不告訴你。」小涼帶有點挑釁意味的回答他。
 
    「嘿!你們調查到哪裡了啊?跟我說一下。」沈偵探的助手突然跟我說話讓我嚇了一跳。
 
    小涼轉過頭來用一種眼神瞪我,剛才沈偵探的助手對我說的話小涼也聽到了。
 
    「呃…這個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跟著我的偵探而已。」
 
    「什麼嘛!」沈偵探的助手掃興的回到他的偵探身邊,關於沈偵探的助手我又回去看了一下我寫的在樹德技術學院校花之死的案件,他叫周漢彥,24歲,是警察學校的學生。而這個韓國來的沈偵探是個韓文老師。
 
    「上次在樹德技術學院的事真是多虧你。」沈偵探對小涼說著。
 
    「謝謝!」
 
    「這次我絕對不會讓給你,我一定會找到真兇。」沈偵探說完後便跟著他的助手周漢彥離開,隨後我看見他們兩人一起走進我們在幾分鐘前才剛光顧過的泰式小吃餐廳。
 
    「他們…也跟你一樣調查到這裡了。」看著他們兩人走進去餐廳裡吃飯,我不知為什麼的開始替小涼擔心了起來。
 
    「還沒結束!他跟我不一樣!他直接就走進餐廳裡,他應該是用中文跟老闆講話吧!」小涼用日文說著。
 
    搭上小涼的車回到他的學校,在我要下車前,小涼對我說:「佑琳,之後麻煩妳了。」
 
    「什麼?」
 
    「每天,騎機車來這裡,載我到泰式餐廳。」
 
    「咦!」
 
    「妳會騎機車吧!」
 
    「我會!」
 
    「那就麻煩妳了。」
 
    「可是…為什麼…」
 
    「讓老闆覺得我是常客,記得我的臉。」
 
    「原來!那麼,什麼時候?」
 
    「大約這個時候,晚飯時間。」
 
    「好!」
 
    「早點回家。」
 
    「安全帽?」
 
    「我自己會準備。」
 
    「嗯!」
 
    之後,我就照我的偵探小涼說的,每天大約晚飯時間騎機車來他的學校,接他到高雄醫學院前他正在調查的餐廳。
 
    「你是…繼我的爸爸之後…第二個…坐上我的後座的男生。」在騎乘中,我慢慢的用中文對坐在後座的小涼說。
 
    「真的嗎?」小涼用日文在我的耳邊說。
 
    「是啊!爸爸…是在教我騎機車的時候。」
 
    只是,每次載小涼來到這間泰式小吃餐廳,我跟他都只是吃完飯之後又載他回到學校,案件有什麼進展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