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8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一章 終點公寓

     自從回到了位在首爾的公寓,在波嵐的終點公寓裡幾乎每天都會聽到波嵐在大聲罵房客的聲音,而這個被罵的房客都是同一人,這房客在被罵的時後仍然可以笑嘻嘻的回話。

    這個每天被罵的房客就是藍德的朋友阿爾,從跟著藍德一起回到首爾的公寓,阿爾便跟藍德住在一起,成為藍德的室友。但出生在貧民窟的阿爾從來沒有住過這麼具有科技感的房子,充滿好奇心的他每樣設備都想試玩,而且試過一次還不夠,天生具有調皮搗蛋個性的他總是會一玩再玩,連在公寓中央的透明電梯也整天被他搞得上上下下無數次,這些舉動讓終點公寓這個月的電費暴漲,讓房東波嵐氣得直抓狂。
 
    就在波嵐收到電費通知的一霎那,先是跑到藍德的房間對阿爾整個大爆發,住在藍德隔壁房間的蘿芙也能夠聽到波嵐在罵阿爾的聲音,但首當其衝的阿爾卻完全不覺得恐怖,還可以嘻皮笑臉的面對。之後每當波嵐看到阿爾又在蓄意破壞公寓裡的設備﹝阿爾只是試玩,但對波嵐來講阿爾的這些舉動就跟蓄意破壞沒兩樣。﹞,波嵐就會上前制止,但制止時的說話口氣都不是很好,反而聽起來像在罵人,甚至一次比一次還大聲,於是在終點公寓裡幾乎每天都會聽到這種房東在罵房客的聲音。
 
    身為一個好房東的波嵐並不會隨便給房客調漲房租,整棟公寓對水電費的總支出都會維持在一定的數目以下,就算有超過一點點,波嵐也會用自己在外面兼職當牛郎所賺到的薪水貼補,但如果數字遠遠超出規定的數字,便會找出罪魁禍首是誰,並且狠狠教訓一頓,波嵐就是這樣的房東。
 
    「沒辦法,人家是貧民窟出生的,第一次住在這種地方,就是會好奇嘛!」阿爾這樣回話。
 
    「蘿芙也是出生在貧民窟,她也是第一次住在我這種地方,她就沒有像你這樣,你就不會學人家乖一點嗎?」
 
    波嵐完全不在乎蘿芙就住在隔壁,刻意把蘿芙扯進話題裡,罵人音量大聲讓住在隔壁的蘿芙連不想聽到都很難。
 
    波嵐走後,藍德對阿爾說:「好了啦!你也玩夠了吧!不要在激怒我們的房東了。」
 
    阿爾說:「你們的房東?那麼雞婆啊?」
 
    聽到阿爾說出雞婆這兩個字,藍德覺得這真是個很好的形容詞,便不自覺微微點頭已表示贊同。
 
    看到藍德稍微點頭,阿爾便開始大聲起來:「你看!你也這麼覺得齁!」
 
    「小聲一點啦!沒辦法啊!不然我也懶得去找其他公寓,而且你不要看他這樣,其實…他也是有好的一面,不然我也不會想繼續住在這裡。」
 
    「什麼好的一面啊?我讓你看看我剛剛從他身上拿到什麼東西。」說著,阿爾就把原本緊緊握在手中的東西攤開給藍德看,是一個跟手掌大小差不多的長方形玻璃片,藍德看著這東西覺得很眼熟,似乎曾經在哪裡看過,突然想起波嵐曾經在他面前拿起這東西玩過,原來這個就是波嵐在用的智慧型手機。
 
