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Rose 月氏天堂

關於部落格
異性相斥.同性相吸
  • 161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壽山的無名棄屍之迷 之四 降頭術本營

      於是到了隔天,也是在小吃餐廳將近快打烊的時間來到,這時店裡已經完全沒有客人,我跟小涼裝作若無其事的走進餐廳,老闆也照樣接待我們。

    點完餐之後,小涼用日文吩咐我:「跟老闆說你要去洗手間吧!」
 
    「嗯!」
 
    我便上前對老闆說:「老闆,請問可以借一下你們的洗手間嗎?」
 
    老闆面無表情的跟我說:「抱歉!我們的廁所不外借,妳可以到附近的家樂福或是高醫找廁所。」
 
    「真的嗎?可是…為什麼…後門走進客人…有看到?」
 
    聽到這聲音,我猛然回頭,小涼就站在我的正後方,他剛剛講的是中文!!
 
    老闆看著小涼,臉部表情完全呆掉。
 
    「你會講中文?」
 
    「是!我會講中文。」
 
    「你會講中文的話,那你為什麼還要你的女朋友幫你點餐?你不會自己點餐嗎?你看不懂我的菜單的意思嗎?」
 
    「她是我的助手,幫我點餐是必要。」
 
    「你的助手?」
 
    「對!」
 
    「你的助手!這是什麼意思?你是偵探嗎?」
 
    「對!」
 
    老闆的臉色突然凝重了起來:「昨天晚上你也有來過,那…昨晚我們的對話你也聽到了?」
 
    「對!」
 
    我感到情況不對勁,但已經來不及了,我只看到老闆突然衝過來掐住小涼的脖子,第一時間我慌張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老闆的體型相當高大壯碩,但當我還在想著該怎麼救他時,小涼已經把局勢扭轉過來,他脫困了!接著小涼拿起一旁的椅子往老闆身上猛打,把老闆制伏在地。
 
    「進去吧!」小涼轉過頭來對我說,這下我才反應過來,但仍然驚魂未定。
 
    我們打開後門,看到的只有一個大洗手檯、一間廁所、一個通往地下的樓梯間和一台店家專用大冰箱,小涼走過去握住冰箱門把,在要開冰箱門之前還轉過頭來對我說:「有心理準備!」
 
    他竟然說這樣的話?他似乎已經隱約知道冰箱裡會有什麼東西了。
 
    接著小涼打開冰箱,冰箱裡的東西竟然是一具一具包好的人形,是屍體!第一時間我無法冷靜看清他們的身份,我已經嚇到幾乎慘叫了出來。
 
    「冷靜!」小涼試圖要摀住我的嘴,但無法控制好力道,感覺像是一掌直接打在我的臉上。
 
    真不敢相信,這畫面根本就是只有在西洋恐怖電影德州電鋸殺人狂才會有的場景,沒想到現在竟然就出現在我們面前。
 
    接著我們隱約聽到有腳步聲從地下傳出來,這腳步聲越來越接近,走得很快又很急…
 
    「呀!」
 
    突然有ㄧ個女人的吼叫聲劃破這寂靜的房間,我跟小涼轉過頭來看,看到的是那兩個常常坐在餐廳角落說著泰文的女生,其中ㄧ個制伏了拿著刀的女人。
 
    「她…是降頭師…黑巫師,她剛才拿著刀衝上來要殺你們,要不是我趕來,你們…也會變成那樣。」其中一個染頭髮綁馬尾的女生說著,就指著冰箱裡的屍體,原來她會講中文。
 
    「你們沒事吧?」另一個留著中分長髮的女生說著,她講中文不像那位染頭髮綁馬尾的女生有著泰國口音,是台灣人嗎?
 
