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8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校花之死〈下篇〉之六 命案現場

     「對了!你要不要再去命案現場走一趟?現在會再回來這裡的偵探應該比較少了,因為那個從韓國來的沈偵探已經快查出兇手是誰了。」我這麼對小涼建議著。

    「嗯!好!」小涼簡單的回答。
 
    於是小涼跟我又再度走進這間學校,命案現場位在校園很偏僻的一個角落,如果這間學校裡的學生要找到命案現場的位置都有困難,那就更別說是身為校外人士的我們了。
 
    這間位在郊區的數德技術學院佔地面積廣大,我跟小涼在校園裡繞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才找到這個傳說中的命案現場,找到我腳都累了。
 
    來到命案現場,第一個映入眼簾的畫面竟然是一對學生情侶在親親!!
 
    小涼馬上就用日文脫口而出說:「搞什麼啊?」
 
    這對學生情侶的男學生轉頭過來看到我們後嚇到:「呃!」隨後便馬上將褲子拉上。
 
    我說:「我們什麼都沒看到,你們繼續。」
 
    男學生說:「不用了啦!被妳嚇到都軟了,還繼續。」隨後便帶他的女朋友離開現場。
 
    小涼用日文問我:「他們在幹什麼?」
 
    「他們阿…」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種行為。
 
    「我知道了,不過他們離開也好,我好辦事。」
 
    接著小涼便開始在現場做一番觀察,他在現場走來走去、看來看去。四個月前,校花盧心婷在這裡被刺殺身亡,警方在現場找到一位男同學張彥廷的精液,便將張彥廷逮捕到案。在拷問的過程當中,張彥廷始終否認人是他殺的,家人與朋友也無法找到證據證明他的清白,三個月後,也就是上個月,張彥廷在看守所內割腕自殺了。
 
    「佑琳!」小涼開口叫我。
 
    「是!」
 
    「這裡真是偏僻。」
 
    「是啊!」
 
    「在這裡做愛,也沒有人會發現,就像剛才那對。」
 
    「嗯!是啊!」
 
    「那麼…就算要在這裡殺人…」
 
    「也沒有人會發現…」
 
    「請妳大叫吧!」
 
    「什麼!」
 
    小涼用中文對我解釋:「對!請妳大叫吧!盧心婷在看到兇手…要殺她的時候,不可能…不會大叫,所以…請妳試著…模仿那時的情況…大叫一聲…看看吧!會不會…有人過來…救妳。」
 
    原來是這樣啊!還真是為難,我也只好聽我的偵探的命令大叫了…
 
    「啊!」我用特別淒慘又特別戲劇化的音調大叫一聲,模仿當時盧心婷看到兇手要來殺她的那種情況。馬上就有兩個人跑過來,是剛剛那對在這裡做愛的學生情侶!
 
    「怎麼了?」這對學生情侶一來便異口同聲說到。
 
    「沒事!我只是…叫她模仿盧心婷尖叫。」小涼用中文對他們說著。
 
    我對他們說:「你們一直在這附近嗎?」
 
    男同學說:「對啊!我們就到旁邊做了。好不容易硬起來,被妳這樣叫一聲,又軟了,硬不起來了啦!都是妳害的。」
 
    什麼!我有那麼可怕?
 
    「硬不起來…是你自己…太弱,不要推卸責任。」小涼用中文罵那位男同學。
 
    「對嘛!這麼容易就軟,還推卸責任?」他的女朋友也罵他,這女同學講話的聲音尖細。
 
    「好啦!妳沒事幹嘛叫啦?」男同學說到。
 
    小涼用日文對我說:「到現在為止,沒有人再來了嗎?就除了這兩位?」
 
    咦!是啊!都沒有任何人再來了。看來這地方真是偏僻,就算在這裡有發生什麼事,第一時間都沒有人會發現。
 
    小涼用中文問這對情侶:「你們…怎麼知道…有這個地方?」
 
    男學生說:「就因為盧心婷的命案,我們才知道有這個地方,不然這裡真的很偏僻,平時應該很少人會知道這裡,就因為盧心婷的命案之後,這裡竟然意外變成學校裡的觀光景點之一,很多學生都要來這裡看一下,也有很多偵探都要來這裡看一下,不過這也是剛發生命案的時候,現在會來這裡的人有比較少了。」
 