    藍德大大的倒抽一口氣:「你把他的手機偷過來了?」
 
    「是啊!我從沒看過這種的手機,好小好漂亮,還是透明的,來試看看他有什麼特殊功能。」
 
    藍德一臉緊張的說:「不要試了,你最好快點還給他。」
 
    阿爾說:「你緊張什麼?我會還給他的,試完就還給他。」
 
    「你最好馬上還給他,不然等他晚上要出門發現手機不見的時候,你就慘了…」
 
    「不會慘了,既然我能夠從他身上偷偷拿過來,我也能夠偷偷還回到他的身上。」
 
    「真的嗎?」
 
    「是啊!」
 
    「好!我相信你!雖然我只看過你偷東西,還沒看過你會把東西偷來之後又在神不知鬼不覺的狀態下還給原失主。」
 
    於是藍德跟阿爾兩人就開始玩起波嵐的手機,他們搜出了波嵐手機裡的許多文件,裡面有公寓內的房客資料,還有他在酒店裡的常客資料…
 
    「哇!原來他都喜歡老女人啊!他都是吃這一味的嗎?」阿爾看著這些酒店常客名單說到。
 
    「應該不是這樣吧!應該是說有錢去那邊消費的都是這種等級的貴婦。」
 
    「然後去當人家的下人…」
 
    「對啊!就是當人家的那個…」
 
    「哪個?」
 
    「小三…」藍德小心翼翼的說出這兩個字。
 
    「小三!原來他是在當人家的小三啊!」阿爾放大音量說著。
 
    「你小聲一點啦!」藍德趕緊制止阿爾說話的音量:「男公關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是客人付錢請他當小三的。」
 
    「原來還有客人付錢請他當小三喔!他就是以專門拆散人家夫妻感情為職業的嗎?」
 
    「不是啦!不是那樣…」
 
    這兩個人接下來的對話只會繼續把波嵐的職業越描越黑。
 
    手機回到主頁畫面,阿爾看到有一個應用程式讓他感到好奇,這應用程式圖示上寫著“112”三個數字,底下的名稱是“網格警察”。
 
    「這是什麼啊?感覺好像是個很好玩的遊戲耶!」
 
    「啊!那個是…」藍德還來不及解釋這個應用程式,阿爾就搶先按下去,接著一個身上佈滿藍色發光線條的電子人從地板冒出,出現在藍德和阿爾面前。
 
    阿爾大叫:「哇!好酷喔!」
 
    藍德緊張的說:「他是警察啊!你把警察叫過來了。」
 
    阿爾說:「這個是警察啊,教我怎麼玩。」
 
    藍德說:「那個不是玩的,那個是把警察叫過來的應用程式,你已經把警察叫過來了。」
 
    阿爾驚覺不對勁,便小心翼翼的說:「警察…所以在我們面前的這個是真正的警察?」
 
    「對!」
 
    阿爾馬上抓起藍德的手:「快逃啊!」便趕緊往房間門衝出去。門一打開,波嵐就站在門外。
 
    波嵐一看到阿爾便大罵:「果然又是你啊!我就知道是你偷的,還來!」
 
    阿爾嚇得只好把從波嵐身上偷來的手機乖乖還給波嵐。
 
    波嵐看到站在藍德房間裡面的網格警察,生氣的對阿爾說:「看你這次又幹了什麼好事?如果被罰錢的話,我就從你的房租漲價來賠償。」
 
    波嵐進去藍德的房間裡對這個網格警察說了幾句話,又鞠躬道歉,網格警察才消失進地板裡。
 
    波嵐走過來,一板臭臉看著藍德和阿爾,藍德和阿爾看著波嵐這張臉,不自覺低下頭向波嵐鞠躬道歉:「對不起!」
 
    「我去上班了。」波嵐沒有給他們的道歉做任何回應,自個搭電梯下樓去,藍德和阿爾抬起頭看著波嵐離去的最後身影說:「他是原諒我們了嗎?」
 
    或許對波嵐這種壞脾氣的房東來說,做錯事只要沒被處罰就已經算是很慶幸了。
 
    隔天早上,蘿芙正獨自一個人在走廊一端用手機看亞瑞克斯的演唱會畫面,浮空投影螢幕放大浮現在她面前,蘿芙也跟著音樂節奏以及演唱會現場氣氛嗨了起來,正當歡樂到一半時,蘿芙聽到在走廊的另一端有個人正在大聲講電話的聲音,這人講話聲音之大,讓蘿芙不得不關掉影片,轉過頭來看看這個人的狀況。
 
    「從我申請的第一天都已經到現在了,就不能處理的快一點嗎?…就因為我文件不齊全,我就不能有跟其他南韓公民一樣的權利嗎?…就因為我本身不是南韓公民嗎?…我說過,我現在已經沒辦法回家拿文件了啊…」
 
    蘿芙看著這個正在大聲講電話的人,是個年紀看起來跟蘿芙差不多的男孩,他身型高瘦,綠色的頭髮裡有著些許的金色挑染,而他用蘿芙聽不懂的韓文講電話那種大聲又兇狠的口氣讓蘿芙不禁聯想起他們那個可怕的房東,看著這人讓蘿芙開始感到冷汗直冒。
 
    突然這人轉過頭來看到蘿芙,蘿芙嚇了一跳,她在這人的目光下小心翼翼的走回自己的房間,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了。
 
    這人看著蘿芙已經關上的房間門,心裡想著:「她剛剛聽到我的對話了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