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9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第二十章 鏡室

     當材料和工具都送到牧狼人的基地後,牧狼人又將他的機械狼製造工廠重新改建一番,製造工廠改建完成之後,牧狼人開始移動他的基地。

    牧狼人走到中央控制室,手指頭在透明顯示器上比劃,布萊恩‧西蒙的企業大樓80樓以上的建築自動向兩邊分開,牧狼人的基地直直衝上天,分開的建築又自動合起,變回企業大樓原有的樣貌。
 
    牧狼人的基地在半空中重組成一個大型飛艇,飛往貧民區的方向,降落在荒漠邊緣,牧狼人的基地在此駐站。
 
    駐站完成後,牧狼人再度開啟製造工廠的總電源,製造工廠開始趕工做出全新改良版的機械狼。
 
    而一直被關在密閉房間裡的藍德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他只有隱約感覺建築物似乎移動過了,藍德再度打開對講耳機連結到在荒漠另一端的貧民區,此時戴著對講耳機的人是阿爾。
 
    阿爾一聽到對講耳機打開的聲音,便激動的問:「藍德!你怎麼那麼久都沒聯絡我們啊?我們還差點以為他已經殺了你,他有沒有對你怎樣啊?」
 
    「不!他沒有殺我,但就是一直打我、揍我…我快不行了…」
 
    「真是可惡!他這個傢伙!藍德,你不要再忍了,我們現在馬上就過去救你,這次你可不要再阻止我們了!」
 
    「不!阿爾!你先聽我說,我剛才感覺到他的基地好像移動了,現在我感覺到週邊很安靜,不像在洛杉磯市中心區那樣吵,感覺好像來到了沙漠…」
 
    「沙漠!?」阿爾聽到這個字,完全不敢去猜想牧狼人是不是已經把他的基地移動到荒漠裡了,但面對像他這種如此變幻莫測的敵人,會有這樣的猜想也不是不可能。
 
    「對啊!所以阿爾你要不要先出來確認看看?」
 
    「可是他為什麼要移動他的基地?」
 
    「這個我也不知道。」
 
    「他最近這幾天都沒有再派機械狼來攻擊,現在卻移動他的基地,他到底是要幹嘛?」
 
    「阿爾,我有種最壞的猜想。」
 
    「什麼最壞的猜想?」
 
    藍德謹慎的說:「他可能…開始改造他的機械狼了,所以才會一段時間沒派機械狼過去攻擊你們。」
 
    「什麼!」阿爾聽得開始冷汗直冒:「那我們要怎麼對付他?」
 
    「我現在也沒辦法了,上次我幫助你們打贏機械狼的時候,他馬上就知道是我幹的,現在他的製造工廠已經對外封閉,就算我有經過也看不到他怎麼改造了。」
 
    「我們現在就過去救你!」
 
    「什麼!你們現在要來救我!可是他並沒有那麼好對付。」
 
    「管他好不好對付,你覺得我會讓你這樣一直被他欺負嗎?既然他都已經來到荒漠了,這樣也好,我們好過去救你。」
 
    「阿爾,你真的要過來?」
 
    「對!等著我們過去救你吧!」說完,阿爾便關掉對講耳機,在阿爾身旁的比廉也聽到了,兩人站起身走到女孩們的房間,蘿芙與媚影聽了之後,四人便馬上準備各自的武器,一齊出發前往駐站在荒漠裡的牧狼人的基地拯救藍德。
 
    比廉與媚影騎著各自的重型機車在夜晚的荒漠裡奔馳著,阿爾坐在比廉的機車後座,蘿芙坐在媚影的機車後座,伴隨著天上明亮的滿月,這個夜晚安靜得特別美麗,但同時也是個會讓人不寒而慄的安靜,在前方等待著他們的是個未知的危險。
 
    機車行駛了一段距離之後,他們漸漸看到前方不遠處的龐然大物,是一艘巨大的飛艇,它就停在荒漠的正中央。兩輛重型機車在飛艇前停下,基地的大門大方的向外開放,彷彿就像在歡迎他們入內參觀似的。
 
    由於迫切想救出藍德的心態,一行人便不疑有他的下了車之後就直接往大門裡跑,沿著直直的走道通往基地裡,到了走道盡頭,他們第一個來到的地方是一個充滿水晶鐘乳石柱的鏡室,地板與天花板都是由鏡子製作而成,低下頭或抬起頭都可以看到自己在鏡中無限延伸的倒影,空間內不整齊的排列許多水晶鐘乳石柱,遊走在其間讓人感覺像是來到了水晶幻境。
 
    他們來到的是機械狼的棲息地,每一根水晶鐘乳石柱都是每一台機械狼專屬,也包括已經報廢的機械狼。機械狼來到這裡會先重組成機械狼人之後再進入鐘乳石柱內,牧狼人在藉由此更新它們的系統,同時也藉由此讓它們充電。
 
