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8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校花之死〈下篇〉之七 人氣王

     走出數德技術學院,我們來到大馬路上的一間便利超商,在超商裡找個位置坐下,小涼一坐下之後便是拿出筆記型電腦,但這回他打開筆記型電腦之後並不是馬上緊盯著螢幕看,而是抬頭跟我對話了一會。

    「在我…找到的十七個追求者裡…我的印象中…沒有看到留級生。」
 
    「所以…在這之前找到的十七個追求者…都不算!都先…不要管,妳知道了嗎?」
 
    「嗯!」
 
    「好!我應該先找…盧心婷認識的人…有沒有留級生…或是…老師…」
 
    「可是你說的這些人,他們為什麼要殺盧心婷?」
 
    「不知道!這也是…我們該調查的。」
 
    「那麼就你所認為,盧心婷會是個什麼樣的人?」
 
    「她很漂亮、有自信、也是人緣很好的人,對於她…我沒有看到負評,但是…或許是她選擇男人…標準太高,所以…很多追求者…都被拒絕。」
 
    「到這裡我有疑問,如果拒絕很多追求者,應該多少會出現負評,但是…為什麼你說她沒有負評。」
 
    「我問妳,如果妳喜歡一個男人…妳向他告白…被他拒絕,那是什麼樣的人,他即使拒絕妳…妳也不討厭他?」
 
    「嗯…應該是個夠成熟的男人,跟他認識了一陣子,想進一步成為男女朋友,但他不想,不過就算不能成為男女朋友,還是可以像平常一樣繼續當普通朋友,就是這種夠成熟的男人。不過如果是另一種人,告白之後被對方拒絕,不能成為男女朋友就算了,竟然連普通朋友也當不成,這種幼稚的人,如果我是男生的話我就是會想殺這種人。」
 
    「很好!妳還提供給我殺人兇手的心理,不過如果盧心婷是妳說的那種…幼稚的人,她拒絕了十七個男人,怎麼還可能…活得那麼久?而且這些人…都還在她的fan page裡。」說著,小涼便把電腦螢幕轉向我這邊,讓我看他上網找到的‘數德技術學院校花-盧心婷’的粉絲專頁。原來小涼剛才是在一邊跟我講話一邊上網找資料。
 
    我稍微瀏覽一下這個粉絲專頁,這個粉絲專頁是由盧心婷本人設立的,裡面放了很多她美美的照片和日記,盧心婷不只是校花,也有兼職當模特兒拍寫真,粉絲人數很多,只是近期的留言牆上滿滿都是學校的師生們和粉絲們悼念她的死去的留言。我將留言牆往下拉,看到的都是讚美的話,真的完全沒有看到任何負評,還是說負評已經被她本人刪除這點也未知。
 
    「真的耶…可是如果不是追求者的話,那麼還有誰有可能會殺了她?」
 
    「認識她的人…或是跟她有仇的人…」
 
    「有可能是因為其他女生的忌妒嗎?」
 
    「如果是忌妒…有必要殺人嗎?」
 
    「也對,是不用做到這種地步。」
 
    「我們應該…從她認識的人開始查起。」
 
    「盧心婷她有認識的人是留級生嗎?」
 
    「我不知道…老師…也是有可能!還有…張彥廷…」
 
    「張彥廷他不是兇手吧!」
 
    「不一定…警方…在那邊找到他的精液,所以他一定…有去過那裡。」
 
    「你是說張彥廷有去過案發現場?那他是有看到兇手本人嗎?這樣的話如果他不是兇手的話,那他不就是…目擊者?」
 
    「不可能!如果是的話,警察有必要拷問他…逼他供認嗎?如果他是目擊者…他可以…跟警察說兇手是誰。」
 
    「也對!那如果張彥廷真的不是兇手的話,他有去過案發現場,兇手也有去過案發現場,是這樣嗎?」
 
    「對!一定是。」
 
    「那這樣的話,是說張彥廷去案發現場的時間跟兇手去案發現場的時間是隔開的,所以張彥廷沒有看到兇手本人。」
 
    「沒錯!」
 
    「還有盧心婷就從頭到尾都待在那種地方?」
 
    「只能先這麼猜測。」
 
    「那麼…是你說的那個兇手先把盧心婷約到那個地方的?」
 
    「不是!是張彥廷約來的!」小涼斬釘截鐵的說:「如果是兇手先把盧心婷…約到那個地方…再殺害,那麼張彥廷再過來的時候…一定會看到屍體…然後報警,所以…一定是張彥廷先出現…走了之後…兇手再出現。」
 
