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70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壽山的無名棄屍之迷 之一 無名棄屍

     從上次跟伊藤偵探合作到現在已經過將近快一個月,我們也沒有再連絡,我本來以為我跟他的相遇可能就只有那一次,但我卻在這一天在LINE裡收到他突如其來的新訊息。

    “有新的案件,看到請回我。”
 
    嗯…應該我不用回覆你那邊也會顯示已讀吧!但為了禮貌我還是老實回覆一下。
 
    “有”
 
    訊息才發出去不久,我的訊息上面很快就顯示出他的已讀,看來他真的是急著要我看到他的訊息吧!
 
    “約個時間跟地點,我跟你說這次的案件。”
 
    “你不直接在這裡跟我說是什麼樣的案件嗎?”我回覆。
 
    “你把我們的故事寫成小說是要以在LINE裡聊天的模式書寫的嗎?”
 
    完全不先跟我說明是什麼樣的案件?那麼神秘?
 
    好吧!既然你那麼堅持要我們見到面才說,我也只好配合你,就約明天在你的學校前面的多那之咖啡店見面。
 
    到了約定的地點,我還在店家門前停車的時候,就看到小涼已經坐在一個戶外座位上等我。
 
    我走到他的座位前坐下,小涼第一句話就直接用日文對我說:「我已經讀了妳寫的故事。」
 
    「你讀了!」
 
    「是的!寫得還滿有趣的,倒是為什麼要把我們吵架的那個時候也寫進去呢?」
 
    「你是說…中間?嗯…因為我覺得…這是…轉折。」
 
    「我只是照你說的,關於你的事全部都寫進去而已。」我忍不住直接用中文對他說。
 
    「關於我的事?也包括…之前的事?」小涼也跟著用中文跟我對話。
 
    「嗯!是啊!就從我們見面開始。」
 
    「好吧!」
 
    「倒是你,你說拿到的獎金會分給我,結果都沒有。」
 
    「阿…我拿來還貸款了。」
 
    「貸款?」
 
    「是!我來台灣的機票費…是貸款付錢,買車…也是貸款,學費…」
 
    「你怎麼用那麼多貸款?」
 
    「追求夢想…總是…需要付出代價。」
 
    「所以你的貸款還完了嗎?」
 
    小涼遲鈍了一下之後搖頭。
 
    「所以我要等你把貸款還完,你才會把獎金分給我?」
 
    小涼微微的點頭:「抱歉!」
 
    「所以關於你的故事,我只要寫這一篇就夠了?」
 
    聽到我這麼說,小涼雙手抓住我的手,用一種哀求的眼神看著我,一直對我說:「拜託、拜託…」
 
    「好吧!」天啊!我發覺我的心未免也太軟了吧!明明知道獎金都已經全部被他給獨吞,偵探助手這工作那麼的危險,偵探破案之後也不給我錢,我卻敵不過他的請求,還願意繼續為他工作,我人真的太好了吧!
 
    「嘻嘻!真的謝謝妳!那我們…進入主題吧!這次…我在調查的…案件,壽山有很多…棄屍…妳知道嗎?…死狀…都不一樣。」
 
    「喔!你在說那個最近鬧得人心惶惶的案件,壽山最近發現很多俱無名棄屍,他們的死狀都不一樣,但是都很淒慘,這件事搞得大家都以為高雄出現開膛手傑克。」
 
    「是的!就是這件事。還有…我也在注意…另一個,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的太平間…一直…有…屍體消失。」
 
    「屍體消失!我好像有看過那則新聞,好像是以前的。」
 
    「但是…到現在…還是…一直…有屍體消失,大家…都以為是…靈異現象,所以警察也…沒有太去調查。我在想…無名棄屍…是不是跟…消失的屍體…有關聯。」
 
    「你這次想破解高雄的開膛手傑克傳說嗎?」
 
    「妳知道…來自東南亞的…咒術嗎?」
 
    「來自東南亞的咒術?你是說泰國的降頭術嗎?」
 
    「妳剛剛說什麼?」
 
    「降頭術啊!是在泰國鄉野流行的邪術。」
 
    小涼突然興奮的用日文說:「對!就是這個。“降頭術”。」但降頭術這三字仍然用中文說。
 
    「但是,“降頭術”日文是什麼?」
 
    「啊!這個…我也不知道。」
 
    「總之,已經得到答案了。」
 
    「答案?」
 
    「妳應該知道“降頭術”的規則吧!妳如果說得出這個字,那妳應該就會知道,為什麼警察只找到屍體的部分,無法拼湊出全身,無法知道無名棄屍的身分。」
 
    對於泰國的降頭術規則我也不是很了解,但大概就像跟神明拜拜求好運差不多,只是他們在祈求的不是正向的神明,而是向陰暗的鬼神祈求降禍於他人。
 
    降頭術其實分滿多種,最有名的莫過於求愛情,作法方式就是用火燒一個死去的少婦屍體的下巴〈尤其是因難產而死的少婦〉,所得來的屍油,加進你喜歡的人的飲料裡,對方就會毫無條件愛上你。曾經在台灣演藝圈裡的一個傳聞,有個已經有女朋友的男藝人,因為被某女藝人下了這種愛情降,很快的這名男藝人便跟他原本的女友分手,並且轉而來追求這位給他下愛情降的女藝人,但這只是在台灣演藝圈裡的一個都市傳說。
 
    這也只是降頭的其中一種,還有許多ㄧ般人都會想求的財運、健康、學業、還有防小人,但因為是跟鬼神求的,作法方式都很詭異,這也終於可以解釋為什麼在高醫消失的這些屍體沒有特定於什麼年齡層或性別,男女老少都有失蹤讓人以為這會不會是隨機,其實這不是隨機,這是有鎖定要的是哪個性別哪個年齡層的屍體。
 
    「我以為這個只有在泰國,但是台灣也有。」小涼用日文一字一句謹慎的說。
 
    「台灣也有!我想會不會是從泰國過來的…」
 
    「從泰國過來的什麼?」
 
    「新娘!」我直接講中文了,這個字的日文我實在不會講。「從泰國嫁過來…結婚的女生。」
 
    「台灣有?」
 
    「有!而且還很多呢!」
 
    「有可能…」
 
    我原本也以為這是只有在泰國鄉野才有的邪術,但沒想到現在卻在台灣出現了類似的現象,難道我們常常在泰國鬼片裡才會看到的降頭術現在已經被引進台灣?是那些從泰國嫁過來的新住民引進的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實在是太恐怖了!一定會吸引很多事業愛情不順心的人來尋求降頭的幫助。
 
    「一起去吧!」小涼說著,眼睛卻專注看著他的手機。
 
    「哪裡?是醫院嗎?」
 
    「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