    但現在這裡的鐘乳石柱全都是空的,機械狼已經全部被放出來,大部分的機械狼正在製作工廠內接受改造中,少部分則留在這裡看守,以便有任何人闖入就可以馬上給予攻擊。
 
    四個人往鏡室裡走,說時遲那時快,這時正好從水晶鐘乳石柱間跑出一隻機械狼迎面襲擊而來,比廉握緊手中的斧頭往機械狼的正面一揮,機械狼被打飛出去,撞到後方的水晶鐘乳石柱後倒地又爬起來繼續攻擊,機械狼張開大嘴撲向比廉,比廉將斧頭橫握,抵擋機械狼的攻擊,機械狼狠咬住比廉的斧頭把手。
 
    機械狼緊緊咬著斧頭把手不斷掙扎,掙扎力道之大,讓比廉感到快招架不住。媚影和阿爾趕緊從兩旁抓住機械狼,試圖將機械狼從比廉的斧頭把手拔開,阿爾拿出瑞士刀裡最尖銳的一把,大力的往機械狼身上捅幾下,但無濟於事。媚影也有想過要拿出她的電磁脈衝炸彈,但被阿爾阻止,因為這麼做也會讓比廉受到傷害。
 
    蘿芙呆站在一旁,平時擅長遠距離射擊戰的蘿芙面對這次的近距離突擊完全感到不知所措,正當蘿芙因垂頭喪氣而低下頭時,她從鏡子的倒影中看到機械狼下方胸口到脖子之間有什麼東西正在上下快速移動,蘿芙定睛一看,是氣缸,原來機械狼的汽缸就裝置在胸口到脖子間的位置。
 
    蘿芙蹲下身,舉起槍往機械狼的氣缸發射,子彈卡在活塞內,活塞無法推動,能量無法運送,機械狼一陣痛苦掙扎後漸漸停止動作。
 
    比廉放下斧頭,將斧頭從機械狼的口中拔出,轉過身來問蘿芙:「妳剛剛射它哪裡?」
 
    蘿芙將機械狼的身子翻轉過來,指著胸口到脖子之間的氣缸,子彈就卡在氣缸裡。
 
    四個人起身討論,比廉說:「現在已經知道機械狼的其中一個弱點在哪裡,如果再遇到的話應該也可以對付了吧!我們得趕快去救藍德。」
 
    阿爾說:「可是這裡這麼大,我們要怎麼分辨出方向感,怎麼去救藍德?」
 
    蘿芙說:「分頭走。」
 
    四個人都沉默了一會,比廉才說:「也好,就只能這樣了,這樣子至少有一個人還可以走到藍德那邊,現在我們連原本是從哪個方向進來的都搞不清楚了。」
 
    於是,四個人便朝四個不同的方向前進,在這個充滿密密麻麻水晶鐘乳石柱的空間當中沒有絕對的直線前進,只能不斷避開不規則的水晶鐘乳石柱前進,而且隨時都有可能會被從柱間竄出的機械狼襲擊。
 
    蘿芙溜著直排輪滑行,突然看到在一旁不遠處的柱間出現一台機械狼,而這台機械狼也看到蘿芙,機械狼衝上前攻擊蘿芙,蘿芙趕緊溜著直排輪躲開,利用水晶鐘乳石柱擋住了機械狼的攻擊。雙方就這樣在水晶鐘乳石柱間邊躲避邊攻擊彼此,直到蘿芙忽然從天花板的倒影看到了機械狼在她後方的正確位置,蘿芙趕緊轉過頭來蹲下身,舉起槍往機械狼的汽缸發射,打敗了這台機械狼。
 
    媚影也在柱間看到一台機械狼,她拿出鋼珠炸彈往機械狼一丟,機械狼閃開,鋼珠炸彈打到水晶鐘乳石柱,將水晶鐘乳石柱炸掉,媚影就在水晶鐘乳石柱間一連丟出好幾顆鋼珠炸彈,才成功打到了這台機械狼,但也就這樣炸掉了好幾根水晶鐘乳石柱。
 
    阿爾也在柱間看到一台機械狼,阿爾拿出他的瑞士刀,敏捷地衝到機械狼身邊,將瑞士刀往機械狼裝置在胸口到脖子間的氣缸一插,機械狼漸漸停止動作。
 
    比廉在柱間走著,突然在前方看到一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比廉心想:「天啊!我是在這裡走到頭昏了嗎?」但仔細一想卻不對,這個人的動作也跟自己完全一模一樣。
 
    比廉趕緊跑上前,前方這位跟比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也跟著趕緊跑上前,直到兩人都觸碰到彼此的手,比廉這下才知道,原來是鏡子,其實這裡並沒有像看到的那麼大,這一切都是鏡子反照的效果。
 
    但也多虧有了這面鏡子,他在鏡子裡看到有一台機械狼衝過來攻擊,比廉趕緊回頭,舉起斧頭往機械狼的胸口到脖子間一砍,破壞機械狼的氣缸,機械狼才漸漸停止動作。
 
    前方沒路了,比廉只好往回走。四個人在分不清楚方向的鏡室裡,或許連自己原本是該往哪個方向前進也搞混了,究竟哪一個人會先抵達藍德所在的密閉房間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