    「兇手出現得這麼快!那麼二技生的張彥廷他知道有那個地方嗎?」
 
    「他可能不知道,或許…兇手在利用張彥廷,張彥廷曾經…跟兇手去過那個地方…所以張彥廷才可以…跟盧心婷…約到那種地方,張彥廷跟兇手認識?」
 
    「張彥廷跟真正的兇手認識?」
 
    「有可能…而且…我覺得張彥廷…有可能跟兇手很要好…是好朋友。」
 
    「所以你覺得是他們兩人要聯手殺盧心婷?」
 
    「也有可能!張彥廷…或許…並不是那麼無辜…查張彥廷的臉書!」
 
    小涼又將螢幕轉到張彥廷的臉書,這個管理者已經死去的臉書頁面,最後一則發文時間停留在六個月前,就算小涼現在加他好友,也永遠等不到回應,其他的偵探也曾經有想這麼做吧!
 
    「看張彥廷的朋友…」小涼點進張彥廷的好友列表,他的朋友幾乎都是男生居多,很少有女生。
 
    「都是男生朋友啊!從交友看來…他似乎…不擅長…跟異性相處,但是個性活潑,所以…同性朋友很多。所以…這種特性的人…應該也不擅長…追求異性,他可能是…不擅長追求盧心婷…所以…才要請教學長…或是老師幫忙。」
 
    小涼從一個人的交友狀況就可以看出對方的個性和處事態度了。
 
    「張彥廷有可能…真的找上兇手…來幫助他…而兇手…一定是一個恨盧心婷的人…所以他覺得…這是好機會…可以趁機殺盧心婷的…好機會…又可以將罪推給這個…無辜的追求者…」
 
    「這麼過份!」
 
    「對!這一定是…預謀犯案,只是…兇手在等機會…可以讓他殺人…又可以…不用坐牢。兇手一定很恨盧心婷…而且…恨很久。」
 
    「可是你也看了大家對盧心婷都是很好的印象,我實在想不出有誰會恨她,如果只是純粹嫉妒應該也不會做到那種地步。」
 
    「所以盧心婷…有惹到誰嗎?張彥廷怎麼可能…又剛好找上這個人幫忙?所以這個人…一定是盧心婷跟張彥廷都認識的人,而盧心婷跟張彥廷兩個人…互相不認識…」
 
    「是老師嗎?」我突然開口插話,小涼停下來,我繼續說:「聽你這麼敘述,我馬上就想到會不會是老師。就像甲班跟乙班的同學都互相不認識,但是他們有共同的在教英文課的陳老師,陳老師他教了甲班和乙班的英文。」因為台灣很多人姓陳,所以我也用陳來做例句。
 
    小涼呆了半响,接下來開始用日文講話,講了一連串我根本就聽不懂的偵探級術語,到後面說話口氣還越來越亢奮,最後喊了「やった!」跳了起來。
 
    我急忙說:「等一下!你剛剛說什麼?你剛說的都是我還沒學到的日文。」
 
    小涼說:「不!妳不能聽不懂,妳是我的助手,妳一定要能夠…把我辦案…和推理的…每一個過程…都清楚記錄。」
 
    小涼回到座位上對我用中文慢慢的解釋:「沒錯!果然是老師…有這種可能。首先…盧心婷和張彥廷是不同科的學生…不可能有兩個人都認識的前輩;再來…我看盧心婷的fan page按Like的年齡分布…都是16到25歲的人,也就是學生,26到30歲的人…只有三個,沒有超過31歲的人,所以也就是…老師裡沒有迷戀她的人,記住了嗎?」
 
    「嗯!」
 
    「所以接下來要查的就簡單了,只要查兩個人間…有沒有同一個教課的老師。」
 
    「查他們的課表嗎?」
 
    「張彥廷的…只要查他被逮捕的那個學期的課表,盧心婷的…最好全部都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