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校花之死〈下篇〉之九 關鍵的影片

     半夜不知道是幾點,正當我睡覺睡到一半時,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我在半夢半醒中拿起放在我床前的手機,是我的偵探小涼打來的電話,果然只有他才敢這麼大膽的在半夜吵醒我。

    「moshimoshi?」
 
    「我在!」
 
    「去LINE看我傳給妳的影片。」說完就馬上掛電話。
 
    我又把手機轉到LINE的畫面,有小涼傳給我的兩則新訊息,我打開來看這兩則新訊息,第一則寫著“這是我從盧心婷的手機裡挖出來的已經被刪除的影片,影片刪除時間正好是盧心婷受害的那個晚上,妳看完之後再跟我說妳的看法。”,第二則就是小涼要我看的影片。
 
    我打開影片來看,這是在班上用手機偷偷錄影的影片,雖然畫面有點搖晃,但重點卻拍得非常清楚。影片中有一個很老的男老師拿著棍子打站成一排的學生,還很大聲地斥責這些學生,影片就這樣持續著,直到下課鐘聲響起,影片才結束。
 
    我關掉影片,回到LINE的畫面馬上就看到小涼傳給我的一則新訊息,問我“妳有什麼想法嗎?”看來我的已讀很快就傳到他的畫面了。
 
    “那個老師是在打學生嗎?”我回覆。
 
    “我才要問你,你們台灣的老師會打學生嗎?”
 
    “會!台灣的老師會打學生,但是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已經禁止打學生。”“我以前也常常這樣被打過。”
 
    “以前?大約是什麼時候?”
 
    “在我國小的時候,還有國中的時候,到了高中就開始漸漸提昌禁止對學生體罰,大學時就已經完全禁止了。”
 
    “這影片拍攝時間是兩年前,是已經開始禁止體罰的時期,但是這老師卻還會體罰學生,盧心婷偷偷錄影,就有證據可以揭發這個老師。”
 
    “所以你在懷疑會不會就是這個老師策劃的?”
 
    “還有很多事情我還沒處理清楚,接下來就只有問這個老師本人最清楚。”
 
    “可是這個老師是誰我們不知道,而且如果他真的就是兇手,刪除影片的人就是他,他會配合我們跟我們說明嗎?”
 
    “所以我們需要警察的幫忙。”
 
    “警察!小涼,我覺得你已經越來越接近真相了。”
 
    “不!還沒結束。”
 
    “你走了跟其他偵探不一樣的推理之路,這樣子我寫成書才會有點閱率嘛〈笑臉〉”
 
    小涼傳給我一個比著Yeah的日文貼圖。
 
    隔天早上,小涼就直接跟我約在警察局前見面,小涼把影片拿給警察們看,警察看完之後,立刻出動前往數德技術學院,很快就將影片中這位打學生的老師帶回警察局裡,這位打學生的老師看起來就跟影片裡的他完全一模一樣,真不愧是警察級的人肉搜索。這位老師的名字叫汪英明。
 
    小涼用中文對這老師說:「你是張彥廷的國文老師吧!」順便將張彥廷上個學期的課表遞給我看,他真的是張彥廷的國文老師。
 
    「對!」這老師簡短的回答。
 
    「我找到你的履歷表…你當老師這個職業…很久了,在你年輕時…都是當小學老師…你一定…很常打學生。到了中年過後…你來數德技術學院教課…是因為還改不掉打學生的惡習,所以…才會打學生。」
 
    「對!因為這是一間私立學校,這裡的學生都很懶散很混,我當然會忍不住想要教訓這些學生。」
 
    「那你為什麼要殺盧心婷?」我忍不住對這老師大吼,儘管我還不知道真相,一個年輕女孩生命的逝去讓我也感到憤怒。
 
    「因為她的國文一直都不及格,她就在我某一次體罰學生的時候偷偷錄影,還用這個影片威脅我讓她的國文通過,如果我沒讓她的國文通過,她就要在網路上公開影片,甚至還可以用這影片對我提告,這樣子我就會被炒魷魚,我家裡還有三個小孩要養,一個還是殘障,我怎麼可以因為她這樣做就讓我沒工作,我三番兩次要求她把影片刪掉,但她就是不刪,她的人氣很高,她講話大家都聽,所以我只好殺了她,之後再將她手機裡錄的那則我體罰學生的影片刪掉。」
 