    小涼說:「原來!你幾年級?」
 
    男學生說:「我二技二年級,我女朋友也二技二年級,快要畢業了。」
 
    小涼說:「你們…之前…完全…不知道…有這個地方?」
 
    男學生說:「對!完全不知道,是因為盧心婷的命案發生之後,我們才知道這裡的。」
 
    小涼說:「嗯!我懂了。」
 
    我問他們:「你們是從五專的時候就在這裡讀到二技的嗎?」
 
    男學生說:「我是!但我女朋友不是,她二技才來這裡讀。」
 
    我說:「喔!所以你從五專就進來這裡讀到二技,讀了七年?」
 
    男學生說:「對!」
 
    小涼悄悄用日文問我:「什麼?」
 
    我說:「這是台灣教育體制的不同,台灣的技專院校有四技部、五專部跟二技部。四技部非常等於大學的四年,而五專部跟二技部是連接在一起的,五專部加二技部非常等於高中三年加大學四年,等於七年,你們日本的大學應該沒有這樣分吧!」
 
    小涼想了一下後說:「我們日本…好像…有!高中跟大學都一樣…是三年跟四年,五專部…就是我們日本的高等專門學校…五年,但是沒有二技,我們有…短期大學…三年。」
 
    「喔…原來日本還有短期大學啊!那麼女同學,在盧心婷的命案還沒發生之前,妳知道這個地方嗎?」
 
    女學生回答:「不知道!我來這裡讀才一年多。」
 
    小涼說:「來這裡…讀了七年的…男同學…不知道有這個地方。」
 
    「嗯!你有想到什麼了嗎?」
 
    小涼接著說:「讀了七年的男同學…不知道有這個地方,那麼…誰會知道有這個地方…可能是…讀更久的…留級生…或是…在這裡更久的…老師。」
 
    「哇!不一樣的推理方向,不錯!」
 
    「如果已經…在這裡讀了七年的男同學不知道有這個地方,那就…更不用說…才來這裡就讀一年不到的…新生,盧心婷是五專四年級的學生,她可能…也不知道有這個地方,我這樣推測一下,在這裡讀書愈久的學生,或是在這裡工作愈久的老師員工,嫌疑就越大。假設盧心婷是不知道這個地方,那兇手應該會先把盧心婷約到這個地方,再下手殺害。」
 
    「所以,你下一步要怎麼找線索?」
 
    「我們…應該先排除兇手是追求者這樣的推測,先試著打聽看看在這裡的留學生或是老師員工裡有追求者嗎?」
 
    「那個…請問你們是偵探嗎?」男同學問我們。
 
    正當我差點要脫口而出說;「是啊!」的時候,小涼搶先說:「不是!我不是偵探!」小涼仍然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是偵探。
 
    「不是喔?可是…我看你說出來的話很像,你是日本人嗎?」
 
    「我是日本人,可是我不是偵探。」小涼繼續否認。
 
    「最近有很多偵探都會進來我們學校調查這件事情,可是今天有一個偵探找出了兩個最有嫌疑的追求者,警察就把這兩個追求者帶到警察局偵訊,今天就沒有偵探再進來我們學校辦案了,果然是因為這樣,看來兇手就快抓到了。」女學生在一旁說到。
 
    「就是那個韓國偵探沈俊賢。」我不禁說到。
 
    「他找到的兩個追求者…都不是留級生,一個…甚至才一年級而已…Oh My God!那個韓國偵探…他只會再製造出…兩個張彥廷…」小涼開始露出焦急的神情。
 
    「你們真的不是偵探嗎?」男學生又再度問了同樣的問題。
 
    「不是!佑琳!我們走!」小涼一邊說著一邊離開這裡,我也趕緊跟著離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