    「我認得妳們,妳們是常常坐在角落的兩個客人,那個…妳是台灣人嗎?我還以為妳是泰國人,因為妳們都講泰文。」
 
    「妳會講日文不就是日本人了?」這女生反問我。
 
    「這是因為…」就在我要講出來時小涼又對我使了個眼色狠狠瞪我,我趕緊閉嘴。
 
    「是朋友!」小涼用日文對這兩個女生說。
 
    「是偵探吧!」那位綁著馬尾的女生直接就說出來:「ㄧ個日本人…和ㄧ個台灣人…闖進這裡…不是偵探那是什麼?因為…我們也是!」
 
    天啊!這女生說話真是大膽,我和小涼兩個人都傻掉了,她跟低調的小涼完全不一樣,直接就在對手面前表明了她是偵探的身分。
 
    「是嗎?那我們就是敵人了。」小涼直接用日文講,這位泰國偵探有聽沒有懂,還對我說了ㄧ句:「翻譯!」
 
    「嗯!他說我們是敵人。」
 
    「啊!抱歉!認真起來有時會忘了講中文。」小涼在我耳邊輕聲說著。
 
    小涼開始用中文正式對這位泰國偵探說:「其實…不需要…你的幫忙…我也…能制伏她。」
 
    泰國偵探說:「你可以…我當然知道,因為你已經制伏老闆…我在門口有看到,但你別搞錯,我不是來幫你們,因為…我也是偵探…跟你一樣。」
 
    「好了啦!你們別吵了,不是還有更重要的事嗎?」泰國偵探的助手連忙阻止兩個偵探的戰爭。
 
    泰國偵探指著被她制伏躺在地上的女人說:「她是這間店的老闆娘,也是降頭師。」
 
    接著小涼帶領我往地下室走去,泰國偵探和她的住手也跟在後頭,地下室門ㄧ打開,ㄧ個難聞又刺鼻的臭味迎面而來,是一個行降頭法術的祭壇,台上有許多小稻草人,還有一罈血水,天花板上還吊著類似是人的腸子的東西,一旁還有養昆蟲的五個盒子,裡面分別養著蜈蚣、蠍子、蟾蜍、蜘蛛還有壁虎,另一邊還有一壺冒著煙的水,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個煮熟的嬰兒屍體,旁邊還有一個放著類似人的胎盤的罈子,真不敢相信我們已經闖入下降頭的領域,還有許多東西我都還沒看清楚,但房間裡的味道實在太難聞又嗆鼻,所以我就趕緊拉著小涼走出來。
 
    「報警了吧!」我對小涼說著。
 
    警察趕到,開始在地下室裡不斷拍照蒐證,也將這間泰式小吃餐廳的老闆和老闆娘逮捕。
 
    警察也調查了冰箱裡的屍體身分,他們都是不久前從高雄醫學院附設和平醫院裡的停屍間消失的屍體,現在就出現在這間小吃餐廳的冰箱裡,這讓我們聯想到小涼昨天在錄音筆所錄到的內容,那位常常坐在接近後門座位的男學生就是餐廳老闆跟高醫的太平間之間的仲介嗎?
 
    至於是不是,就在隔天,那位韓國來的沈偵探已經抓到這名男學生了。
 
    這位提供屍體給泰式餐廳老闆的男學生名叫張維明,是高雄醫學院的實習醫師,因為家境清寒,原本需要依靠就學貸款來幫助他繳學費,就在這間泰式小吃餐廳在高醫商圈開張後,張維明常常來這間泰式小吃餐廳吃飯,成為餐廳裡的常客,進而跟老闆和老闆娘認識。
 
    而就在有一次的聊天中,老闆和老闆娘知道張維明的家境,以及他現在的情況,原本就有在私底下行降頭術的老闆娘,也就是黑巫師,決定給張維明這個兼差打工的機會,就是幫她從高雄醫學院的太平間裡找到合適的屍體給她行降頭術,而本身就有經常出入太平間的張維明便接下了這個兼差機會。
 
