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1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七章 刺客出現

      成煥就這樣跟著他的舞團到各大酒店進行一場又一場的表演,為成煥自己帶來了不少收入,讓他繳得起房租,也讓他得以在首爾生活。至於崔斯,舞男經濟人只能視崔斯為‘自認不適合這份工作’而沒有對成煥多問什麼。

    但是酒店對成煥這樣的小孩來講終究是不好的地方,或許波嵐之前叫成煥不許出現在酒店是一種在保護他的行為。
 
    因為這次成煥來到的這間酒店裡同樣出現了一個另成煥熟悉的面孔,但這個面孔對成煥來講這絕對不是一個好面孔,他是一位從北韓追殺過來的刺客,是被政府下令專門誅滅張成煥一家人的刺客。
 
    當成煥還在舞台上賣力跳舞時,眼睛突然看到坐在台下正用一種銳利的眼神看著他的北韓刺客,頓時嚇到全身發抖,這時正在上演的“人體疊羅漢”戲碼也在一時間被他搞得失去陣形。
 
    成煥整個人跌坐在地上,舞團的其他成員還在指責成煥,而已經嚇到腿軟的成煥也只能連滾帶爬得離開舞台。
 
    現在的成煥腦子裡只有想到躲進廁所,於是他只好站起來趕緊跑進廁所裡。
 
    「怎麼辦?怎麼辦?他找到這裡來了!我會被殺!」成煥躲在廁所裡一邊發抖一邊想著,他從口袋裡拿出一瓶毒藥一口氣喝下去…
 
    過了一會兒北韓刺客果然真的找到廁所來,但是這裡的廁所實在太多間,刺客做事講求效率,他絕對不會每間廁所都一間一間打開來看,他只會對準顯示裡面有人的廁所,用腳大力踹開門,完全不在乎裡面正上廁所的人光著下體,就算跟一些醉酒的客人發生衝突,伸手矯健的他也能夠以最俐落的方式制伏客人。
 
    很快的,所有有人在的廁所都被他找完了,就是沒有看到成煥,那麼成煥一定是到別的地方去了,刺客只好離開廁所。
 
    直到下一個客人來上廁所時,他打開顯示裡面沒人的一間廁所,看到成煥昏倒在馬桶上,沒有呼吸心跳,嚇得他趕緊按下緊急求救鈕。
 
    昏倒的成煥就這樣被送往醫院急救,警察也連絡了成煥的房東波嵐前往探視,目前成煥的家屬不明,波嵐在法律上也就成了成煥的代理監護人。
 
    波嵐來到醫院探視,警察把一個骷顱形狀的小空瓶交給波嵐說:「網格警察在現場找到這個。」
 
    波嵐接下這個骷顱形狀的小空瓶,這容器是用來裝一種可以讓你的呼吸心跳在30秒之內完全停止的毒藥,可以讓你的身體暫時呈現假死的狀態,如果成煥真的是喝了這個毒藥,那麼他現在就只是假死。
 
    這種毒藥在市面上買不到,只有在各大酒店、夜店、俱樂部裡流通販售,身為酒店男公關的波嵐也就理所當然會知道這個毒藥,在法律上它完全是一種禁藥。現在在公共場所有許多的電器用品為了節約能源,都是採用體溫感應的方式開啟,意即沒有人在時則關閉;有人來時則開啟,就連警察也是採用此種方式來追蹤犯人。若是能夠讓呼吸心跳完全停止,接著體溫也會開始漸漸下降,機器感受不到體溫,也就會關閉,警察感受不到犯人的體溫,也就會停止追蹤,所以這也是一種可以讓你暫時逃過警網的禁藥。
 
    而現在的公共廁所也都是採用體溫感應的方式,若裡面有感受到人類的體溫,則會顯示裡面有人的圖示;若裡面沒有感受到人類的體溫,則會顯示裡面沒人的圖示,成煥就是靠這瓶毒藥躲過刺客的追殺。
 
    喝完之後毒藥會漸漸被身體吸收,等到失去藥效,心跳與呼吸漸漸恢復,人就會醒過來。但是從藥被身體吸收,到失去藥效,到呼吸心跳恢復需要多久的時間則看個人體質而定,沒有一定的時間範圍,所以它是一種危險性極高的禁藥。
 
    波嵐只好把崔斯呼叫過來,讓崔斯將成煥的屍體扛回家,來到成煥的房間門口,藍德正站在外面,藍德見狀便上前關心狀況。
 
    「他怎麼了?」
 
    但是波嵐沒有理會,臉色非常凝重,只見他跟著崔斯一起走進成煥的房間,將成煥安置在床上。
 
    波嵐走出成煥的房間,便問站在門外的藍德:「你跟我說你這幾天看到他的狀況。」
 
    「他的狀況?他的狀況沒什麼啊!」
 
    波嵐拿起骷顱型狀的小空瓶說:「這叫沒什麼?」
 
    「人都躺在那裡了還叫沒什麼?」波嵐指著房間裡躺在床上的成煥對藍德大吼道。
 
    「他躺著又跟我有關係嗎?是我害他的嗎?」突然被波嵐這樣發脾氣,藍德感到很莫名其妙的說著。
 
    波嵐拿著小空瓶說:「這是只有在酒店裡才買得到的毒藥,喝了這個可以讓身體呈現暫時假死的狀態,他如果有這個就代表他一定有去過酒店,所以我才會問你這幾天看到他的狀況。」
 
    藍德突然想到跟成煥第一次見面時的談話內容,原來他口中說的晚班工作是指酒店,藍德突然感到一股罪惡感,他覺得成煥會變成這樣或許真的是他間接傷害到成煥。
 
    「對不起!」藍德對波嵐深深鞠躬道歉「當時他有跟我談到這個,他說他找到晚班的工作,我不知道是酒店。」
 
    「都叫他不要做了,原來他還在做。」波嵐悄悄說道。
 
    「算了啦!過幾天之後他就會醒來了,到時候我再跟他說。只是不知道他醒來是多久之後的事,所以你盡量祈禱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