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1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章 第一場表演

      成煥與崔斯即將要跟著他們新加入的舞團開始進行第一場表演,從成煥錄取後的當天傍晚就開始跟著舞團彩排,因為成煥是新加入的成員,再加上還未成年,因此經濟人沒有給成煥太多艱難的舞步,連位置也是安排站在後排的,非常等於只是伴舞的角色。而崔斯,經濟人觀察到崔斯有非常良好的記憶力與學習力,便一開始就給崔斯許多艱難的舞步,成為舞團一個搶眼的伴舞。

    現在成煥與崔斯就在惡魔俱樂部牛郎酒店的後台,惡魔俱樂部位在高達四百多層樓高的空中娛樂城裡,這裡是離地兩千米高的不夜城,有電影院、餐廳、KTV、聊天酒吧、還有以上兼具的牛郎酒店。中間是人造室內中庭,往窗外看只會看到被空中的中積雲包圍,完全看不到窗外的景色。
 
    輪到成煥與崔斯的舞團表演,主要表演者走到舞台前方,身為伴舞的成煥與崔斯等人則站在後方。表演開始,只看到台下的客人與牛郎們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賣力舞動的舞者身上,後方伴舞的成煥視線穿過前方的舞者之間看著台下的觀眾,忽然在人群間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仔細定睛一看竟然就是他的房東波嵐,他這下才知道原來這裡就是他的房東工作的酒店。
 
    但成煥眼睛不看還好,事實上波嵐也注意到主舞者後方的伴舞好像有看過,成煥的眼睛就這樣跟波嵐交會,讓波嵐已經確定台上的伴舞就是這次偷走他的崔斯的房客,因為波嵐也已經看到崔斯就在他旁邊。
 
    成煥想藉由前方的主舞者遮掩自己,當再抬頭一看時,波嵐已經從他的座位上消失,他究竟去哪裡了呢?
 
    忽然有一隻手從後方抓住成煥的衣領,將成煥從舞台上拉到台後,看來波嵐偷偷走到舞台後方準備教訓他,崔斯也一同被拖出舞台。
 
    「你在這裡做什麼?」波嵐斜眼看著被他拖倒在地的成煥。
 
    「幹嘛?我在跳舞賺錢啊!你幹嘛拉我?我還在表演。」
 
    「我的意思是,你為什麼要偷走我的崔斯?」
 
    「偷?我沒有偷,是他自己要跟著我來的。」
 
    「你有叫他要跟著你吧!那他就會跟著你。」
 
    「跟著我?所以…他完全沒有自己的主觀意識?」成煥驚訝。
 
    「他沒有。」
 
    成煥坐起身子,剛才跟波嵐的簡短對話讓他恍然大悟,原來像崔斯這樣的人型家事機器人沒有主觀意識,對於其他人類的要求完全不會反抗,只能任人擺佈。空氣中飄散著從波嵐身上散發出令人心曠神怡的香水味讓成煥原本緊張的神經得到些許安撫。
 