    至於這間泰式小吃餐廳的老闆和老闆娘,老闆是泰國華僑,能夠講流利的中文,所以我去過很多次這間泰式小吃餐廳,卻完全看不出老闆是泰國人。而老闆娘就是真的泰國人了,她是住在泰國邊境接近馬來西亞的降頭師,據說在這一帶的降頭術混合了南洋的巫術,所以可是比我們一般所認知的降頭術更為可怕詭異。
 
    接下來張維明便大膽的在上班時間將他所找到合適的屍體裝入黑色垃圾袋裡,再從逃生門偷運出去,將屍體放入後車廂裡之後再送到泰式小吃餐廳。
 
    夜路走多總是會遇到鬼,現在這群可怕的人已經被我們三組偵探破案。
 
    至於酬勞的部份,原本應該是只有我的偵探小涼跟沈偵探平分,但那位從泰國來的偵探卻一直堅稱自己也有功勞,要不是有她在,小涼跟我早就被老闆娘幹掉,所以最後酬勞是三方偵探平分。
 
    三個偵探平分,一個偵探拿到的錢不多,所以這些酬勞全部都被小涼拿去還貸款了,我仍然ㄧ分錢都沒拿到。
 
    幾天後,我在LINE裡收到了小涼給我的訊息。
 
    “請妳從男生宿舍後面的逃生門進來,進來之後往右轉,看到樓梯後走到四樓,來402號房找我。”
 
    我便馬上出門,走進高雄師範大學,先在男生宿舍後面找逃生門,走進逃生門後照著小涼的指示,往右轉看到樓梯後走到四樓,找到402號房。
 
    我先禮貌的敲了幾下門。
 
    「請進!」
 
    我便打開了門,打開門後小涼就坐在房間正中央。
 
    「妳來了啊!有做我給妳的指示嗎?」
 
    「有!」
 
    「沒有被管理員抓到吧?」
 
    「咦!完全…沒有」
 
    「果然!張維明就是這樣把屍體運出去,完全沒被發現。」
 
    「咦!」
 
    「我注意宿舍裡的監視器,找出一條監視器看不到的路線。以後,如果我要妳來我的房間,就這麼做吧!」
 
    「可是…你有其他室友。」
 
    「跟他們住一段時間,我知道他們的行程,他們現在都不在,靠近門邊的兩位現在有課程,我的位置後面這位現在是在健身房。」
 
    「喔!原來啊!好啊!」
 
    「對了!我有事情想問你,那個時候,你被老闆掐住脖子,你是怎麼脫困的?」我用中文問小涼。
 
    「什麼?」小涼歪著頭用日文說,他似乎聽不懂我說的中文。
 
    我用日文外加比手畫腳慢慢說:「那個時候…Boss…〈雙手握住脖子〉…怎麼了?」
 
    「啊!」小涼似乎懂了。「那個時候啊…」
 
    「我來試驗妳!」小涼走上前,伸出雙手握住我的脖子:「像這種時候,妳會怎麼做?」
 
    我會怎麼做呢?這動作實在太突然,我就像在電影情節裡常看到的,握住他的手腕試圖扳開。
 
    「不可能!他可是比我更強大。」
 
    也對,這麼做的確是不可能,對方都已經要掐死我了,手腕的力量會很強大。
 
    「從對手像這樣掐住妳,到妳失去意識,只有僅僅三秒的時間。」小涼雙手放開我的脖子後說:「請妳回想我那個時候怎麼做?」
 
    「嗯…那個時候…你…用手…臉…」
 
    「是的!是眼睛!」小涼雙手比出大拇指:「用這跟手指頭,壓住眼睛。」
 
    「喔!怎麼做?」
 
    「Come on!」小涼示意要我上前讓他示範,我便上前同樣用雙手握住他的脖子,小涼迅速的伸手握住我的後腦杓,兩根大拇指已經比出在我眼前。
 
    「懂了嗎?」
 
    「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