    「原來人真的是你殺的…」在場的警察也都聽到了。
 
    「你以為…你將影片刪除…就是沒事?如果是專業的電腦工程師…仍然可以…找到影片…從垃圾桶的最底層…挖出來。除非…你把手機的內容…全部洗掉。」
 
    「不只可以挖出檔案…還可以…看到檔案的…刪除時間。」小涼將手機裡的一張照片出示給這個老師看「這是這支影片的刪除時間,我從我的工程師朋友…的電腦螢幕拍照。你說…這個時間…你在做什麼…你在哪裡?」
 
    小涼也把照片拍到的影片刪除時間出示給在場所有員警看,我也看到了影片刪除時間,正好與盧心婷被殺害的那段時間吻合。
 
    「你只有教日間部的學生吧!你有誰…可以做你的不在場證明呢?」小涼繼續說著。
 
    現場沉默了一會之後,這老師才大聲的說:「沒錯!人就是我殺的。」
 
    警察拿出手銬將汪英明老師銬上,但我最後還有個疑問,我大聲問這老師:「張彥廷被逮捕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幫他呢?你跟他也有仇嗎?」
 
    「我說過,張彥廷也是那群很懶散很混的學生之一,常常被我處罰,就在有一次我在下課後把他留下來的時候,他問我該怎麼追女生,我問他是盧心婷嗎,他點頭,我當下心中是五味雜陳,又是一個盧心婷的追求者,但我那時也正在暗地策劃著我該如何殺掉盧心婷,才不會被發現。而正好這個懶散又調皮的小子來了,我想應該可以讓他來幫我這個忙,於是我就帶他到學校裡一個很隱密的地方跟他聊天,在聊天中我也騙他說盧心婷並不忌諱黃色笑話,但事實上盧心婷是個非常潔身自愛的處女,任何帶有色情的調戲他都無法接受,所以我這樣騙張彥廷只是想要讓他有點證據遺留在現場。張彥廷將盧心婷約出來的那個晚上,我正好就躲在附近,張彥廷把一個裡面裝滿他的精液的保險套給盧心婷看,盧心婷就把這個保險套往張彥廷身上砸過去,保險套就這樣破掉了,裡面的精液全部噴出來,張彥廷嘻嘻哈哈地跑走,盧心婷還停留在原地要把潑到她身上的精液擦乾淨,我看時機到了,所以我就出來,拿出刀子一把刺向盧心婷。確定盧心婷沒有呼吸心跳之後,我就可以搜出放在她包包裡的手機,找到那個我一直很想刪除的影片將它刪掉。」
 
    整個案件總算是落幕了,兩個原本關在看守所的嫌疑學生陳毅倫跟何宇帆都被放出來,這兩個學生擁抱著前來接他們回家的家人,順便對我的偵探小涼深深鞠躬道謝。
 
    在警察局門外的還有盧心婷跟張彥廷雙方的家屬,他們一看到警方帶著汪英明老師走出警察局,便激動得恨不得上前毆打這個老師,警方也趕緊將家屬架開維持秩序。
 
    還有,警察局門外還圍了一大批新聞記者,這群記者紛紛將麥克風對著我和小涼,連攝影機也在拍著我們,此時的我們好像變成了大明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小涼也不禁臉紅害羞了起來,小涼在跟記者講中文時,他的講話速度竟然比平時對我說話的速度還要更慢、更斷斷續續。
 
    等記者都離開了之後,我跟小涼走在路上,小涼對我說:「佑琳,謝謝妳。」
 
    「嗯!沒什麼。」
 
    「佑琳,我有事想要求妳。」
 
    「什麼?」
 
    「成為我的助手吧!從此以後,只要是我在辦案的時候,不管我走到哪裡,妳都絕對要跟在我身邊,一秒都不可以離開我,妳一定要看著我辦案的每一個過程,將我所辦案的每一個過程都清楚記錄下來。」
 
    「嗯!好!」
 
    以上,這就是我所跟隨的從日本來的伊藤涼平偵探在台灣破解的第一案,我在此將整個過程記錄下來,這是我答應他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