    「這個…是你的吧!」成煥把崔斯拿出來給他的專門用來控制崔斯的透明手機還給波嵐,而波嵐只是默默收下透明手機,沒有當場對成煥大發雷霆讓成煥感到相當意外。
 
    「咦!你怎麼…」成煥一直以為波嵐一定又會像昨天晚上一樣對他扯開嗓門大罵。
 
    「Lithium!你在這裡幹什麼?」突然酒店幹部在後方叫住波嵐。
 
    「不好意思!我等一下馬上回去。」波嵐轉過頭回酒店幹部。
 
    「崔斯!帶成煥回公寓。」波嵐命令崔斯,崔斯便二話不說直接抓住成煥的手將他帶出酒店。
 
    「成煥!以後我不准你出現在酒店,也不准你出現在惡魔俱樂部。」崔斯帶成煥走出酒店前,波嵐在背後補上一句。
 
    「等一下!不要拉我…」成煥一邊被崔斯拉著走一邊叫著,但崔斯沒有任何反應,只是自顧自個拉著成煥回公寓。
 
    「你還真的沒有反應啊?你知道我們剛剛可是在跳舞賺錢嗎?他叫你帶我回去你就帶我回去啊?」成煥說著,崔斯依然沒反應。
 
    直到走進公寓裡,崔斯才有反應:「好了,回去你的房間。」
 
    崔斯一放手,成煥想著終於可以自由時,崔斯將公寓大門關上,讓成煥無法走出公寓。
 
    「崔斯!你這是在幹什麼啊?」成煥在門後大叫,崔斯完全不予理會,回到他的崗位上繼續守夜。
 
    隔天早上,藍德從房間裡走出來,看到在他對面房間的地板上坐著一個男孩正在看手機,藍德一眼就看出這個男孩就是前幾天晚上對他講話口氣很兇的成煥,此時藍德真不知道是該上前去跟他打聲招呼還是不要,但成煥卻先抬起頭來看到藍德。
 
    「你好啊!」成煥用中文問候藍德,成煥還記得那晚藍德說中文。
 
    「嗯!你好!」藍德口氣略為僵硬的打招呼。
 
    「初次見面!我叫成煥‧張。」
 
    「我叫藍德‧宋。」
 
    「你也跟住那間的一樣是台灣人嗎?」
 
    「不是!我是泰國人,我的室友也是泰國人。」
 
    「你在這裡住多久了?」
 
    「多久?其實也沒很久。」
 
    「我們的房東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啊?」
 
    「我們的房東啊?你是說波嵐嗎?」
 
    「他很兇嗎?還是很溫柔?」
 
    「他…應該是外表兇但內心很溫柔吧!哈哈哈…」
 
    「前天我因為做錯事被抓到警察局他才剛罵我,但昨天我偷偷帶走他的機器人他卻沒罵我。他到底是怎麼了?真搞不懂。」
 
    「前天…原來是你啊!難怪那時你看起來那麼不爽。」藍德想起那天波嵐突然離開,而之後又看到成煥一臉不爽的晚上。
 
    「什麼?」
 
    「沒事。」藍德突然感到些微冷顫。
 
    「你說昨天他沒罵你?為什麼?」藍德問。
 
    「不知道,那時我就跟著崔斯到惡魔俱樂部跳舞,哪知道那邊竟然是他工作的地方,就被他撞見。」
 
    「是在惡魔俱樂部看到他的嗎?那他就應該不會在那裡罵你了。」
 
    「為什麼?」
 
    「他那時可是在工作,太兇的話會把客人嚇跑喔!所以我們都暗自戲稱,在終點公寓是房東模式,在惡魔俱樂部是男公關模式。」
 
    「原來他還有這兩種身分喔!」
 
    「是啊!還有…我們這邊有門禁的,你知道嗎?」
 
    「門禁?七點啊!」
 
    「沒那麼早!」
 
    「沒那麼早?」
 
    「是啊!怎麼可能會是七點?是十二點。」
 
    「十二點!」
 
    「嗯!十二點之前要回來,不然就會被他處罰。」
 
    「可是我找到的工作是晚上的,不可能十二點之前回來。」
 
    「不然你就像住在那間的台灣房客一樣,要的話十二點之前回來,沒辦法的話就到隔天早上七點之後再回來,就是絕對不能在午夜十二點到七點之間回來,因為崔斯在門口守著,他會抓住無法在門禁時間之前回來的房客。」
 
    「喔!原來她是這樣的人啊!她是做什麼的啊?」
 
    「這個她之後會跟你講,我要先走了。」
 
    成煥今天馬上去跟舞團為昨晚逕自離去的事道歉,舞男經濟人眼見他的舞團目前很缺人,又看到成煥的態度是那麼的誠心誠意,便不好意思開除他,就讓他繼續在舞團裡工作,跟著舞團到各大酒店去表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